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1

洪武二十五年的冬日格外冷,不满十月,数年不曾落叶的金陵城已是满目萧瑟,坊间巷外全无一丝生气,唯夫子庙前的满江红,大红镶金的牌匾配着金丝编织的绸缎簪花,红地鲜艳欲滴惊心动魄。锻锦缠成的牡丹的阁楼里,丝竹声传了出来,仿佛是在排练新编的小曲儿,细细听来,却伴着几丝哭腔。

“枯灯昏暗兮夙夜长,满目怆然兮城未央,鞠躬尽瘁兮烛影魅,弹指一挥兮皆成殇。暗来夜风兮中军帐,身首相离兮长乐凉。钟室一梦兮白绫舞,空谈昨日兮画卷长……”

台上莺歌燕舞,台下的客人悠然地跟着曲调打着拍子,有一搭没一搭聊着金陵朝堂。

曲终收拨,舞者收起了挥舞的霓裳水袖。一棕衣小厮疾步跑了进来,在老妈妈的耳旁嘀咕着。

“什么?蓝将军意欲纳付瑶为妾?”老妈妈眉开眼笑,望向了台上的姑娘。阁楼里的安静炸裂开来,议论纷纷,嘈嘈杂杂。

许久,只听一把清脆的嗓音如珍珠落入玉盘般响起。

“那便等他八抬大轿来抬我进府吧。”台上的舞者俏皮道出了一句,便扯着袖子打着圈儿进了阁楼里。

台下的客人吆喝着笑了起来,抚琴的姑娘眼底一摸喜色。

勾玉碎
2

我离开满江红时,金陵城起了风,风卷过一片片残云,犹如一把扫帚,扫出了万里无云的晴空。

我初见蓝玉时,他是太子的肱骨之臣,是家财万贯的皇亲贵胄,是战场上打得北元皇族仓皇出逃的将军,是市井茶余饭后诉说的传奇。那时我端坐于满江红阁楼上,看他披红甲战衣,骑玄灵战马,出征归来,受封凉国公。万众朝贺,荣耀至极。

轿子摇摇晃晃过了孝陵卫,成贤街,在那朝天宫的路口转角,进了一座棕墙灰瓦的府邸。我俯身下轿,才知这轿子停到了将军府前堂。前堂正对一片冰湖,在冬日阳光下闪闪发亮。蓝玉身着蓝色对襟团狮云纹袍,配一条白玉镶金边腰带,足蹬一双深蓝银线靴,在湖边的梨花树下负手而立。想是战事已平,他便除去甲胄,穿了常服,隐隐看着,竟有一丝书生之气。

“来了。”他转身带过一丝风声,看到我下了轿,便疾步走来。

“将军久等了。”我提裙欲行大礼,还未跪下,却是被这繁琐的嫁衣搞得一个趔趄,他眼疾手快,将我拽了起来,手也被紧紧握住。我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瑶儿,大意了吧!”他眉间生笑,眼光盈盈。

我心中片刻间起了涟漪,就算我不愿进这将军府,可这当朝凉国公既已向满江红开了口,我又如何躲得过!我这小妾进门,又必得先拜见主母,若尊夫人对我万般刁难,我又怎能在这将军府里安度此生。

想到此处,我抽出了手,俯首作揖:“将军先行,将军请,付瑶跟上便是。”

他看着我,眉头由喜生悲,却再次握紧了我作揖的手,径直带我入前堂,过长思廊,经善念亭,当着将军府诸人的面入了后厅内方才松开。卧房内一妇人躺在床上,面色惨白,形容枯槁,直到蓝玉开口称了句蓝夫人,我方才知这人竟是蓝玉的妻子。

“付瑶见过蓝夫人。”我心神初定,便俯身叩首,嫁衣上的流苏扫过了乌青地板,一瞬间地板活了起来。

“付瑶?咳咳。”蓝夫人语气凌厉,咳了几声,方才转头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紧张地将嫁衣上的流苏扯了下来。

“好名字啊。”蓝夫人挣扎着坐了起来,“付瑶,岳将军有云,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倒是真的,跟将军很投缘。”

蓝玉加了句,“快躺下吧,你见不得凉。”

“听闻歆儿这几日便生产了,也不知她如何了?”

“歆儿自由王爷照料,你不用担心。”蓝玉说完便扶着蓝夫人慢慢躺下。我见状忙起身将蓝夫人的被角掖了掖,盖住了她消瘦的手。

凉国公蓝玉仅有一子一女,长女蓝歆嫁于十一皇子朱椿为妃,小儿不过十岁,养在身旁。

出了卧房,蓝玉拉着我,便入了贺兰轩。贺兰轩内,正挂一副岳将军北伐图,旁题一首《满江红·写怀》,画中白茫茫的天际衬着黄沙,岳将军戴黑色头盔,披红色战甲,鲜红的瓒缨随风飘舞出一条回乡的路。

“那是许久之前,一位故友所赠,字画虽不及米芾,但这笔锋,却自有其力,似仙人一般,两袖清风。”蓝玉或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开口解释着。

“将军!”我呼了一声,“都说这岳将军一生志于忠君报国,却不曾想败于奸臣之手,父子皆身首异处,将军以为如何呢?”

“习武之人,当以家国为重,若他人如此待我,奈何他人?奈若何!”

“将军果真不同一般人。”我伏了伏身,却见蓝玉爽朗地笑了起来。

“瑶儿,你如今进了府,真是难得不拘束,我带你回房吧。”话毕,却听闻屋外一声轻响,血腥味扑鼻而来。

“小心。”蓝玉将我护在了身后。

我退后几步,踉跄着才看清楚那是一只带血的碧色勾玉,玲珑剔透,却摔得粉身碎骨。

“将军!”我惊恐地望了他一眼,跪了下去,“付瑶本不信天命鬼神,可入府首日便这等迹象。将军娶了这满江红的人,或许着实有违天道了。为将军着想,将军还是放付瑶走吧。”

蓝玉冷冽的眸子盯着我,沉沉地,眼里的责备,绝望,愤怒交织着,却渐渐化怒为喜。

“瑶儿,你既已入了将军府,便是我的人,那有抛夫的道理。”他盯着我,眼睛里笑意溢了出来,“除非……”

“除非什么?”我焦急地问着,若真是待在这里,怕比满江红还惨。

“带夫君一起走啊。”蓝玉孩子一般笑了出来。

是夜,数十年未曾落雪的金陵城北风呼啸,大雪纷飞。蓝玉的女儿蓝歆因气血不足,产下一具死胎,蓝夫人意外落湖,伤寒不治,气虚而亡。

整个冬日,仿佛将将军府埋入一片雪中,不给任何喘息的机会。

梨花落
3

大喜之后便是大丧,蓝玉忙于大丧,那碧色勾玉也查的不了了之。我挑了偏僻的梨苑而居,不理这将军府的纷杂。他却将什么刀枪剑棍全都搬进了梨苑,说是让我使着玩。

那是初雪后的傍晚,我如往常一般漫步过梨苑,却发现这梨苑冬日里开满了梨花,细看来,却是用仅存的积雪雕琢而成,晶莹剔透,如同碧海中的水晶,衬着红艳艳的晚霞、金陵城的灯火和夜幕下碧空,美成了仙境。

蓝玉藏匿于梨花林深处,却忘将随身配剑收起。我缓缓行入梨花丛中,他脸色绯红,低下头搓了搓通红的手后笑了起来。

“原来是这四周烧了娥梨香!”我俯身行礼,“将军!”

“大丧之期,不得作乐,如今便只能赠你这满苑的梨花,不知可能换来一曲《君长乐》之舞?”他的神色中带着一丝少有的俏皮,竟像那未长大的孩子。

“可付瑶从不喜梨花,怎么办,将军费心了。”我伏了伏身子,欲打道回府。

“哦,是吗?只是如此美景,真不舞一曲吗?”

我回眸,笑了笑挥袖起舞,他喜上眉梢,合舞吟诵,张口时,却合了那《小重山》。

“人悄悄,帘外月胧明,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那一夜,那个曾杀敌千万人,运筹帷幄的大将军,心有丘壑,眼中噙泪。可夜仿佛太长,长到难以结束。蓝玉幼子蓝潇不知何故竟拿了匕首跑来了梨苑,身旁一群人跟着,熙熙攘攘,都不曾夺下孩子手中的刀。

蓝潇闯入了梨苑,兴师问罪一般,向我扑了过来,却被蓝玉打落了匕首关入柴房,可世子还是在破晓时分逃了出来,鬼使神差一般,又偷了那把匕首,闯进了贺兰轩。后来的一切,都是听闻了。听闻那夜蓝将军失手伤了世子。冬日夜寒,又染上了风寒,自此高烧起,数日不退,诊断多日,不见起色。蓝玉衣不解带,通宵达旦地照顾着,终究还是药石无效。世子在蓝夫人故去两个月后,随母而去。

而我,亦在那日夜里,染了风寒,卧病在床,昏睡数日。蓝玉来来回回了好多次,未曾言一句话,只是对着那柄匕首发呆。

将军府世子出殡之日,蓝玉未曾露面,翌日夜,却醉汹汹地撞开了梨苑的大门。他一手握剑,一手提着酒壶,转看这苑中的梨树,已七倒八歪。我拖着疲软的身体,披了斗篷外出迎他。他扶着门,摇摇晃晃,一夜之间,苍老十年。

他走近我,扔了左手的酒壶,眼睛里疼爱、忿恨、怜惜、愧疚夹杂着,似有万般纠结。他轻轻抬起了左手,在我脸旁停了许久,却始终未曾抚摸,晃了晃头,右手剑已架在我的颈上。

我呆在了原地,但见他顺着剑凑了过来,张口便是数十年女儿红的酒气,那是满江红才有的酒。

“付瑶,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办?”

我怔怔地看着他!

“你就当真一点都不愿留在这儿吗?”他的眼睛里泛起了血色,仿佛要吞噬一切,“这柄剑借予你,杀了我,你便能从这梨苑后山离开。”

我摸了摸剑身,竟是万分的刺骨寒。再看蓝玉,一身酒气,眉头紧皱,如我初见他那般暮气沉沉,不经意间,胸口狠狠痛了一下。

“玉将军!”我伏身三拜,看着如今憔悴的他,禁不住泪如雨下。

“既然你不愿背负这杀死将军的罪名,那便不逼迫你了。”他收了剑,悠悠转身,挥了挥手,剑气在四周蔓延开来。雕琢而成的梨花尽数落下,摔成一朵朵冰碴,迎着暗夜的风,仿佛要去到不知名的遥远处。

莫等闲
4

转眼间已是冬去春来,却是听闻将军蓝玉整夜宿醉满江红。直到上元节,他进宫赴宴,我方才听闻他竟带了付琴回府。

“不知恭顺勤俭,不明礼义廉耻,凶悍善妒,不行孝悌……”蓝玉一怒之下将我禁足于梨苑,一个月后,一纸休妾书,几行闲话便将我赶出了将军府。

我离开将军府的那日,一夜东风紧,梨苑的梨花竟打起了花苞,恬静而玄美。我束起了头发,将蓝玉的匕首藏在了袖中,摘了一枝梨花放入了包袱中。

离别之时,付琴来了梨苑,新承恩宠的她,眼神淡漠,语气凌厉。

“听闻姐姐要走了,琴儿便来送送姐姐。姐姐放心便是,从今以后,这将军府里你的位置,琴儿替你坐着呢。”

“哦?既然妹妹喜欢,保重就是。”

“姐姐可保重自己吧,这府里的事,还是妹妹来吧。”说完便带着一干人浩浩荡荡离开了。

将军的军师送我行至金陵城外十里长亭,一路沉默的他开了口:“将军说姑娘心中所问,答案皆放于姑苏城外寒山寺中,姑娘去了,便知晓了。”

是,不足半岁,便是这般天翻地覆,那个曾在满江红里求娶头牌舞姬付瑶的他,那曾雕琢出满苑梨花的他,甚至持剑企图留住我的他,如今已是怀抱琼瑶,推杯换盏。这一切,是该问清楚罢。

三月阳春,快马加鞭,从金陵城至寒山寺,竟无一滴春雨,马蹄踏春,竟也不曾疲累。寒山寺地处姑苏城外,外有千株桃树,此时只长了新芽。进了山门,便能看到普明宝塔的塔尖。我打马而过,经山门,入天门,便已有沙弥等候,待见方丈问及蓝玉,方丈指了指普明宝塔塔顶。

世人皆知,寒山寺乃江浙众寺之首,普明宝塔乃寒山寺圣地,若要到达七层浮屠塔顶,必得一颗度化世人之心,因而非门中弟子不得入矣。

“造化弄人,化化轮回,施主所选,皆有缘由。世人皆万般罪恶,不得佛缘天机,施主莫不如在大雄宝殿前跪坐十日,洗脱罪孽,心之所向,方是终路。”方丈说了一句,便告辞离开,不见踪影。

可我若入了空门,付琴又该如何,她又如何挡得了将军府的明枪冷箭;若不入空门,如今一无所知的我又拿什么去护住付琴。

蓝玉啊蓝玉,你到底想如何?要如何?

的桃花由卷至舒,枝头的月牙满溢而亏,整整十日,我跪于大雄宝殿前,看着香客来了一重又一重。

红尘,化成柔发,钟声起,以发代首,尽赎千种罪孽,百般烦恼。我便是寒山寺中云皋庵一名僧人,不经意间,竟发觉指间上晶莹起来。

我着了僧袍,经大雄宝殿、藏经楼,直奔普明宝塔,山路崎岖,似这世道一般。

黑帛金丝包就一枚碧色勾玉,笔墨晕染开一曲长歌,首题吾妻付瑶,读罢,字字诛心。原来他来满江红见我,只因那出征归来众人朝贺时的一眼怜惜。

原来,他知我做《君长乐》,是为了进将军府。

原来,他知我以勾玉为媒,作神智癫狂之毒,仿佛一只提线者,操纵着这木偶般的将军府诸人,牵一发而动全身,让蓝夫人深夜闻女儿蓝歆,起身失足跌入冰湖,让蓝潇刀向父亲,久病而亡。他知我杀了他的亲人,是为了让他尝尝失亲之苦。

原来,他知我为仇人之后,进府只为寻仇,却还是想将我娶进将军府,护我一生。如今我磨光了他的所有真心与赤诚,他不忍杀我,便囚我于这寒山寺中终年不出,青灯古佛了却余生。

可若如此,他为何让军师来送我,又将钟爱的玄灵战马赠予我,又将我放入这寒山寺中?让我独自远走,在这飘渺江湖中浮沉,半生凄苦,一具尸身告慰世子与夫人,岂不更能消得心头之恨。

普明宝塔的钟声响了起来,时光如逝,指间流沙,从将军府到这寒山寺,仿佛只是闭眼之间的一场梦。一旁的小沙弥心不在焉地念着一句佛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反反复复,叫人心烦。

“若见诸相非相……”

诸相非相,诸相非相!那是什么?我可有算漏什么?

顷刻间,脑中似被一道闪电击中。寒山寺至金陵城需二旬,往复至少月余,如今我又在这寒山寺逗留旬余,难道!难道将军府出事了?

只能如此,若非将军府出事,他怎会舍弃所爱之一切,囚我于此。

付瑶琴
5

北宋绍兴八年,抗金战线西起川陕,东到淮北。岳将军正欲大举收复中原,北上灭金。却不曾想,十二道金牌接踵而至。将军愁思郁结,行于中军帐中,看月光洒遍大好河山,看抗金形势付诸东流,提笔如行云流水,写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我拽紧玄灵战马,经朝天街,到达将军府时已是人定时分。从进这金陵城,不知为何总觉静的出奇,就连那满江红都少了往日的喧闹。可这将军府前门,却多了些不曾有的人,诸如这清扫街道的农民,或是卖花灯的小贩。这等阵仗,必是万事俱备了,这将军府出事之日乃今夜无疑。

我静静行过街头,于灯火初起时,翻梅花山,入梨苑。竟见灯火明媚,屋内琴声传出,一音一调,皆是《君长乐》之曲,是付琴!

烛影下,付琴手里的酒杯摇晃着,送到蓝玉的嘴边。我推开门便撞向了付琴。付琴不支,被撞倒在桌旁,手中的酒杯翻落,白色泡沫腾起。而我,斗笠滑落,三千愁思已去,样貌不堪。

“姐姐?你是,是姐姐?”她惊呼了一声,“你怎被他害成如此模样?”

蓝玉见我出现在这将军府中,绯红脸上却在氤氲间爬上了怒气。他向我匍匐而来,双手捏着我的肩膀,似要将我捏碎:“谁让你回来?谁让你回来?”声嘶力竭。

“因为付琴在这里!”我看着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什么?”他惊讶地看着我。

“因为付琴在这里。”我重复了一遍。

“姐姐,这将军府外早已被包围,如今我们杀了他,将军府便再无反抗之力。我宗族七十二口,累累白骨,便有归宿了!”

“什么?她,是你妹妹?”蓝玉的眼里已是万里空洞。

“将军果真好手段,既查的出丞相大人辞官濠州时走失的后人,又把相府之变的遗孤忘了呢?”我笑了出来,“真是棋差一招,满盘皆输啊!将军为军中人,难道祖父为这大明朝戎马半生,却要因为一个离世十三年的罪臣胡惟庸和你蓝玉的嫉恨陷害而背负不白之冤,命丧黄泉么?”

“瑶儿你信我,我没有!”蓝玉的手抬了起来,似要抚摸我的脸,我却顺势别过了头。

“只怪我过于软弱,竟不忍心杀了你,付琴才进了将军府。你与祖父同朝为官多年,何苦如此精心谋划?捕鱼儿海私通沙漠的封绩,太史令预测的星变,还有相府告发祖父大人谋逆的罪奴,桩桩件件怎就成了祖父构连胡惟庸谋反的罪证?请问封绩何在?星变又如何变了?我相府又哪里有此等罪奴?七十二口,累累白骨,天日昭昭,不知这三年,故人可曾入梦?”

“瑶儿,请你信我。”

我摇了摇头,心里竟是从未有过的苦涩,为何是如此,为何就如此了。却见付琴不知何时,竟已找出了我身上的匕首。

“杀了蓝玉吧,姐姐。”付琴递上了匕首,“如今的蓝玉,已是笼中之鸟,插翅难飞了。杀了他,你我便完成这使命了。”

我看着付琴手中的匕首,明黄的烛光跳动在刀刃上,如那夜一般。回首,蓝玉只在那里微笑,淡然恬静。

“姐姐不来,还是付琴动手吧。”

我接过了付琴手中的匕首,她这一生,皆是清清白白,出了将军府,她虽是罪臣之后,却是清白的公主之女,她无罪,即便活于人间,亦是合情合理,总不能如我一般,双手滴血,没了退路。

闭目故作淡然,却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蓝玉看着我,只是微笑,在我犹豫的间隙,他的手已经摸上了我的脸,我躲闪不及,被他揽入怀中,血染白衣。却只听见耳旁传来了他的声音:“瑶儿,别动,只抱这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我推开他,一瞬之间,竟是失语。付琴在一旁愣住,转而开怀大笑,“姐姐真的从不会让人失望。”

“瑶儿,李大人非我所害,你看这大明朝开国以来,狡兔死而走狗烹,飞鸟尽而良弓藏。”蓝玉咳了一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得不死。”

 

“瑶儿,要杀忠武侯求和的,终究是高宗,不是秦桧。”蓝玉的手再次拂上了我的脸,冰凉一片,仔细看,却是一枚碧色勾玉。

 

那是李家后人才有的信物,从不曾为外人知。藏毒之法,也只有李家人才懂。他,怎么会有如此之物。

“只是我愧对李大人,虽找到了你,却从未曾好好照顾你。他为保全宗族赴死,托了我一副碧色勾玉和你,我想着将你接到身边来照顾你,便娶你进这将军府。可我却从未想到,大厦将倾,弄巧成拙,反让你受了连累。”

 

“咳咳,数月以来,我不知你喜好,便也只能由着你。不曾想倒是越发愚笨,惹得你生气。”蓝玉说着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地脸红了。而我,眼泪却如断线的珠子,再也收不住。

 

终究是我太过自欺欺人,这勾玉,蓝玉数日的精心照顾,长思廊,善念亭,李善长,原来祖父与他,至死都是故友。他不查碧色勾玉,皆因知这一切是我所为。而我,终究不曾承认自己喜欢他,不肯承认放不下他。

 

“不可能,我不相信。”付琴喊了起来,“祖父一生清廉,若不是你等权臣种种构陷,祖父怎会获罪?”

“因为祖父明是燕王的人,暗是太子的人。”我道出了这一句,如今种种,只有此等缘由,才是死因,蓝玉点了点头。

“皇上扶持太子多年,自然不会看着其他皇子结党营私,威胁太子。燕王日渐势大,太子仁厚,终是不信,李大人这才跟了燕王意欲找出证据。却是东窗事发,被皇上设局杀死。只是皇上终究不曾想到太子因病故去。而将军府,这个皇上留来辅佐太子的人,便再无留之必要了。”蓝玉说到此处,满眼泪光,“瑶儿,你信我,请你信我。”

我止不住哽咽,又点了点头,抱住了他,“我们逃出去好不好,从后山,从后山走。”

蓝玉摇了摇头,“锦衣卫,禁军,甚至燕王,兵围凉国公大将军府,自然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你无须太过自责,蓝夫人,早已是燕王的人了,如今,就算你不动手,燕王自会清理了将军府,覆巢之下,潇儿又怎能躲过。”

“琴儿,终究是我们大意,被人利用。”我看着付琴,“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不,姐姐,我带着你一起走。”付琴喊着,“我们一起走,一起走。”

“瑶儿,快走吧!”

 

摇了摇头,“我想跟你一处,生死一处。其实我一直想说能再见到你,真好。”

“你必须走。”蓝玉怒了起来,“从寒山寺回来便已是大错特错,如今还这般不听话么?”

 

“不不,求你,不要赶我走。”

 

“你必须走。”蓝玉摸了摸我的头,“真是大意,你已怀孕三月了。”

 

什么!怀孕?我,有孩子了!我付瑶,有了蓝玉的孩子!以当今皇帝的态度,过了明天,凉国公府或许便不复存在了。而这将军如今唯一的后人……不,无论如何,这个孩子必须保住。

 

深思间,门外已起了大火。

 

“瑶儿,取我的铠甲来。”

 

摇摇晃晃到卧房,那一身鲜红锦缎包就的铠甲,笔直挺拔。蓝玉换好铠甲时,远望之,红色瓒缨飘摇着,像极了画中的岳将军。

“我们走吧!”他拉过我的手,出了梨苑。却看见梨花一朵朵,洁白飘扬,微风带着火势,夹杂着梨花,在大火中耀眼地跳动着。这些梨树,没有一株死去。

“瑶儿,你看梨花开了。”

 

“是,终于和将军一起,看了梨花开。”我握紧了他的手,看着他迷离的眼,渐渐地,只听到了他微弱的歌声。

“枯灯昏暗兮夙夜长,满目怆然兮城未央,鞠躬尽瘁兮烛影魅……”

 

汉初,淮阴侯韩信被诬告谋反,吕后与萧何合谋将其骗入长乐宫钟室,白绫缚身竹筒为剑斩之。其妻悲恸,作君长乐之舞,继而被夷三族,后人感之,作曲《君长乐》。寓意君已西去,愿卿长乐。

洪武二十六年,锦衣卫告发蓝玉谋反。皇上以谋反罪将其剥皮实草,抄家灭三族,株连蔓引者上万人,皇帝亲手拟旨昭告天下。而我在寒山寺的春日中,以泪洗面。

 

什么皇上,什么谋反,堂堂一介将军,为保宗族出入满江红,娶了青楼头牌,醉宿风月场,如此百般退让,可皇上又何曾想放过他。若非锦衣卫步步紧逼,放火烧了将军府,若非送我和付琴出城,他又怎会穿了铠甲,拼死抗争,落得一个谋反罪名,让皇帝有了理由株连他人。

 

只是那夜,我竟昏睡了在了他怀中。看不见他身披战衣,气贯山河,威风凛凛地杀出金陵城;看不见他往常如一日的笑,看不着这金陵城内,满江红透。只记得他在耳边一遍遍念着:“君将西去,愿卿长乐。君将西去,愿卿长乐……”

 

君将西去,愿卿长乐。可没了他,如何长乐!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