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等,寂寞到夜深。”

坐在窗口前的杨枝听见楼下商铺放的音乐,五色斑斓的霓虹灯透过窗户反射在白色的墙上。杨枝的腿有些麻,微微动了动,脚边的易拉罐倒在地上“梆梆”的响。

啊,真吵。杨枝这样想,然后闭上眼,有气无力地倒在冰凉的地板上。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江柏威没来过一个电话,杨枝没有关机。虽然说他打电话来杨枝也不会接,但一个电话甚至一条短信都没有,他难道没觉得他和他的母亲一样过分吗?

杨枝在脑海里一点一滴地回忆她和江柏威过去的种种,仔细端详这狗血又过分的故事情节。

江柏威是个“半吊子”富二代,这个“半吊子”有两层意思,一是他的性格,二是严格来讲他也算不上富二代,毕竟当地和全国乃至世界是不能比的。

他爸是公司老总,他妈是全职太太,家里在当地有一套别墅,多处房产,江柏威本人也是从英国留学回来。

江柏威对杨枝很好,吵完架他总是第一个认错,带她去见他所有的朋友,还常开车带她到周边游玩,时不时出国一趟,给杨枝在景点拍了很多美美的照片,杨枝全都发在朋友圈,引来许多朋友的羡慕。

但杨枝也因此遭到很多人的谈资,说她贪慕虚荣,拜金,甚至于有人说下贱。这些杨枝都略有耳闻。

杨枝发了一条朋友圈:有些人要真想听八卦不如亲自来问我,但在此之前麻烦您照照镜子,先看看自己什么样。

杨枝和江柏威相处了两年,江柏威带杨枝去见了一次他母亲,在一家餐馆的包厢里,还有几个他母亲的好友。

一进门他母亲就慈祥地笑着,耐心听江柏威向所有人介绍她:“这是我女朋友,杨枝。”

大家都笑笑,完全不同于大多数家庭问东问西,工作啊,家庭情况那些。江母笑着说:“坐吧。”

席间大家说说笑笑,江柏威也聊得很欢。期间有一次江母的筷子掉地上了,杨枝赶忙捡起来用纸擦了擦,递还给江母,可是江母没有接,依旧是笑意盈盈地说:“叫服务生再拿一双过来吧。”

杨枝讪讪地缩回了手,江柏威好像感觉到杨枝的不自然,从杨枝手上接过筷子,起身去找服务生换一双。

快到年尾时,江柏威提议带杨枝回家过年,遭到他母亲的拒绝。

江母加了杨枝的微信,给杨枝发了一长串的话,言词委婉,目的简单——她可以继续和江柏威谈恋爱,但进家门这件事想都别想。

杨枝回江母的原话:要是如您所想,所有和您儿子谈恋爱的女生都是冲着您家的财产去的,那只能说明在您的心里,您的儿子并未优秀到可以让一个女生真心喜欢。是这样吗?

杨枝把和江母的聊天记录全部截图发给江柏威,杨枝说:“我们分手吧。”

江柏威没有回话。

……

杨枝睡着了,带着酒精入眠,睡的毫无意识。杨枝清醒时点的外卖送来了,餐馆的配送员在门外不停地敲门,可里面就是没人应声,打了几通电话也没人接,他把饭放在门口,给点餐的电话发了条短信:您点的外卖我给您放门口了,如果凉了麻烦您热一下,热的更好吃。

第二天杨枝睡醒了,看见手机有未接显示,欣慰地翻开记录,失望地放下手机。

突然有人来敲门,杨枝沙哑着喉咙问:“谁呀?”

门外的人回答:“您好,我是小区的物业,麻烦您可以开一下门吗?”

杨枝打开门,物业说:“您好,昨晚有一位先生,自称是给您送外卖的,说外卖送到门口,敲门没人应声,打电话您也不接,担心您可能有什么意外,所以叫我们来看看。”

杨枝懵圈地点点头,“哦”了两声,物业说:“您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关上门,杨枝又在昨晚那家餐厅点了份外卖,留言一定要昨晚的人送过来。外卖到了,杨枝去开门,问:“昨晚是你来送的外卖吗?”

他说:“对啊。”

杨枝连说两个“谢谢”,解释自己昨晚睡着了。他说:“没事。”

杨枝从钱包里多掏出二十块钱递出去,他推回去说不能收钱。杨枝说:“别客气,就当我请你吃个早饭。”

他还是不要。几番争执未果,杨枝收回了钱,说:“干脆这样吧,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我在这家店点外卖都指定要你来送,反正餐馆离这里也不是很远,你多一点订单,工资就会多一点提成。”

他笑一笑,说:“行,您随意。我叫陈煜烨。”

(二)

杨枝一连几天都点同一家店的外卖,指名点姓要同一个人送过来。

陈煜烨发现,眼前这位点餐的女士,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换过衣服了,一打开门就有很大一股子酒味。他悄悄往里面瞄了一眼,啧啧啧,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比起网上段子手吐槽大多数女生家里乱七八糟的样子,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煜烨送完外卖回到店里,有女员工调侃他说:“哎呀老板,怎么最近总有女客户点名要你去送外卖呢?”

也不知是谁回了一句:“咱们老板这是在为了店里的生意牺牲色相呢。”

店里一阵哄堂大笑。

陈煜烨撇撇嘴,别,千万别,这女生虽然人挺好的,长的也不错,就是太,邋,遢。噢对了,还有酗酒。哎还有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她长着一张苦瓜脸。

陈煜烨比较偏爱的是那种笑起来很好看,很阳光的姑娘。

这天陈煜烨又去送外卖了,实在没忍住多了一嘴,说:“em……不知道您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我觉得您有时间还是收拾一下比较好。”

杨枝抬起头看他,那挂满黑人问好的表情似乎在说:关你什么事?

陈煜烨不再多说什么了,收了钱赶紧走。杨枝下次点外卖的时候没有特意要求陈煜烨来送,陈煜烨把打包盒塞进一位员工的手中,推搡着说:“你去你去,你去一次就知道有多惨不忍睹了。”

那员工把打包盒塞回陈煜烨手中,说:“人都说了要你去,可能今天是忘了说,还是你去你去。”

陈煜烨说:“我是老板,我命令你去,你要敢不去我扣你工资。”

有人插了一句说:“老板,万一人家是心情不好颓废几天呢?你别这样。”

那员工趁势溜开,说:“老板你要再拿工资的事儿逼我,我给你录下来发网上去。”

陈煜烨不可思议地张开了嘴,哇,这个……尊严呢?他作为一个老板的尊严呢?

陈煜烨骑着跟店员借的小电瓶车去送外卖,杨枝一开门,劈头一句话:“我不是没说要你来了吗?你怎么又来了?”

陈煜烨说:“这不是因为您情况特殊,店里没人愿意来,我只好忍辱负重,幸不辱命。”

杨枝说:“嚯,照你这么说,我在你们家点餐是给你添麻烦了?”

陈煜烨说:“没有没有,您的光临使小店熠熠生辉。”

杨枝想,这人啊,真是多面性,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挺有礼貌,文质彬彬的一个人,这才几天啊就变脸了,人不可貌相啊。

杨枝正欲关门,陈煜烨说:“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伤心事啊?我个人觉得,再伤心也要打扫……哎别别别,怎么说着说着还哭呢……我我我有罪,对不起对不起。”

其实杨枝并没有真的哭,只是红着眼,眼眶里挤满了泪水。杨枝说:“你是想叫我打扫房间吗?好了我知道了,等我有时间我一定会打扫的。”

陈煜烨也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心理,竟然问杨枝:“你家有橡胶手套和消毒剂吗?”

杨枝不明所以地点点头,陈煜烨毫不客气地走进客厅,撸起袖子说:“去拿出来,我给你免费打扫。”

杨枝回头去拿东西,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问:“你不会是想趁着给我家打扫卫生的时候装什么隐形摄像头吧?”

陈煜烨偏头看着她,觉得用狼心狗肺不知好歹这些词语来形容她都不足为过。

陈煜烨说:“您对自己挺自信啊。”

(三)

陈煜烨打扫卫生的时候,杨枝一直跟在他身边,偶尔过来帮个忙什么的。陈煜烨说:“你是移动监视器吗?”

杨枝答非所问:“你是不是处女座?”

陈煜烨回她:“不是。”

“那就是有强迫症,不然你平白无故为什么帮我打扫房间。”

陈煜烨说:“看在你前几天真心为我考虑,现在又这么可怜的份上。”

陈煜烨打扫完就离开,杨枝当时去上厕所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晚饭的时候又点了份外卖,把陈煜烨的手机号码备注为“炒鸡好的外卖小哥哥”。江柏威也是在晚饭的点上打来电话,说晚上和朋友有个聚会,让杨枝收拾收拾一起去。

杨枝提醒他,他们已经分手了。

江柏威说:“哎呀我妈那人就那样,我替她跟你道个歉,别生气了好不好?”

杨枝说:“好啊,那你现在去买个钻戒过来,晚上吃饭的时候当众向我求婚,我就跟你去。”

江柏威不说话。

彼此沉默几秒后,杨枝冷冷地问:“你妈昨天是不是找你谈过?是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来找我?”

其实江母当时说得很清楚,她已经和江柏威谈过,并且告诉江柏威不要再和她来往,不然就废掉他的银行卡,不认他这个儿子。但是这些,杨枝都没有截图发给江柏威。

杨枝说:“要朋友聚会的理由才敢出门,又偷偷摸摸打电话给我,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是吗?江柏威,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江柏威说:“杨枝你别想太多,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以后一定会补偿你的……”

门铃响了,可能是陈煜烨来了,杨枝立马打断他:“好了,我现在在外面,没时间多说。”

杨枝小跑着去开门,然而来人却不是陈煜烨,杨枝付了钱,悻悻地关上门。

我今天……有说错什么吗?杨枝打开饭盒,朝嘴里刨了几下,又放下筷子,心想,他不会真的以为我不爱干净,嫌弃我了吧?哎,他今天打扫的时候看见什么了?会不会有什么呕吐物之类的?

不对啊,我管他那么多干什么?不来正好,姑奶奶图个清净。

转眼第二天早上,杨枝特意用白衬衫配大衣,带着个墨镜,精挑细选了个礼物,踩着白得不能再白的小白鞋,风风火火去了陈煜烨的餐馆。

女服务员告诉她,他们老板出去旅游了。

老板?哟,深藏不露啊。

杨枝问:“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女服务员说他旅游完就会直接坐车回老家过年,直到明年开张才会回来,如果有什么急事的话,可以给他们老板发微信留言。

杨枝发了条微信给陈煜烨,说:“我把谢你的礼物放你们店里了,记得拿走。”

杨枝把礼物交给服务员,起身欲离开,突然听到手机提示音一响。

陈煜烨回:“哟,这多不好意思,要不我请你吃个饭?”

陈煜烨回消息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杨枝怀疑陈煜烨是不是故意不见她,邀了一个视频过去,一看,他还真是去旅游了。

俗话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句话有时候用在陈煜烨身上简直再合适不过,他开了视频说:“呀,今天不是乡村碎花,改白衬衫了?知道有句话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吗?白衬衫都救不了你啊妹纸。哈哈。”

杨枝……嗯哼?

(四)

杨枝没想到,陈煜烨会改变计划回来。

他提着几口袋的饭菜来敲杨枝家的门,说:“说好了请你吃饭的,怎么随便挂人家视频呢?”

陈煜烨进门前先探了探头,看到一片“祥和”后,笑嘻嘻地进门。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一个一个打开包装盒,杨枝问:“礼物拆了吗?”

陈煜烨说:“不错不错。你尝尝这个肥牛,看好不好吃?”

杨枝吃了块肥牛,学陈煜烨敷衍着说:“不错不错。”

陈煜烨笑着说:“这是我准备明年新出的几个菜,这个肥牛是主打。”

杨枝瞪大眼睛,直盯着陈煜烨的眼睛问:“你真是老板啊?”

“可不是,如假包换,毋庸置疑。”陈煜烨说。

“那你怎么从一开始不说啊?”

“有什么好说的,我本来偶尔也帮店里做点事的。”

吃完饭,杨枝把打包盒全扔进垃圾桶里,陈煜烨说:“走吧,一起下楼走走,顺便把垃圾倒了。”

门口放着两袋垃圾,杨枝提起一袋,留下一袋给陈煜烨,可他站在那里稳如泰山,杨枝偏头看着他,结果他也偏头看着杨枝,挑高眉毛,像是在问杨枝为什么只拿一袋垃圾。

好吧杨枝再次弯腰提起另一袋垃圾。

扔完垃圾,杨枝说送陈煜烨到大门口打车。杨枝问:“你不是要回老家吗?怎么又来了?”

陈煜烨说:“回来拿礼物啊。”

杨枝说:“就为了一个礼物来来回回,你不嫌累啊?”

陈煜烨说:“还好。”

走到大门口,杨枝看见一辆熟悉的车,跟陈煜烨说:“我就送你到这儿,你先走吧,注意安全。”

陈煜烨看出杨枝的反常,也看见对面那辆车旁边站着的人一直看着他和杨枝。他说:“行。”然后快步离开。

江柏威走到杨枝面前,说:“我知道你是想气我,别生气了,咱们和好好不好?你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不想和你分开的。”

杨枝说:“以前你幼稚我觉得是你单纯,有一颗赤子之心,可现在我怎么觉得恶心呢?”

杨枝继续说:“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清楚?肯定又是泡了几个妞,觉得还是我好,回头再来找我。怎么?你以为我会答应吗?”

江柏威掏出戒指,单膝跪地,杨枝冷笑一声,说:“江柏威,上次是我没想清楚,别说钻戒了,你今天就是带着户口本来,我们也不可能了。”

江柏威指着陈煜烨离开的方向,说:“是不是因为他?”

“江柏威,我求你别幼稚了,就算没有他,没有你母亲,我们也不可能走到最后的。你对我很好我承认,但你不是真心在对我好,这一点,我一直都能感受出来。”

陈煜烨坐在杨枝家不远处公交站台的椅子上,他没有离开,望着对面的马路,感觉有点微妙,又觉得自己不可理喻。

陈煜烨双眼放空地坐着,直到十几分钟后目送江柏威的车离开,才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心想,这一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他第一次见她?她略带歉意地说以后指定他来送,他离开时走到楼下,又猛地停下,回头望了一眼她家的窗户。

还是从她泪眼盈盈,却又只字未提的时候,他表面说着嫌弃,实际上是因为他曾听人说过,一个好的环境能使人很快的振作,一个坏的环境只能使人越来越萎靡。

陈煜烨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嗯……应该是从他鬼使神差地跑回来拆礼物的那一刻吧。

是芳心暗许,是人不自知。

(五)

陈煜烨约杨枝出来看晚场电影,看新上映的豆瓣评分最低的一部电影。杨枝觉得他要么是电影里哪个明星的铁杆粉丝,要么就是有病。

整场电影下来只有他们两个人坐着,杨枝说:“没想到你花了两个座位的钱包了一个场。”

陈煜烨说:“是不是该夸我聪明?哎,没事,当老板的都这样,深谋远虑,精打细算。”

陈煜烨见杨枝心情不错,问:“你之前是真的分手了吗?”

杨枝点头,叹了口气说:“其实我心里特别别扭的是,我和江柏威谈恋爱那会儿花了不少钱,吃饭啊买东西什么的,当初没什么感觉,现在真分手了,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拜金虚荣。”

陈煜烨笑一笑,说:“人啊,在不同的境况里就要换不同的思维去想事情,你在他身上花掉的青春和感情,他就必须用另一种方式来回报你,不然这感情是不相等的。你们没分手时,你对他是真感情,不在意那些身外之物,现在你们分手了,就当成分手费好了。”

杨枝点点头,评价说:“脸真厚啊。”说完继续看电影。

……

看到一半的时候,杨枝感叹:“女主角就是女主角啊,总能等到真心的人,”又偷瞄陈煜烨一眼,故意唉声叹气地继续说,“我可能就没那么幸运了,哎,你信不信我可能永远都没办法谈下一场恋爱了。”

陈煜烨吃着爆米花,完全没有怀疑杨枝这矫揉造作的演技,说:“不信。”

杨枝说:“不信啊……你来试试?”

陈煜烨一愣,咀嚼的动作停滞,大脑瞬间空白,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陈煜烨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静谧尴尬的气氛,他接起电话:“什么?有没有人伤着?你们现在在哪儿?”

又是阴魂不散的江柏威,不知道从哪儿得知陈煜烨的餐馆地址,进门一通乱砸,幸好当时快打烊了,店里没有客人,员工也所剩无几。

陈煜烨和杨枝直奔警察局,江柏威一见他们两个出双入对的,对着陈煜烨扬言:“这事没完。”

杨枝气得脸涨红,差点一个巴掌扇过去,却被陈煜烨拉到一边,示意她冷静。后来江柏威的母亲来了,含沙射影地说都是一些不检点的女孩子逼他儿子做出这种事怎样怎样的。杨枝忍无可忍,说:“江阿姨您好,麻烦您快点把您儿子领回去,并且告诉他不要再来打扰那些不检点女孩子的生活。另外有一点,没人能逼的了被您娇惯大的孩子,他什么德行您做母亲的,应该更清楚。”

江柏威不悦地说:“杨枝,怎么跟我妈说话呢?快道歉。”

杨枝说:“你再不滚蛋我更难听的话都说得出来。”

江母领走了江柏威,在警局门口,江柏威临上车时又回头看了一眼杨枝,却还是什么都没说,乖乖地上了车。

陈煜烨开车送杨枝回家,一路上都没人说话,车到楼下时杨枝简单地说了再见,陈煜烨点点头,跟着说了声再见。杨枝想毕竟事情因她而起,他要是生气或者对她有什么想法也是正常的,她还是先道个歉吧。

杨枝说:“那个……今天的事情真的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的私生活很复杂啊?”

“啊?”陈煜烨呆头呆脑的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说,反应过来后说:“没有,你想太多,我只是在想别的事。”

“什么事?你是不是在担心餐厅的装修费?江柏威他母亲说了要赔的,你别太担心。”

“不是……我是在想,我该怎么回答你今天在电影院说的话。”

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怎么还要想啊?他不会是想拒绝我,在组织委婉的说辞吧,天呐,凉了凉了,一首凉凉要送给自己了。

杨枝屏息以待,仔细地听着陈煜烨接着说:“杨枝啊,今年过年跟我一起回老家看看吧,然后我们再去你家?”

这次换杨枝“啊”了一声。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咱们都是认真的对吧?以见过家长为基础,正儿八经地交往。”

(六)

陈煜烨决定提前放假,至于重新装修的事,等到年后再说吧。店里的员工排排站,陈煜烨一个一个给他们发工资,再发年终奖金。年终奖金发到每个人手里都稍微少了点,有人抱怨嫌少,陈煜烨也没有再往上加的意思。

这时后厨掌勺的胖子朝杨枝喊:“杨姑娘,我们老板以前说了你好多坏……”陈煜烨冲上去捂住他的嘴巴,表示给每个人多加三百。是啊,那些话都是他亲口说出来的,邋遢,酗酒,还有苦瓜脸,他嘴怎么就那么欠呢?

胖子不死心,继续喊:“杨姑娘,我们店里有摄像头……”

“六百。”

“杨姑娘……”

陈煜烨阴沉着脸,喊出最后一口价:“一千。”

胖子莞尔一笑,继续没说完的话:“您以后常来啊。”

杨枝笑着点点头,然而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陈煜烨肯定在背后说了她不少坏话。

打发走员工后,杨枝和陈煜烨去看了上次没看完的电影,在清清冷冷的街上转来转去,两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或是感兴趣的话题,都能引起另一个人的共鸣。

陈煜烨说附近有家奶茶店特别好喝,让杨枝找个地方坐一会,他去买过来。杨枝找了个公共座椅,一坐下就看见江柏威牵着一个女孩儿的手走过来。看见杨枝时,江柏威有一点尴尬,他把车钥匙给了身边的女孩,让她先上车去,他和朋友说两句就过去。

杨枝和江柏威找了个咖啡馆坐下,杨枝问:“你妈同意这姑娘了?”

江柏威说:“上次从警察局回去后,我妈就说以后不想再管我这些事了,让我自己有分寸。杨枝对不起,但是只要你愿意,我们马上可以和好。”

“江柏威,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江柏威问杨枝有没有爱过他,杨枝说:“我不知道,可能爱过,也可能像她们所说,爱你给的风光。但我知道的是,现在,此时此刻,乃至将来我都不会再爱你。”

“为什么?”

“因为我正在全心全意地爱着一个人,他和你不一样,是他告诉我爱情和婚姻都需要绝对忠诚,所以我不能让他失望。”

“柏威,我希望你过得好,就算比我好也没关系。但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你明白吗?”

陈煜烨买完奶茶赶过来时,江柏威已经离开。他把奶茶放下,说:“哇大姐,我都说了去买奶茶了,你怎么还跑咖啡厅里来点东西喝啊?”

杨枝一摸,奶茶都凉了,说:“刚刚碰见江柏威和他新女朋友了,就过来聊了几句。”

(七)

出发那一天陈煜烨塞了满满一车的东西,指着每一个说哪个是他送的,哪个又是杨枝送的,两边父母的礼物都有。

杨枝说:“大哥,在你眼里我到底有多不懂事儿啊?这点礼数都不知道啊?”

陈煜烨撇着嘴说:“你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算了算了,干脆都送给他们。”

长途奔波后,陈煜烨终于把车开进家楼下。上楼的时候陈煜烨跟杨枝讲起他们家这老房子,是他爸妈在93年买的,然后指着里面的一栋说:“就是那儿,六栋,三楼。”

杨枝心想这名字怎么那么熟悉?这不是她的生日吗?

1993年6月3号。

杨枝反应过来叫了陈煜烨一声:“陈煜烨。”又恍然意识到什么,偏着头思考。

“我的名字的偏旁是两个相同的字,他名字刚好也有两个偏旁一样的字;

我出生于1993年6月3号,刚好他父母是在1993年买下老两口一直居住的房子,6栋,3楼。

分手回家的路上顺手接到的宣传单,背面赫然印着外卖电话,她就这样顺其自然地拨通了那个电话。”

杨枝明白了,这一切仿佛是命运设下的种种谜题,就为了在某一个对的时刻,落下帷幕,昭然若揭。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