他怔了怔,想要收回刚才的话,眉头紧锁又好奇地问了句:“你知道我是谁?”
“你是陆初一,我是沈荼蘼,你想要的自由,我也给你。”

 

《我主阿茶》
文/眸淡倾城

《素时纪》【上善若水】投稿栏目样文参考;
此文发表于《素时纪》,谢绝他用。

 

 

“诛!鬼犯魔噩,无视冥界法规,还企图破禁食人,打入铁围山,永世不得超生!”双瞳变,莲花现,须臾间魔噩灵体便灰飞烟灭。
“我主阿茶?冥王在此,尔等不可直视冥王。”一机灵鬼说道。
话音未落众鬼皆作俯首帖耳状,更有甚者吓得身体瑟瑟发抖。
他瞧着刚才还张牙舞爪说要吃他的魔噩顷刻间化为虚无,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了一抹寒意,抬起了头问道:“你是谁?”
冥王的半张脸都藏于面具下,眸子泛着冰冷冷的光,身着绣着彼岸花花纹的红裙,侧身时腰间的铁链响了一响,眼神直直看向了他。
他怔了怔,想要收回刚才的话,眉头紧锁又好奇地问了句:“你知道我是谁?”
“你是陆初一,我是你的主人。”

 

1

相传冥府之主阿茶有一人宠,彼其之子生得风姿不二,俊逸无双,颇得冥王欢心,众鬼皆道冥王定是被那劳什子人宠迷惑了心神。
我主仁善,是以人宠屡屡犯错而不怪罪,但总有一些鬼魂看不过眼,来寻其麻烦。
“让开。”陆初一斜眼睨道。
初初以机灵鬼为首的三两鬼魂还会被陆初一阴狠的语气吓到,而后发现他也只是逞嘴上功夫,便变本加厉了起来。
机灵鬼嘿嘿笑了一声,指着陆初一的脸啧啧,言说不就是长了一副好皮囊,仗着有冥王撑腰什么事也不做,昨日抢了短命鬼家的玉佩前日又偷了花鬼种的曼珠沙华,今日不交出来,定要他好看。
陆初一隐忍着不发一语,握着玉佩的左手却不动声色地紧了紧,淡淡地扫过了面前的众鬼,连解释的话都不屑说一句。

机灵鬼见状胆子也大了起来,说出的话也愈发难听,嘲讽陆初一身为人类却只有一年的记忆,如同失了灵魂的傀儡,辱骂陆初一是窝囊废,若非我主庇佑,岂能活到现在。
“是谁?擅自议论本王的人?”锁链声泠泠作响,敲击着每个鬼的心脏。
众鬼听到声音后立马跪到了地上双手撑地迎接着冥王大人的到来,为首的机灵鬼吓得嘴唇发紫冷汗直流。大概也未曾料到平日里日理万机的我主今日会突然出现。
一个须臾,阿茶便行至到陆初一的面前,面具折射着银白色的光,不疾不徐地走到椅子前坐下,翻袖轻扬,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继续。”
机灵鬼牙齿都在打颤,我字刚说出口就被截住了。
“罢了,打入十三层地狱吧。”她轻飘飘地说着。
十三层地狱乃是血池地狱,滚烫的血侵蚀着皮肤,被打入十三层的鬼魂日日夜夜在滚烫的血池中受苦,哪怕皮肤全部烂掉也无法选择自己的死亡。

以机灵鬼为首的三两鬼魂都瞪大了眼睛,跪着向陆初一磕头,央求他能向冥王求情饶他们一命,哭得声泪俱下。
陆初一嘴唇翕动,终是熬不过苦苦哀求抱拳道:“冥王大人……”
“叫我女王大人。”
他略显尴尬地咽了口唾沫,轻咳了一声,“他们虽有错但错不至此,还请冥……女王大人饶恕他们这一次。”
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眸深似海,像是在看一个珍贵的物件,又像是在看一个可笑的玩物,施施然地站了起来,瞥了眼跪了一地的鬼魂,道了声:“准。”
三两鬼魂忙谢主饶恕,退下的速度比那赶着投胎的婴孩都快了几分。

陆初一的心却被她刚才的眼神刺痛。
机灵鬼说的那些话并没有错,他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被冥王圈养着,没有回忆,没有未来,无情无爱地活了几百年,而那仅有一年回忆的时光里也只有主人。
细数今年过往的月余时光,阿茶带他走过十里奈何桥,赏过忘川河畔,彼岸花开满了彼岸,虽有岁月静好的感觉,但终归不是他想要的。
她问:“你想要什么?”
陆初一说:“我想要自由。”
“不准。”她恶狠狠地回应。

 

2

自上次与阿茶起争执已有月余,不知为何阿茶这次没有同以往那般向陆初一道歉,更没有来过他住的初茶殿,不过这样的日子,他也觉得甚是安然。
奇怪的是,从未做过梦的陆初一今夜竟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他似是在人间,在一条河边钓鱼,而后河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长相十分可爱的小姑娘,对着他甜甜地笑,画面一转,小姑娘和他手牵着手走了。
后来,画风突变,小姑娘在一个很黑很黑的房间里,好像是一直在等着陆初一回来。
梦中的小姑娘没有脸,但是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告诉陆初一,这个小姑娘叫荼蘼,是他的爱人,他曾经很爱很爱的那个姑娘。

半夜惊醒之后这个梦一直盘桓在他的脑子里,他隐隐约约觉得,荼蘼还在等着他,他要去找她,不然等太久了她会害怕的。
此时的阿茶还在批阅着公文,烛火忽明忽暗,闻声陆初一闯入大殿头也不抬地问道:“何事?”
陆初一特别认真地说:“我要去人间。”
啪—
她手上的公文掉落在地。
愣了一下后又捡了起来,双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倦怠地揉了揉太阳穴,斜倚在椅子上,分外慵懒。
陆初一将刚刚的梦境一一还原,言辞凿凿地说自己已然找到了回忆,他要去人间寻找那个姑娘。
“然后呢?”阿茶冰冷冷地发问。
“然后你就会永远留在人间,和你爱的那个姑娘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陆初一,就为了一个荒诞的梦境,你就要离开本王?”她似是有些不敢置信。

他固执地说这个梦境是真实的,他真的曾深深爱过一个姑娘,他真的有以前的回忆。
阿茶呵呵笑了笑,慵懒地躺在椅子上用着法力死死地掐着陆初一胳膊内侧最嫩的肉,十分随意地说:“可是你爱没爱过,有没有回忆,都与本王无关啊。”
陆初一疼得微不可闻地咝了一声,但身子却纹丝不动,他直勾勾地盯着她,语气也柔软了下来,“冥王大人,念在我追随你这几百年的份儿上,放我离开吧。”
她的神色突然就有些恍惚,喃喃自语道:“是啊……都已经几百年了……”
突然,她瞬间就到了陆初一的身边,手指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脸庞,亦真亦幻又带着些许不舍地说:“可是没有你,本王也会害怕的啊。”
陆初一的眼神充满了疑问,不过片刻功夫这种疑问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阿茶的拒绝在陆初一的意料之中,他心中一个权衡,便已有了主意,在一个愣神的功夫,两个冰冷的唇就贴合在了一起,与以往的木然不同,今日格外的热情奔放,简直想把阿茶融入骨血里。
见陆初一如此主动饶是冷血无情的冥王阿茶也不由得心中一喜,她闭上了眼睛,圈住了陆初一的腰身,顺手还在刚才掐痛他的地方施了小小的法力,让其不那么痛。
可阿茶未曾料到的是,与此同时,陆初一将藏于口中的药丸送到了她的嘴里。
一吻作罢。
陆初一说,莫要怨他,他只是想去人间找寻他爱的那个姑娘。
末了还添了一句,“如果一年之内没找到……”话未说完下半句却被他咽了回去,倘若真的离开了冥府,他还会想回来吗?
不,应该是不想。

 

3

“冥王吃了?”
陆初一看着眼前穿着黑斗篷的魔噩,轻轻地嗯了一声。
原来刚才在陆初一欲找冥王前,就已经同魔噩打了个照面,魔噩保证不再食他,更有意思的是,魔噩说可以帮陆初一找回过去的记忆。
而那个药丸,据说可以让阿茶沉睡一个月,虽然陆初一也想过冥王沉睡魔噩出逃会给冥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是这一切与他似乎也没什么关系,假若他想要的魔噩能够给他,彼此合作也未尝不可。
况且魔噩说冥府监管者郁垒绝不可能容许冥府一月无主,届时自会出面,此事不必太过担心。
有魔噩相助,陆初一人间一行很是顺利,至于魔噩承诺的帮他找回过去的记忆,竟是从郁垒那里偷来的往生镜中窥探得知。
在观看往生镜之前,陆初一小心翼翼地问道:“为什么帮我?”
魔噩诡谲一笑,“你早晚会知道的。”
陆初一也无意深究魔噩这句话更深一层的用意,他比较关心的是,往生镜中到底会显现出他怎样的过去。
青芒现,往生转,这一刻,陆初一的灵魂,似是入到了镜中。

彼时的陆初一是人间杀手榜上的榜二,在一次执行刺杀宰相女儿的任务中,遇到了那个叫荼蘼的姑娘。
身为杀手,自是不会被荼蘼那天真无邪的笑容给迷惑,更不会同情受了重伤的小姑娘,下手也是极为干脆利落,剑刚入半寸,身侧却突然出现杀手排行榜第三的人物,提醒他杀错人了。
他冷冷地哦了一声,拔剑,入鞘,丝毫不拖泥带水,也丝毫不顾蓬头垢面躺在地上无辜被刺伤姑娘的死活。
荼蘼也只是笑着,充满了希望般笑着。
陆初一似是被那如花般的笑容迷了眼,身子僵硬了一下。
她诅咒般地说:“你逃不掉的。”
陆初一只当是将死之人的胡言乱语,生平杀死过那么多无缘无故的人,自然不会理会这些疯言乱语。
两人再见已是三个月后。
陆初一平日里甚喜钓鱼,动辄就是在河边待上一天,今日一早就拿着钓鱼的工具坐在了小河边。
在钓到第三条鱼的时候,小河里传来了咕噜咕噜的泡泡声,然后从河面上钻出了一个小萝莉般的姑娘,小姑娘笑眼弯弯,湿漉漉的头发散落在肩上,背着光,有种异样的美感。
她看着一脸震惊的陆初一,笑嘻嘻地说:“公子,这些小鱼是我的朋友,能不能不要钓它们了。”

陆初一平静了下心神,漠然地瞥了她一眼,道了句有病就提着桶走了。
第二天,陆初一又到了这条小河边钓鱼。
在钓到第四只虾的时候,河面上又冒出了那个小姑娘,她还是笑嘻嘻地说:“公子,这些小虾是我的朋友,能不能也不要钓它们。”
“有病。”
第三天,陆初一再次到了小河边,他已经三天没有接任务了,不知为何,就特别想来这条小河边,约莫着除了鱼虾,小河里应该还有别的可以钓。
与往日不同的是,今日小姑娘穿戴整齐站在了小河边。
“公子,要不你把我钓走吧。”她视死如归地说。
陆初一十分茫然:“我钓你作甚?”
“那公子钓小鱼小虾作甚?”
陆初一被问蒙了,看了眼波光粼粼的河面,严肃地说:“为了吃饭。”
小姑娘也不含糊,“那以后我给公子做饭。”

 

4

陆初一真的认真思考了可行性,然后就把小姑娘带走了。
这一晃,便是一年。
荼蘼,也就是那个河边的小姑娘,真的谨守了当初的承诺,每天都给陆初一做饭,因陆初一是杀手,不得有固定住所,所以她也就跟着经常性地颠沛流离。
陆初一好像并没有认出荼蘼就是当初他认错人差点杀死的小姑娘,荼蘼也似乎忘记了这件事,两人相处得甚是开心。
直至有一天,陆初一的仇家找上门来,被下了迷药的陆初一浑身瘫软,被荼蘼亲手送出去时,他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好像是在哪里见过荼蘼。
“哎呀不好玩儿,你还是去死吧。”荼蘼嘟着嘴巴,把陆初一狠狠地踢到了仇家的脚下。
他咳出了一大口血,眼神里盛满了哀伤,心中思绪万千,原来这一年的种种,只不过她觉得好玩儿而已。
仇家也不客气,顺手就给了陆初一一剑。
荼蘼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仇家,歪着脑袋作沉思状,然后一拍脑袋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问了问仇家的名字。

得到回应后恍然大悟般地说:“我好像领了杀你们的任务哎。”
仇家面面相觑,荼蘼依旧是笑嘻嘻的,世人皆知杀手排行榜第二是陆初一,却不知排行榜第一是沈荼蘼,就连陆初一,都不知道。
此次任务以沈荼蘼的大获全胜而告终,受了重伤的陆初一在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当年他在沈荼蘼受伤的情况下差点一剑要了她的命。
今日,也算是一命还一命。
未曾想她走到了陆初一的身边,然后蹲了下来,特别心疼地说:“陆初一,我想了一想,还是舍不得你,所以不想让你死了。”
然后从怀中拿出了一块儿玉佩递到了陆初一眼前,很是严肃地说:“这是我给你的道歉礼物。”
陆初一眼中晦涩不明,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最后还是接过了那块儿玉佩。

沈荼蘼嘻嘻笑着,突然啊了一声,然后把陆初一拖到了房间里,动作粗鲁的要帮他医治伤口。
“荼蘼,你不动我,就是最好的帮忙了。”陆初一有气无力地说。
她傲娇地哼了一声,别过了脸。
说来也怪,自这事后,两人之间就有一种难得的默契,像是两颗本就孤独的心突然找到了同类,两人之间的感情也日益升温,也默契的都没有再做杀人的任务。
可就在陆初一与沈荼蘼即将生米煮成熟饭的那天晚上,一位一袭白衣的男子却突然造访。
沈荼蘼推开了陆初一,整理了下衣襟,眼神一下子变得冰冷而可怕,语气也是冷冰冰的,“何事?”
男子的眼神扫过陆初一,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淡淡地说:“回家。”
“我自有分寸。”
一头雾水的陆初一也并没有追问男子是谁,只是安静地坐在床沿上不置一词。
白衣男子走时似是有意无意地看了陆初一一眼,向着虚空虚无缥缈地说道:“被她爱上的人,都会死呢。”

 

5

沈荼蘼病了。
她偶尔也跟他说:“陆初一,你别管我了,我会害死你的。”
每次陆初一都会很温柔地摸摸她的头。
前期攒的银子因为这一场病也花得七七八八,陆初一不得已又做起了杀人的任务,只是他没办法再频繁地换住所,所以每次都会在外面待一段时间避过风头再回家。
每次回到家中,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沈荼蘼默默地缩在床边的角落里等着他回来,等到陆初一回来时像个小猫般扑到他的怀里,可怜巴巴地说:“陆初一,你不在我好害怕。”
而沈荼蘼的病也是特别奇怪,烧慢慢退了,但是武功却在一点点丧失,不过一个月功夫,就已经变成了与普通人一样。
陆初一也只当是那个白衣男子对其下了一种罕见的毒。
好在沈荼蘼并不在意自己是否有武功,每天依旧很开心。

可不知怎地,江湖上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言说排行榜第一的杀手武功尽失,导致一波又一波江湖上自诩的正义人士前来追杀。
陆初一和沈荼蘼躲躲逃逃,片刻都不得安生。
就在江湖上又有新的流言四起大家暂时忘却了第一杀手武功尽失时,白衣男子又再次出现了。
陆初一警戒般地站在了沈荼蘼的身前,色厉内荏地问:“你要做什么?”
白衣男子折扇轻轻打在了陆初一的胳膊上,他的胳膊瞬间没有了知觉,“你没资格同我说话。”
“何时归家?”白衣男子问道。
沈荼蘼一把搀住了陆初一的胳膊,瞥了眼正在注视着自己的白衣男子,淡淡地说:“你也没资格跟我说话。”
白衣男子笑了笑,“你爱上他了?”
沈荼蘼沉默了。
陆初一再次挡在了沈荼蘼的面前,她扯了下陆初一的衣襟,轻轻地说:“陆初一,你先走吧。”
陆初一愣了,转过了身子。
四目相对,他却发现,他似乎有些看不透她。

他问:“你当我是什么?”
可惜的是,她却没有办法回答他。
白衣男子没有容许两人继续打情骂俏,缓缓地合上了折扇,似是有些郑重地对着沈荼蘼说:“抱歉,他必须死。”
说罢便同陆初一打了起来,虽说陆初一的功夫不差,但是与白衣男子相比,简直天壤之别,不过片刻就落了下风,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沈荼蘼闪身冲进了打斗的圈子里,挡在了陆初一的身前,折扇就这么生生插入了她的身体。
往生镜中的影像就显现到了这里,陆初一紧蹙着眉头,对着面前的魔噩问道:“沈荼蘼死了?”
魔噩的脸被黑袍子罩着看不大清,但却传来了他肯定的声音。
“是的,沈荼蘼死了。”

 

6

陆初一的心脏突然就抻抻悠悠地疼了起来,一时之间悲痛难以自抑,嗓子眼儿像是被塞了一块生了锈的铁片般难受,他的手紧紧地攥着腰间的玉佩,恨自己的无用,保护不了心爱的人。
魔噩咯咯地笑着,笑得十分瘆人。
“你笑什么?”
魔噩收起了往生镜,“难过什么,你家冥王大人可以续魂。”
续魂?此事陆初一是闻所未闻。
续魂一说也并非空穴来风,有传言道,我主阿茶,主生死,掌沉浮,有毁灭阴阳之力,区区续魂当然易如反掌。
“冥王不会帮忙的。”他叹了口气略带失望地说。
“你帮我把冥王的法力转移到我身上,我来帮你忙。”魔噩咯咯地笑着。
陆初一心中一惊,似是明白了魔噩打的是什么主意。
他心中想得也非常简单,同魔噩就是个相互利用的关系,魔噩想要冥王的无上法力,他想要无上法力续魂救沈荼蘼,两人各取所需。

在走黄泉路时陆初一的脚步有些沉重,行至黄泉路与冥府之间的忘川河畔,他的思绪飘得很远,想起了跟了冥王阿茶这几百年,虽然记忆是从今年大年初一开始的,但是阿茶始终待他极好。
冷不丁地问魔噩:“冥王失去了法力会死吗?”
“会变成一个普通的鬼魂。”
同魔噩分开自己一人走奈何桥时,陆初一思忖了许久,前尘往事一帧帧地在脑海中闪现,或哭或笑的沈荼蘼,独自一人在黑暗中等他回家的沈荼蘼,替他去死的沈荼蘼,都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下奈何桥时他终是想开了,眸子深处一片清明。
陆初一离开冥府不过几日,冥府尚未大乱,陆初一将魔噩临走时交予他的药丸喂进了冥王阿茶的嘴中,使其慢慢清醒过来。
阿茶醒后看到床榻前的陆初一,心头一暖。
“阿茶,我不去人间了,我在冥府陪你。”
这是第一次陆初一唤她阿茶,她的唇边不由自主地浸了一抹笑意,一觉醒来感觉冥府的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她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轻轻地倚在陆初一的肩上,突然她感觉有些不对,便直起身子问道:“你身上为何会有陌生鬼魂的味道?”
陆初一心里一震,眼神有些躲闪,半打趣地说:“冥府里除了我不都是鬼魂。”
阿茶也并未在意,只是扬言要给陆初一一个惊喜,等到带着陆初一去到了惊喜之处时他才知道这个惊喜是什么。
陆初一喜满天星,喜剑术,她也知道陆初一在初茶殿住得不是很开心,所以就建了一座庄园,庄园的园子里种满了满天星,也建了专门练剑的地方,还有一间房屋,各处布置全都按照他的喜好。
陆初一自嘲地喃喃道:“这可真的像是窝囊废了。”
她忙解释道:“不是……”说罢又愣住了,接下来就是长时间的缄默。
“冥王大人。”
她轻轻地嗯了一声。
“续魂是什么?”陆初一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阿茶却难得地笑了,“你果然还是去了人间,魔噩,给本王滚出来!”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