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深蓝丨《等风,亦等你》 文/星峰

2016.6.8 天气晴

高考结束那天,我做了件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是的,我约了苏清拾到天台见面。

意料之外的,他并没有如约而至。

若不是知道对方向来守时,我想,我肯定会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失落、尴尬、还有委屈。当所有负面的情绪充斥于心,原来是如此苦涩的味道。

三年的暗恋,若是一定要有一个结局的话,也本该如此。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我转头后,竟是见着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站在门口,好像在对我笑着。或许是因为穿过许多人才来到这,他一向平整的衣领也起了皱,额头上渗出了些汗。

不知道天气,是不是也跟着我而喜悦,连日来的阴霾霎时放晴,阳光洒下来,像是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让我觉得睁不开眼。

苏清拾,你来这,是想等谁?

啊,现在想想,那时候我可真是明知故问。

“等风,亦等你。”

他一定是故意停顿那么久,害我吓了一跳。后来他告诉我说,那时候我攥着衣角的手泛了白,最后才如释重负一般,咧开了笑脸。

他说,我给他发的消息有错的地方。

可我绞尽脑汁都想不到,那么长的信息,若是有错,又是哪里出了错。

“因为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有的人就是这样,不仅人是闪闪亮亮的,说出来的话,也是闪闪亮亮的。原谅我在这里花痴一把。

一开始,单纯因为外表而对他有所留意,后来才慢慢在相处中喜欢上他,但我知道是单恋。没想到他说,他高二的时候,就有点喜欢我了,因为我总是在他身边,想不留意都难。

他说这是厚脸皮的力量,才不是,这明明是缘分。

所以啊,6月8号这天,我和我暗恋好久的男生苏清拾在一起了。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开心!

 

合上了手里的暗恋日记,回想起白天时的场景,林亦知心里犹如蜜甜,她把日记放到了抽屉里,还特地上了锁。

因为,不再需要它了。

 

奶茶店里人不少,大多数是因为高考而提前开始假期的学生。即使如此,林亦知还是一下子就找到了角落里坐着的苏清拾,对方正低头翻着厚厚的志愿报名指南。

“那么快就选学校?”男生抬头,迎上林亦知的笑眼。

“我是正常发挥,所以知道自己大概是哪个分数段了。”见林亦知要招人下单,苏清拾将面前那杯奶茶推到对方面前,插上了吸管。

“招牌烤奶加珍珠,走冰半糖。”两人异口同声,相视一笑。

林亦知想,按照两人的正常发挥,考上知名的L大并不算难事,苏清拾看上了L大的金牌专业金融管理,而她倒还没想那么远。

反正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

“许了什么愿?是不是要和你家亦知长相厮守啊。”短暂的黑暗过后,灯很快被人打开。一众好友围拢过来。蜡烛已灭,剩下一缕未散尽的烟。

林亦知望着那被大家簇拥着,面上却毫无波澜的苏清拾,心里有了不少想法。他是多冷静的一个人啊,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着镇定。哪像自己,只是恋情被人提起,就如此局促不安。

还未等她有所反应,右手便被人轻轻抓住。那人的手因为紧张而出了汗,虽是腻腻的不舒服,但还是让林亦知心里一暖。

“我的愿望,是想要和亦知上同一所大学。”林亦知抬头,她分明看见,那人眼里的喜悦。他握着女生的手微微发颤,脸上依旧不显露丝毫。

原来,这样的大男孩,也会害羞吗?

他把自己算在了他的未来里,而她,愿为此付出一切。

可若是林亦知以后知道,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她是否还愿意在那时收获这份喜悦?

 

“亦知,人生,不只有高考这一条路。”苏清拾轻轻地摸着林亦知的头,对方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半天都没有回应。

风吹进教室里,卷起地上的纸碎,纸片打着旋儿,又在风止后落了地,悄无声息。

林亦知高考发挥失常,最拿手的语文却是在最后拖了她的后腿。事后她回想起来,若是在写作的时候再专心些,或许……

可结局,不是我们在最后反悔了就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以我这个成绩,最好的选择便是H大,但和L大比起来,自然是差了些。而且,我真的很想要和你一个学校。”女生趴在桌上,眼睛肿得厉害,连带着声音也变得沙哑。即使在最喜欢的男孩面前,她也全然没有了打理自己现下这副邋遢模样的心情。

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抓着男生的手,抬头看向他。

“H大和B大在一个市,B大虽然不如L大,但大家都知道,B大没几年以后也有L大那般的辉煌,清拾,你愿不愿意……”

男生摇了摇头。

L大是他的梦想,即便和B大之间并没有显著的差距,但梦想和将就,若是都能出现在选择里,他必然选择前者。

“可这样,我们就会异地啊!”他们才交往不到短短一月,加上暑假,也不过几月,若是要异地四年,林亦知不敢去想。

很多时候,女生会愿意男生而放弃去更好的地方,可男生往往不会那么做。林亦知苦涩地笑了,她倒是有些懂这句话了。

“爱情,不该是困住对方的枷锁。亦知啊,那是我的梦想,在我没有和你相遇前就有的梦想。”他都这样说了,林亦知还能说什么。

但是,用爱做筹码去威胁对方,这一步她本身就走错了。

 

车站的学生很多,有不少也是家长陪同,但脸上不是开学的喜悦,反倒显得凝重。林亦知望着他们,就像望着自己一般,她有些紧张,但也不知能做什么,只低着头,暗暗发誓。

不破楼兰终不还。

林亦知最后还是选择了去邻市的高中复读。她想,付出一年时光去重来一次,对于基础本就不错的她来说,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而她的目标也不再是苏清拾所在的L大,她要去北京。他说得对,爱情本就不该成为枷锁。

临上车前,林亦知借口去洗手间,小跑到约定的地点,男生果然在那里。

“苏清拾!你在等谁?”飞跑上前,对方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等风,亦等你。”依旧是那句老套的台词,可林亦知一点也不觉得腻,相反的,想起要和对方分隔两地,她就鼻头发酸。

复读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即使她自认为自己不会再有失误,在复读中也由不得一丝懈怠,这意味着,她和对方的联系,会大大减少。

知道林亦知又在想些不好的事,苏清拾反倒是递上一个牛皮信封,里面装着的,是他前天去庙里求的平安符。

愿对方平安喜乐,愿对方得胜归来。

“亦知,你该向往广阔天地。”最后的最后,连他也难过地红了眼,抱着对方许久,都不愿松开。

等我啊清拾,一定要等我。

车窗外闪过的风景让人感觉到陌生,林亦知手里握着那小小的平安符,只觉对方仍在自己身旁,眉眼含笑,如水般的温柔。

苏清拾如愿进入了L大的金牌专业,也因本就不错的外形条件,成为了大家口中的系草,而他对此,倒是没什么想法。只是搭讪和主动要求添加好友的人比起高中来说更加多了,应付起来有些麻烦。

“我有女朋友,只是不在一起读书。”又是拒绝了一位同学的告白,他揉了揉发酸的眼,想念起复读的林亦知来,但他不会刻意去表达自己的这份心情。

对于他来说,自己不会是个为爱而抛下一切的人,所以,撒娇和秀恩爱在他眼里,不过是情侣安全感不够的表现而已。

可他不知道,每周和林亦知视频结束以后,他脸上的笑意,无形中也是闪了别人的眼。当有人好奇问起有关林亦知的事,他就一反平日的高冷,像个迷弟一样,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林亦知的好。可当有人表现出更大的兴趣,他又会有些担忧,亦知如此优秀,若是被人看上,自己该怎么办。

苏清拾不知道,在爱情面前,人总会变得不像自己。

林亦知倒是没有时间去分心思考太多,做不完的试题和考不完的试,让她更懂得珍惜时间,也无时无刻不是在高压下挣扎。

“亦知,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你自己。”女生点点头,放下了老式的话筒,便又匆匆投入了学习之中。

电话那头的苏清拾也不恼,他知道对方为了听他一句话,会浪费多少做题的时间,对方在努力,他就更要理解她。

“睡不着的话,我哼歌给你听。”苏清拾清冷的嗓音从话筒那头传来,林亦知心里生出暖意。是啊,苏清拾虽似清汤寡水一般,但他对自己,用尽了耐心。

女生在睡梦中沉沉睡去,手里握着的,是已磨损许多的平安符。

男生也有了努力的动力,积极投身于大学的一些竞赛中。

为了让彼此变得更好,让这一年,变得有意义。为了,让对方为自己而骄傲。

两个都握紧了拳头暗暗发誓。他们都没发现,地理上的距离,反倒是在无形中拉近了二人心理的距离。

 

寒假,林亦知的学校只给了高三生一周的假期,但她并没有抱怨,相反的,越是严格的条件,越是能让人感觉到压力感,压力便是动力。

“清拾,我们吃了饭就要分开了,晚点我要收拾行李,毕竟明天就要回校了。”林亦知抱紧了男生,但很快便松了手。

苏清拾目送着林亦知离开,女生明显又瘦了一圈,但眼里闪烁的,是对未来的憧憬。

他喜欢这样的林亦知,但很多时候,他也会感觉到寂寞,认为自己和单身的人没什么两样。

异地本就是件让人难过的事情,何况,林亦知在复读。一开始他们还能通过隔几天的电话谈谈心,再后来,便是长达一个月的断联。林亦知很拼,苏清拾选择了支持,自然,也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我希望看到你得偿所愿,但我也希望你能陪陪我。哪怕,只是一小会儿。

他不只一次在心里问自己。

这样的爱情,我真的可以坚持下去吗?

 

“苏清拾,那个女生是谁?”咄咄逼人的语气让人不舒服,苏清拾有些烦躁,但还是耐着性子和女生解释。

“她是我们小组的,这是竞赛要求,组队五个人里面,最少一个女生,所以我们才会加她。不过她人也很聪明,在竞赛中帮了我们不少忙。”

他虽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但也不会平白无故地损了另外一个人,即使后面那段对女生的表扬,林亦知听了并不会高兴。

有关竞赛的合照,五个人,四男一女,他挑了离女生最远的位置,即使这样,在给林亦知分享动态以后,对方依旧不屈不饶。

苏清拾有些累了,距离高考还有三个月,林亦知对自己周围的事反倒是越发敏感。

“亦知,没事的,你的基础很好,不需要担心太多问题。”屏幕那边,女生的黑眼圈很明显。比起以前的开朗活泼,她现在就像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林亦知本想听听对方分享自己的生活,却不想,又发生了在电话里一样的情况。

是啊,她的压力很大,比起应届班,复读班里的,都是再来一次的人,自然背负的比别人更重。她想要有人理解自己,但更多时间里,苏清拾总会忘记,她还在复读。他在那头天高海阔任我遨游的时候,自己在这里熬夜读书。所以当他说,对哦,你不懂,因为你还在复读的时候,对林亦知来说,是多伤人的一句话。

“结束吧。”对方还没有反应,林亦知便匆忙退出了视频界面。

她觉得有些累了。

 

“嘿嘿,我这周和女友去看电影,就不陪你去打球啦。”舍友递给苏清拾一罐可乐,算是对他的补偿。

男生看了看手机,置顶那里并没有提示有消息,也不会有,再看看搂着女友走远的舍友,心里有些羡慕。

“咳咳。”前天为了帮同学送文件,淋了些雨。苏清拾躺在床上,只觉昏沉。他拿出手机,看着联系人里熟悉的头像,他知道,打过去也没有回应的,因为学校的严格要求,林亦知想要打电话,只能靠宿舍楼的老式电话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烧得迷糊,对着那机械女声说了句“我好想你啊亦知。”

一米八几的男生,在这一刻,难过得像个孩子。

亦知啊,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好累。

 

“你根本就不能理解我,你为什么不能替我想想,你知道我现在有多累吗!”电话再次被挂断,苏清拾看着联系人的头像,那是林亦知温柔笑着的模样。他和小组成员代表学校来邻市比赛,正好是周末,他便准备去看看对方,来到她租住的出租屋,久久按门铃没有反应,便打了电话,没想到换来的,是指责。

他握紧了的拳头又再一次松开,神色萎靡。

“苏清拾,我认认真真和你再说一次,他们说我配不上你。”

“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又不会影响到我们,那就由他们说啊。”

才多久未见,他对自己,就如此没有耐心了吗?

林亦知在厕所里哭的大声,只觉得呼吸都被人剥夺,难受得紧。高强度的练习让她每天都在高度紧张中度过,这些都不算什么,但她怕的是,那个人的身边不再需要自己。

是啊,她配不上对方,可若是连苏清拾也这样觉得,这才是让她最难过的。

早知道,就不去那个比赛现场了,早知道,就在家里等他来好了。即使她知道,一直被蒙在鼓里也并不是好的结局。

 

模考成绩出来了,林亦知犯了和高考上一样的错误。

苏清拾并不知道这个消息。他坐了一夜的火车来到林亦知所在的城市,为的是陪对方一起庆祝她的生日。刚好可以,缓和下两人最近的关系。

他在火车上沉沉睡去,手机屏幕还亮着。

锁屏是一张合照,女生并没有看着镜头,而是看着身旁的男生,眼里温柔尽显。

苏清拾喜欢林亦知,喜欢她的所有,她的笑,她的好。可当林亦知推开了自己时,苏清拾才发现,他讨厌林亦知这个模样。

原来啊,他也不是真的能够包容对方的所有。

酒店房间里,满地的奶油,苏清拾蹲下身去,用手指蘸了下,细细地尝了一口。

太甜了,甜的让人难过。

“亦知,吹蜡烛吧。”

见林亦知发愣,苏清拾温柔地叫了她的名字,女生抬头,神情恍惚。

“你好?请问,苏清拾在这里吗?”

周遭的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疑惑,让林亦知有些尴尬。她记得对方说过的,今天会来这里比赛,但由于还要补课,比赛结束了她才能过来。

“这位同学,你是?”望着身穿臃肿校服,头发有些凌乱,人也看着憔悴的林亦知,有人忍不住发了问。

“我?不知道清拾有没有和你们说过,我是,林亦知,他女朋友。”意料之内的,她瞧见众人一副惊讶的模样,但他们的窃窃私语,还是让自己本就敏感的心千疮百孔。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苏清拾会看上她啊,长得也不怎么样啊。”

“怪不得他们那么久才视频一次,那么丧的脸,谁想看见?”

“喂,亦知,你在哪里?我在你家门口。”

若不是因为复读,自己又怎么会如此不用心打扮?

所以那时候自己说可以亲自来看他比赛,对方一副躲闪的模样,原来是不想让自己同学看见,自己拿不出手的女朋友吗?

为什么又想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

林亦知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烛光摇曳,她看见男生,棱角分明的脸。

 

十一

“简单地说,就是我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包容彼此。我不懂你的痛苦,你也难以理解我想要分享的快乐。即使我们都知道,这些都是借口而已。”

林亦知朝走远了的身影挥手,泪水滑落。

 

2017.5.4 天气晴

曾在网上看到过这样的评论:生物老师曾说,任何的肌肉太过用力,都会因为在分解释放能量时缺氧而形成乳酸,于是,就会有酸痛感。那么,内心的那些满满的酸楚,也是因为太过用力了吗?

我原以为那是矫情,现在想来,我和苏清拾,不也是如此吗?我们终究要迎来结束。

所以啊,再见了苏清拾,再见了,不成熟的我们。

 

林亦知如愿考上了北京的学校,就像苏清拾想的那般,她最终得偿所愿。

临出发那日,她看见有几对情侣相拥着告别,他们都在哭诉着异地的分离之苦,却又抱紧了对方说要彼此信任。

她想起苏清拾了。

我累了,你也累了吧?

分手对你我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局。毕竟我们还不够成熟,在看待问题的时候,总是站在自己那一边。

你以后,一定要幸福啊。

“走吧亦知,还是说,你要等谁吗?”父亲催促着女儿离开,林亦知回了话,快步跟了上去。

我在等风,亦在等你。

只可惜,风不至,人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