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说那里杂草丛生,发黄的枯草中掺杂着了无生机的还带着绿色的叶片,只能用破败形容的屋檐牢牢占据了上空,台阶上是稠密到令人吃惊的早已开始分解的落叶,还有那从未清理的百虫痕迹,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时光,忍不住的让人怀疑。

还是该说,映入眼帘的只是一栋惨遭遗弃的让人可怜的旧得有点夸张的房屋。好好的房子变成这样,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啊。

我本不该出现在这一点也不雅观的景色里的,一如既往的破败,如果依旧固执地蹲在舒适的家中而不是被父母撵出家门的话。一路上随意地走走看看,眼前的景色不经意间就变成了这草木横生的地方。

原谅在不恰当地方愣神的我,渐渐淡化的少年记忆也因为眼前这难看的“熟悉”而潮水般的回忆起来了。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想起来真是让人羡慕,活泼好动的年纪,胖乎乎的脸蛋,与经历过时间洗礼后的人不同,那个时候的我很可爱呐,如果我的大脑记忆可以像纪录片一样播放出来的话,你会说,出现在你旁边的也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孩子。呐,那是我童年的玩伴。

该说是往事吗?小孩子的想法总是单纯的。看着地上的大扫把,“咱们做弓箭吧”我提议道:“就用竹条。”之前做的都已经坏了”,“这次一定要做一张好的”,那张模糊但却同样幼小的身影是这样回答的,记忆中一件重要的插曲就这样诞生了,即便扫把紧紧地保护着那些竹条,用刺手的疼痛表示无声的抗议,轻车熟路的小孩子是有耐心的,唯有地上凌乱的竹条似乎显示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现在,它身上的一部分已经到了我们的手上,刀(菜刀)使竹条变得整洁,绳子(尼龙绳)让它弯曲,再用更细的竹条做成箭矢(被削尖的竹条),就这样,我们又一次做出了成果,玩耍就是实验,幻想成为勇猛的战士,抱着无畏的心态,将箭矢射向木制的大门(偷偷的,害怕大人们的察觉)……如果有照片的话,它会告诉你,某年某月的某个时候,笑得很开心,两个孩子一起。

小孩子也是很容易哭的,两个人来起矛盾总是比一个人容易。因何事而起的呢?似乎仅仅是因为捡到的枝条的归属,先看到的没有捡到,离的近的抢先了,想想也是,现在都没法好好回答这个问题的我,那个时候会发生什么就很明显了。

小孩子是单纯的,与之相伴的就是偏执,玩不了谋略,却耍得起脾气,只记得好气、好气,谁也说服不了谁,仿佛之前的友好都是假象似的,没有大人般的沉稳,只属于两个小孩的地方,争执的结果就是打架,很激烈吧,跑跑停停,从放学的途中一直持续到家门口的争执,即便被大人们安慰了,还是记得,哭了,两个人一起。

该说是无意的还是潜意识一直记着,被告知那件事的时间我还记着,没看到你的那节课,老师像往常一样进来了,然后就知道了,是个早晨,有点奇怪,即便很快接受了,还是发现秋天的风有点冷,有伤心吗?不记得了,小孩子的情绪就是那样,我自己都感到惊奇,原来小孩子也不一定就是闹啊,安静并不是老人们的专利。

又是一个秋天了啊,秋风卷起了落叶,漂浮的样子真是有秋天的味道,似乎有点冷,紧了紧衣服,该说再见了啊,一个人,在心中默念,站在那里的,还是那座“熟悉”的房子。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