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风是雾是飞鸟是远方
却唯独不是我的白月光
1

夏湘湘终于接到了一个有台词的群演角色。这次不光有台词,而且是整整三句,她坐在简单的化妆间里对旁边同为群演的女生说道,言语间丝毫不掩饰内心的雀跃。

前前后后一共有三句台词,夏湘湘不停地在化妆间踱来踱去,嘴里反复背着词,紧攥的手心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她丝毫没注意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人。

来人半个身子被笼罩进了午后的光晕里,夏湘湘眯着眼看他,只听见一句“五号群演,快开工了!”便一头栽了过去。

醒来已是午夜时分,外面许是下了雨,夏天的夜风呼呼吹进来,流苏窗帘划过她的小腿部位,感觉有些痒痒的,夏湘湘下意识蜷进了被窝里。

听到门外的声响,夏湘湘心想肯定是同租的室友回来了,室友和她一样是横漂一族,虽然同样不得志但交了富二代男友,整天过着不愁吃穿的生活,而夏湘湘不喜欢做贩卖爱情的伸手党。她翻过身把头埋进被窝里。

钥匙转动的声音,阖上门的声音,放东西的声音,关窗户的声音,最后是一个温柔的男声飘进她的耳朵里:“起来吃点东西吧。”

夏湘湘猛地坐起来,看着对面的男生目瞪口呆。

直到她梳洗好坐在饭桌前,才看清楚眼前的人,他有着清秀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脸,递来晚餐的手也是恰如其分的完美。

“谢谢你,我……”夏湘湘有些尴尬。

“夏湘湘!”男生笑起来有好看的酒窝,他打断夏湘湘的话,继续说:“群演名单上看到过你名字。我叫陆北翕,是场地的排演人员。”

夏湘湘这才忽然记起来,下午还有她的戏。见她面露难色,陆北翕十指交叉,轻松地说道:“你不用担心,已经找人替补了,没影响拍摄的进度。”

话落到夏湘湘耳朵里却没那么轻松了,这是她争取好久才得到的机会,背台词背到中暑,不料却在进场前几分钟怯场晕倒了,想到这里,她的眼泪簌簌流了下来。

陆北翕的手举起又放下,有些无措地坐在椅子上,把冒着热气的鸡柳饼凑到她嘴边,夏湘湘头也不抬,伸手将头发别到耳朵后,拿起鸡柳饼大口地吃起来。

她边吃边哭,脸也涨得通红,在昏暗的灯光下像酒后微醉的少女。

陆北翕把纸巾推到她面前,刚要说什么,却被夏湘湘抢了话锋:“别吵!”她抽了一张纸抹完鼻涕,“你不会懂,像我这种没脸没胸没背景的小透明,能拿到一部大剧的群演,并且还有幸说三句台词,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啊,可是现在全完了……啊……全完了!”

陆北翕错愕地看着她,想要安慰她却不知如何开口,他本身也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暑假被朋友拉来剧组帮忙的,他知道群演的辛苦,连忙递过纸巾安慰她:“不不不,你一定可以的,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嘛。”

夏湘湘看着跟前一脸稚嫩的陆北翕,他坐得端端正正,说起话来手舞足蹈,刚刚脸上还挂着泪的她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太可爱了!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鸡柳的?”

“喏!”陆北翕指了指墙上,海报旁边是一张花花绿绿的饮食计划表,上面除了每天必备的减肥餐,其他的几乎是整个鸡柳家族:早上一小块鸡柳片加面包,中午要鸡柳块,晚上鸡柳卷,周末湘湘可以破例去吃炸鸡柳……

两个人都被计划表上歪歪扭扭的火星文逗笑了。瞥到墙上的钟已快到凌晨一点,陆北翕忽然想起来什么,转身把钥匙放在桌子上,“外面的店都关门了,只有二十四小时的肯德基,所以就买了这个。”

匆匆道别,走到门口的陆北翕又突兀回过头来,两个酒窝绽开在黑暗与光亮的交界处:“还有,你挺漂亮的。”

想起刚才说的话,夏湘湘忍不住小小喜悦了一下,来自少女本能的虚荣,被异性夸赞后的优越感。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依旧挂着在青春里跌倒无数次而生的坚毅,所有辛苦背后还有熊熊燃烧着的梦想烈火。

2

再接到一个戏份是当女主的替身。

夏湘湘是在陆北翕转发的微博上看到招募信息的,她想都没多想便去应聘了,戏份很短,是替女主跳水。看着身形消瘦的夏湘湘,尽管陆北翕心里有一万个不乐意,但站在副导演面前的夏湘湘却是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

“夏湘湘,这是真跳啊,不是闹着玩儿。”陆北翕在摄影棚里语重心长地说。

“你是怕我一个小群演连跳水都演不好吗?”夏湘湘扬起头笑着望他,玩笑间带着笃定。

一旁大腹便便的导演拿着剧本,绷着脸上下打量夏湘湘,不禁咋舌:“姑娘,跳水倒是不需要演技,可你和她……差别也太大了吧。”

她当然不肯放弃,围着导演转:“虽然颜值有差,但身形背影都差不多啊,而且导演你看,我身体这么好,跳水没问题的。”

导演心想反正也是隔着桥拍背影,索性一拍即合定了下来。

陆北翕愣在一旁一脸的黑线,横竖也不好劝夏湘湘,只能配合着去工作。

第一场戏就NG了三遍,副导演在一旁扯着帽檐气得直跺脚,后来也是陆北翕好说歹说,又是扇风又是递水的,副导才耐着性子拍完这几个镜头。

收工之后其他群演和工作人员相继离场,只有夏湘湘蜷缩在拆掉的棚架旁喷嚏打个不停,浑身全湿透了,活脱脱像个落汤鸡。陆北翕突然闪过一阵心疼,下意识褪下自己的外套,拿在手上怔了怔,径直走了过去。

虽然年纪小,但陆北翕一八五的个子背起夏湘湘来毫不费力,他们共撑一把浅蓝色的雨伞,像一幢小房子慢悠悠地在雨里移动着,一时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夏湘湘才不管,在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雨帘里,边擦鼻涕边分享自己的“拍戏”心得,完了还不忘吐槽陆北翕消瘦的脊椎骨硌人,陆北翕被她逗得哭笑不得,即便裤管鞋子全湿透了,注意力却都在背着的人身上。

陆北翕送夏湘湘去医院检查、挂水、缴费、取药,一切做起来信手拈来轻车熟路,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眼前这个有点傻、有点糟糕、还有点执拗的群演女孩子,却总让他有像旧友、亲人般的保护欲,是那种迫不及待又欲说还休的冲动,想要陪她走尽夜路、跨过阴雨、跑完这段漫长艰辛的梦想道路。

那晚他替夏湘湘买了两份鸡柳饭,帮她叫了的士回家,自己走了两站地铁的路程,独自去广场看烟火,夏末深夜的晚风刮过,泛潮的衣服贴着他的胸膛,有些许凉意袭来,陆北翕不禁打了个寒颤。

零点时分,绚烂的烟火蓦然升起,在这个城市的上空徐徐绽放,带来短暂的光明,转瞬即逝。

陆北翕没有告诉任何人,刚刚过去的这一天其实是他的生日,本来约了几个室友要去K歌的,结果最后就差他这个寿星没去了,其实陆北翕一点都不觉得遗憾,毕竟生日年年有,烟火夜夜腾空,而有的人有些事却只能发生在特定的时间,老天从来都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他抬头,看这场过分美丽的烟火,似一场幻觉,令人无限着迷久久坠落,那零零星星的烟火碎片,绽开后又仿佛重新拼凑,慢慢地拼凑成了一张梨涡浅笑的脸,嘴角还留着些鸡柳屑。

3

陆北翕再见到夏湘湘是在市中心的一家甜品站里,距离他们上次分开两个月零三天加十小时。

这家网红甜品店无论什么时间都门庭若市,不少市民和附近的大学生不惜坐好几个小时的车程也要来尝一口,陆北翕是店里的常客了,每回来必点芒果千层,以至于朋友总是打趣喊他芒果小王子。他也不是多爱吃芒果,不过是觉得在众多斑斓里,芒果的黄色总能带给人温暖的力量。

店面装修得很是精致,萦绕着甜腻的甜点味道,让人莫名觉得满足,就在这样一片满足里,目光越过好几层人流,陆北翕穆然看到坐在角落里把玩手机的夏湘湘。

一瞬间连他自己都觉得八成产生错觉了,于是揉揉眼睛再望过去的时候,刚才的位置果然没人了,只是下一秒背后突然有人拍他,然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小陆同志,好久不见!”

夏湘湘就那样出现在了陆北翕跟前,穿着枚红色开衫针织外套,头发剪成了及肩的长度,她穿了高跟鞋,站在陆北翕面前还是比他矮了一个头。

有个女孩子捧着一块草莓慕斯开开心心地站在你面前,昂起头来看着你,这样的场面在外人看来是热恋期的小情侣无疑了,以至于后面的大叔不耐烦地嘟囔说:“小伙子可以带你女朋友去旁边撒狗粮吗?我还要排队给老婆买蛋糕呢,回去迟了是要跪搓衣板的……”

两人相视笑了笑,走出甜品店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夏湘湘看起来仿佛很饿,一勺接一勺地挖着那块不大的慕斯,陆北翕不等她吃完,便忍不住询问夏湘湘这几个月来的情况。

那天下午两人聊到很晚,夏湘湘毫不避讳,讲自己屡屡受创的拍戏经历,托着脸听陆北翕诉说在学校的丰功伟绩,和他已经搬出学校准备毕业论文的现况。不远处的立交桥畔夜灯倏忽全亮了起来,桥下纸醉金迷,车水马龙,似辉煌从不曾远去,这座城市的繁华程度可见一斑。

在渐渐喧嚣的人群中,陆北翕静静地走在夏湘湘的身旁,半晌两个人都没有讲话,却觉得异常的宁静,仿佛周遭的人流和光彩奢靡的景色都是无味的陪衬品。

这种奇怪的感受,连陆北翕自己都讲不清楚,在影视城焦躁的暑假,为什么会不偏不倚遇到一个原本该擦肩而过的陌生女孩,他们之间本无太多交集,彼此更未有过多了解和交谈,这样的关系,搁学校里顶多算泛泛之交吧。

但陆北翕唯一清楚的是,在遇到夏湘湘的时候,只那一眼,世间所有星星都亮了。

陆北翕想起书上看到的文艺段子,“如果我想你,那么一阵风是你,一棵树也是你,一朵云也是你。”而此刻夏湘湘站在他跟前的时候,便已满足了他内心追求的所有安宁。

陆北翕本来就是戏文专业的学生,思维向来细腻天马行空,只是虽然在脑子里早已安排了两人无数次重逢与各种版本的happy ending,但现实却是再见来得晚之又晚,思念来得愈加浓烈。

4

夏湘湘来A市是参加几个表演串场面试的,结果却在地铁站丢了背包。这世上有的女孩子真的会乐观到令你叹为观止,譬如夏湘湘,在举目无亲的城市里弄丢所有随行物品,全身上下就只剩一个手机,还能心大地在蛋糕房吃慕斯。

“要是今天下午没遇到我,你打算怎么办啊?”陆北翕将外套脱下来披在夏湘湘的身上,忍不住问她道。

夏湘湘不客气地拉了拉陆北翕大大的夹克服,伸手拨了拨刘海看着他问:“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安置我?”

还在陆北翕一脸懵圈的时候,脑子里飞速地考量着附近方便舒适的住所,夏湘湘缓缓朝他走近了一步,彼时两个人的身体靠得格外近,夏湘湘甚至可以听到陆北翕紧张喘息的声音,她下意识昂起头:“带我回去吧。”

是的,传入他耳际的是肯定加陆述句。

夏湘湘看着陆北翕倏然涨红了的脸,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连你家地板都不欢迎我躺一宿吗?等赶明儿姐找到工作就睡剧组去了,不影响你学习,或者你可以先记一笔账算我头上……”

“成。”陆北翕打断夏湘湘的话,一本正经掷地有声。两人看着彼此的模样忍不住都笑了,旁边琳琅的便利店响起杨千嬅的声音,那个特立独行的女子用独特慵懒的嗓音唱着:“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自你患上失忆,便是我扭转命数的事。”

夏湘湘记忆力绝佳,洗过澡后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便去陆北翕的电脑上重新敲打丢失的剧本了,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她身边递毛巾和吹风机的房屋主人,陆北翕从心底佩服眼前的工作狂,索性亲自帮她吹起头发来。

这天晚上他怎么都睡不着觉,不大的沙发不容许他翻来覆去,半夜起身想学着偶像剧的情节那样给女主角掖掖被角,但当他蹑手蹑脚走进卧室,却发现偌大的床上很小只的女生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第二天陆北翕毛遂自荐陪夏湘湘去面试,市区到现场有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夏湘湘前一晚熬了夜,中途直打哈欠,摇头晃脑地最后直接倒在陆北翕的肩上睡着了,她的呼吸柔柔地洒在他的脖颈处,他一转头,就看到她长长的睫毛。第一次,夏湘湘距离他这么近,他只要稍稍一低头就能吻到她。

后来无数次,夏湘湘回忆起那次试戏的经历,都觉得幸运之神降临得不可思议。

她本来面试的是一个配角的贴身宫女,在前期因为帮主子背锅早早就死了,有几个露脸的特写镜头,但即兴表演的时候她怎么都找不到那种唯唯诺诺的感觉,再加上昨天丢东西和近期屡屡碰壁的难过劲儿,她把人物身上的悲欲诠释得有些过了。

“会不会把握啊?你这么演都快盖过主角的气焰了!”面试的副导嘴里叼着笔,坐在遮阳伞下不耐烦地朝她讲,“下一个……”

“等等!给她换一个剧本试试。”正巧导演经过看到她的表演,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

就这样试了一下午戏,回市区的车上就收到了录用通知,是这部古装剧的女三号,导演说她骨子里的桀骜与剧中人物不谋而合,她一时高兴得想要蹦起来,有一种终于熬出头的豁然感。

陆北翕给她递过水,提醒她这是在车上,他头一回看到夏湘湘这么开心,发自内心的,他也感到欣慰,因为这个简简单单、始终努力的女生,值得被发掘和厚待。

5

第二年夏天,于陆北翕而言发生了三件大事:他大学毕业,争吵不断的父母终于离婚,以及夏湘湘演的那部电视剧大火。

那是大小古装剧泛滥的一年,这部原创剧因为顶着知名男女主角的光环未播先火,加上精良团队制作,开播期间一直占据话题榜首,播到一半的时候,夏湘湘演的女三因为性格人设倍受追捧,粉丝量和关注度噌噌地涨。

她的风头一时无两,甚至压过了女一和女二。很多公司向她伸来橄榄枝,为报知遇之恩她签约了剧方的经纪公司,那一年她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奖项——年度最佳新人奖,同时也入围了好几项提名。

从一开始的跑腿路演到如今崭露头角,陆北翕看着她一路走来的艰辛,也始终给予她鼓励与陪伴。

那部冗长的电视剧拍摄期间,陆北翕几乎是过着学校到片场两点一线的生活,她没有经纪人没有助理,他便身兼数职,照顾她的起居日常和工作接洽,并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夏湘湘讨论台词和剧本,后来的拍摄转场,他担心夏湘湘水土不服影响状态,就一直跟组与之共进退,甚至最后的毕业作品也是在拍摄地完成的。

参加完颁奖典礼的夏湘湘捧着沉甸甸的奖杯,轻轻地嘬了一口,站在陆北翕面前,笑容绽放在六月的暖阳里。她穿了星空系的抹胸晚礼服,整个人比去年瘦了一圈,从里到外多了几分从容自信,她上前轻轻捶了一下陆北翕的左肩:“谢谢你,哥们儿!”

接着公司给夏湘湘安排几个MV和微电影的拍摄,她表现力不俗,公司有意捧她,她的工作表越排越满,也有了自己的经纪人和助理,仿佛身边再也不需要陆北翕,他们的相处时间越来越少,在经纪人多次明里暗里警示她不要和陆北翕走得太近之后,两人连周末共进晚餐的约定也悄然自逝了。

那个秋天陆北翕因为家庭变故,被父亲带去了国外。

走之前他在机场给夏湘湘打电话,好几次都无法接通。上了飞机他把手机关掉,沉沉地睡了过去,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恍惚间看到有人伤害夏湘湘,他却怎么都动不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到站,他穿好衣服只觉得头疼得厉害,他分不清是心里的失落还是身体上的不适,让他艰涩难耐。

下午夏湘湘回他信息,那一行字他删删减减编辑了很久,终于发送出去:“我要出国了。”

旋即,他握着手机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掌心微微有些湿。他想,只要夏湘湘有一点点不舍或者失落,哪怕微乎其微少之又少,他都会立马飞回去。

“挺好的,加油吧!”半晌,她回复。

夏湘湘早已褪去他那个年纪的冲动与任性,不舍肯定会有,但更多的是希望他有很好的发展。

那阵子陆北翕还是将手表保留成中国的时间,他每天掐着点给夏湘湘打越洋电话,她睡前的时间其实是他所在地的半夜,他总是故作无聊地调侃夏湘湘,有时同她斗嘴,有时会讲一些夏湘湘其实听过无数次的笑话。

除了日常忙碌的工作,陆北翕几乎每天都关注国内的娱乐新闻,夏湘湘的粉丝群里他总是最活跃的一个,后来更是化身夏湘湘的铁粉,在各类社交平台上花式安利自己的爱豆。

夏湘湘拍的彩妆广告,他从冬天无限播放到来年夏季,夏湘湘的采访杂志和各类海报摆满了他的卧室,夏湘湘的宣传照和MV,也占据了他整个电脑和U盘。

夏湘湘激动地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和朋友聚餐,电话那头传来夏湘湘掩不住喜悦的声音:“陆北翕,我要演电影了。”

这头陆北翕像是比她更激动,道贺的话重复说了好几次,开心之余买了所有人的单,一时高兴喝多了酒,喋喋不休地和朋友说:“我喜欢的女生是中国的大明星……”

6

继几部反响一般的电视剧之后,公司给夏湘湘撕到了这部电影女二的资源。女主角是国内炙手可热的小花旦。辗转几个城市,经过数日的拍摄终于顺利杀青。

杀青宴夏湘湘并没有参加,却被曝出在城郊豪华游轮上幽会某男子的消息,照片在网上大肆流传,网民们津津乐道蜚语四起,夏湘湘的团队并未做出过多回应。

后期配音的时候,夏湘湘与男女主演共同出现,娱记将道路围得水泄不通,各种问题统统砸向夏湘湘,场面一时失控,男主实在看不下去便出面说游轮上的男子是他本人,他们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同游,请大家不要过多猜疑。

尽管男主与照片上的身影有些不符,但他又有当晚未出席杀青宴的纪录,既然这样说了,媒体肯定会顺势而为大做文章,网上铺天盖地都是他们的新闻,直到两人在社交平台各自澄清关系,吃瓜群众才逐渐作罢。

经过一系列折腾,经纪人直接扣下了夏湘湘的手机,对她约束甚严。比她更难熬的是大洋彼岸的陆北翕,他看到国内日新月异的新闻通稿,格外担心她的处境,却怎么都联系不到,便匆匆赶回国内。

他到A市的那天下午,夏湘湘正和经纪人僵持,她不满经纪人限制她的感情,仰着头顶撞:“演员也是人,为什么不可以有自己的爱情?”

三十岁出头的女经纪人气急败坏,已然消磨了所有脾气,指着夏湘湘大声说:“就他,一个比你大十一岁的过气民谣歌手,你们怎么会有结果?”

夏湘湘整个人窝在沙发里,低着头将脸埋在臂弯里开始啜泣,一声一声地,双肩也跟着颤抖。

经纪人拿她没办法,刚巧接到陆北翕的电话,知道他们好朋友的关系,便简单说了一下情况,让他过来接夏湘湘。陆北翕站在原地瞬间如遭电击,像有人用刀在戳他的心,痛得无法呼吸。

公司的车送他们到夏湘湘的公寓,陆北翕背着她上楼,吞了吞口水,轻轻问她:“那个他……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夏湘湘咬着唇不说话,回到房间他给她倒水,换鞋子,用热毛巾敷哭肿的脸,他静静地看着她,离开一年多了,她好像又瘦了不少,皮肤白里透着光,迎着窗扉而入的晚霞,能看清她脸庞细细的绒毛,她那双眸子生得极好看,仿佛一眼可以望到人心。

陆北翕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他偷偷吻过这双眼睛,沁着巧克力的甜,让他永生铭记。可是如今,她却为他人红了眼眶。

她却说:“他是世间最温柔的人。”

她还说:“他是我六年来一直喜欢的人。”

他们相识于六年前,那时夏湘湘还是个学金融的大学生,她陪室友去面试一个MV,后来室友因为嫌几百块的片酬太低拒演,夏湘湘站在脸上泛着胡渣的男歌手跟前小声地问道:“那个……我可以试试吗?”她看着面不改色的男子继续说:“虽然我不漂亮也没经验,但是我特别喜欢您这首歌……我不要钱的……”

那年刚满二十,夏湘湘全程素颜出镜演了这部MV,演技稚嫩但也符合歌曲要表达的青春感。

不幸的是,一曲成名的好运气从来不是人人具备的,老天时不时还会给你当头一棒,那首歌曲并没有发行,男歌手的合作伙伴也纷纷离去,他失意买醉拒不见人,最后给夏湘湘留下一纸告别信便离开了。

后来夏湘湘无数次想要放弃演戏,但一想到那年初见时弹唱着低沉乐调的男子,他的眼里住满了令她为之倾倒的温柔,她便满是奋斗情怀。当初她要做的,就是用自己的实力帮他实现梦想,而今再相逢,她再也不想放开他的手。

7

电影如期定档,毕竟是第一次演电影,夏湘湘打算包场请粉丝们看电影,全国各个城市都有计划场次。上映那日,她还请来了A市的粉丝代表和她一起,陆北翕买了很多荧光棒和手幅,整个内场都若星辰点缀。

随着眼前的荧幕一亮一闪,她红润若蔷薇的嘴角开始微微颤抖,脸上的笑容渐渐凝住,片子看了快一小时了,夏湘湘压根就没出现正脸,有的只是虚化掉的侧面和背影,电影的情节也被剪得面目全非,通片掐掉了女二的那条线。

还有半小时结束,夏湘湘愤怒地站起来往外跑,后面有粉丝开始起身哄闹,陆北翕示意她们先坐下,他悄悄从后门跟了出去。一直到海滩前,她大概是跑累了,一屁股坐在沙堆里对着海浪大声喊叫。

站在不远处的陆北翕看着她瘦弱的背影,他懂她心里的倔强,并不是被删戏的不公,更多的是怕来自他人的失望。

还没来得及安慰夏湘湘的情绪,陆北翕就被国外父亲住院的消息喊走了。夏湘湘换了联系方式,不再出席活动和接新戏,再听到关于夏湘湘的消息已是半年后,她把自己这几年来的积蓄以经纪公司的名义全部捐给了希望小学,同时宣布退圈。

娱乐圈掀起一波轰动,大家讨论的不再是先前夏湘湘因和男主闹绯闻,阻碍了女主炒CP的计划才被联合删戏的话题,网上有人说夏湘湘遇到真爱息影结婚了,也有人说在某某地方偶遇她和十八线民谣歌手恩爱同游……

在遥远的彼岸,陆北翕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天气正好,远处有大片连绵起伏的山脉,云朵洁白如洗,似伸手可摘的棉花糖。远处一切万般广袤,若隐若现,如他和夏湘湘之间若即若离的牵连,他们始终差一次郑重的道别,就如当初相遇时那样,缺一番正式的开场。

夏湘湘的来日方长里,多的是他触及不到的冬夏春秋。

在这场无疾而终的喜欢里,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终究无法言说了。

你是风是雾是飞鸟是远方,却唯独不是我的白月光。

礼堂窗外有白鸽飞过,微风徐来,像是迷了眼,陆北翕别过脸,缓缓闭上眼睛。有清脆的童声传入他的耳朵:“大哥哥,你怎么了?”

他睁开眼看到一个扎羊角辫的小女孩,俯下身摸摸她的头:“我没事。”

小女孩睁大眼睛,抓住他的手疑惑地问道:“可是,你为什么哭呢?”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