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巧,居然在这遇到了同学。方言抬头一看,有些惊讶。对方虽穿着老气的制服,却是更显她的成熟。

他曾无数次在最后一排盯着的人,如今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他面前。他有些尴尬,笨拙地拿起自己的包,朝面前的女生歉意地低了低头,便匆忙走了出去。任女生一脸莫名其妙,他也不敢回头去看。

这就是胆怯的方言,过度饮食导致了他的肥胖,也让他越发沉默。

可这样的他偏偏有个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他喜欢秦淑。

喜欢她的特立独行,喜欢她的不可侵犯,和骨子里的骄傲。

但他尤其喜欢,秦淑挑衅刘柯浩的样子。

秦淑是在高一下学期转到了方言所在的班级,姣好的面容和我行我素的性格自然让她成为班里的焦点。

而男生最是喜欢有个性的女生,于是校长的儿子刘柯浩没几天就迷上这个新来的叛逆女生。从此以后他以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喜欢,她则以各种方式回敬对方的爱情攻势。

你喜欢我的头发,那好,我剪短。

你喜欢我化淡妆的样子,那好,我从此素面朝天。

你越是喜欢我,我就越是要让你知道,我讨厌你。

看着刘柯浩屡屡受挫的样子,方言忍不住想喊声“真爽!”但他自然没有这样去做。作为一个体重超标的胖子,他是班里面的特殊关照群体,免不了被班里的男生欺负,又怎么敢挑衅这之中最高位的统治者刘柯浩。

不过他没来由地觉得秦淑和自己很像,但显然对方是高配版的他。即使这样,也不能阻止一个受欺负的胖子喜欢上一个能够打倒恶龙的女战士。

秦淑就是那个女战士。

2.

疼吗?

方言脑子有些发昏,他在回家路上遇到了那批欺负他的人,对方跟着他,拉扯甚至于踢打,换做是平时,他肯定低头忍受,可那时他突然想起了在饭店里工作的秦淑。哪怕一次,我也想像她一样。于是方言冷不丁吼了一句。

闹够了没有,吕斌!

在对方三人都一脸惊讶的时候,他没能跑走,毕竟体重摆在那里。他被打得鼻青脸肿,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却是刚好在秦淑回家的路上。

他尴尬,抬起手来想要遮住自己脸上的淤青,鼻血却止不住地流淌,只能接过秦淑递来的纸巾,一通乱擦,却是更显滑稽。

你就像个小学生一样。秦淑笑了,他从未见她笑得如此开心,那一瞬间他像是被纳入了她的世界,尽管只是一个小丑般的存在,但他觉得,他这次被打,值得了。像是笑够了,女生站起来,拉起男生的手说。

走,我请你吃饭。

这下子轮到方言莫名其妙了。

秦淑!他喊着,走在前面的女生疑惑地转头,却是看见方言涨红了脸。

可不可以不喝酒?

啊?她笑了,笑声清脆。

而方言到最后也没问秦淑为什么要请他吃饭。

很久以后,他想,或许是那夜的月光太亮,闪了他的眼,他才没能问出想要的答案。

3.

秦淑又一次惹班主任生气了,她在语文统考中睡着,年级倒数的成绩自然拖了班级的后腿,而这次统考,校级领导偏偏要借此考察教学质量,班主任也因此和评优秀沾不上边。

所以这次连刘柯浩站出来都没有用了,他的同桌秦淑,被调到了最后一排,和常年坐在角落里的方言成了前后桌。

从那以后,方言上课最大的乐趣,不再是在笔记本上写秦淑的名字,而是盯着秦淑的头发发呆。

我哪次考试低于前五十了,我那时是真的困了好不好。奶茶店里,秦淑作势要打方言,却也只是笑着拍了他那肚子上的赘肉,然后低着头转动着杯子里的吸管。

而且我不想,不想坐在刘柯浩的隔壁。

方言点头,却是忽然想要知道,他和秦淑,其实算不算是朋友?

算啊,怎么不算,你可是我在这所高中的第一个朋友呢。

他摇头,他想要知道的,不是这样的答案。

在这个班,或者说这个学校里,我们都是孤独的个体,寂寞的人自然会被同样寂寞的人所吸引。

是吗?即使不知道真假,但方言还是笑了,他伸手接住空气中飘散的尘埃,觉得此刻连它们,也可爱不已。

从那以后,秦淑的成绩就一直不好,方言既替她担忧,却又不想她离开这个角落,而刘柯浩却是更加着急。

下课时间,刘柯浩总是会来后面的位置找秦淑,跟着他的,自然是吕斌这些不学无术的混混。

于是,方言总是借口去洗手间,没什么比在喜欢的人面前出糗更让人难过的了。

但另外一方面,他不想看见秦淑越发温柔的样子。

他说他想要考H大,问我能不能一起去。

方言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他只觉今天没什么胃口。

我知道,所有人都觉得我讨厌他。

难道不是吗?他欲言又止。

他其实…挺好的。

因为怕自己不够好,怕对方只是三分钟热度,所以我一直没有表态。

是这样啊,那你加油。

那天,方言买了几罐啤酒,却喝得心情越发苦涩。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都是骗人的鬼把戏。

他看着高挂的月亮,心想今夜这月色怎么那么好,只是看上几眼,却是让人忍不住流泪。

4.

秦淑的成绩进步的很快,或者说,之前她只是不想考好,为的是不要坐在喜欢的人旁边,一下子,便被看穿了心思。

小时候母亲和她说,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人们往往不会珍惜。

她不想,自己用了心的爱,给错了人。

所以我要他等,如果他能够坚持住,高二的时候,我就和他在一起。

单恋是苦涩的,就像种了一棵不会开花的树,日夜浇灌却也不是它要开花结果的理由。

方言点了点头说,你幸福就好。

于是在高二开学那天,秦淑和刘柯浩在一起了。

方言和她也是从那时起,成为了陌生人,一直到高二下学期,才重新有了交集。

方言拿着水壶去打水,却是看见了哭红了眼的秦淑,他手有些抖,一不小心,杯子掉到了地上。

胖子,我们今天晚上去吃大餐好不好?

他不知说什么好,低着头,连水杯也忘了捡起。

你为什么还是那么怂啊。她眼角有泪,却是笑着拍拍方言的肚子。

我又不是什么苦情女,我和他好着呢。

后来方言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爱情之路并不顺利。刘柯浩本就是爱玩的性格,又怎会愿意乖乖改邪归正。他整日和吕斌他们一道游手好闲,校长儿子的身份使得没有人敢管他。突然被秦淑所管束,让他感觉到自己自由的生活受到了侵犯,对于自己好不容易追到的女朋友,他保持着既不分手,也不在意的态度。

反而在和女生搞暧昧方面,越发肆无忌惮。

他其实就是喜欢漂亮的女生而已。方言有些难过,他嫉妒却又恨那样的刘柯浩,可他在她面前什么也不是。

所以我才要更加努力,我要让他知道,我不只是漂亮女生。

方言看着她的样子,明明是越发引人注目的美丽,却没了当初那般的耀眼。

今晚怕是,不会有月亮了。

他看向外头,却是皱了眉。

5.

之前,还是我给流鼻血的你递纸巾呢,怎么现在轮到你给我递。

秦淑看着方言手足无措的样子,眼泪却是止住。她最是喜欢方言这样,她不说,他便不问,递上纸巾,却不会问你,为什么要哭。

有时候,沉默反而给人留有尊严,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秦淑只有在方言这里,才觉得自己最像一个人,她突然有些怀念那时两人一起吃饭的时光了。而不是现在,她等着别人来赴约,看见的,却是他搂着另外一个人的模样。

原来所谓的爱情,在时光里,什么也不是。

那为什么,我还要执迷不悟。

他们走出饭店,却被一辆辆摩托围住,方言将她护在身后,却是不知晓他们都是冲他而来。

秦淑看着方言被吕斌一脚踢到垃圾堆里,那个肥胖的身影捂住肚子不停地咳嗽。刘柯浩则是大力抓着她不让她靠近。

他只是我的朋友,没有喜欢过我。

她甩开刘柯浩的手,径直朝着方言走去。

原来我不过是你手里握着的想要留住爱情的棋子,所谓的起落都是事出有因。但方言看着秦淑一边替自己擦去污垢,一边低声哭泣的样子,却又没了脾气。

那天,秦淑是想要借方言气刘柯浩,只是没想到,对方下手会那么重。

知道了真相以后,方言却也不恼,在这段感情里,他本就是第二个到来的人。

但他还是主动约秦淑出来,想要告诉她说。

当萤火虫在夜间,看见了比自己光芒更盛的月亮,它会做什么呢?

它会爱上那皎洁月光,只愿月光也能看的上,自己这卑微的光亮。

他自然,没有说出口。

反倒是秦淑先开了口,她说。

谢谢你喜欢我。

她原来知道,她原来一直都知道。

但是她为什么不说。

我把你看作朋友,我不知道,不知道要怎么去回应你的感情。

对不起,方言,真的对不起。

没关系,有的喜欢,说出来就心满意足了。

他一脸的平静,却是对面那人哭得大声。

秦淑,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总是在流泪。

6.

你怎么那么不知天高地厚?

又是一脚踢在了方言的身上,他捂着肚子,吐出了几口胃酸。全身上下刺痛得厉害,可他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我告诉你死胖子,柯浩不说不代表他不知道,秦淑再差,他妈的也是他刘柯浩的女朋友,轮不到你!

接着,一根棒子重重地打了下来,他没躲开,头上破了一个大口子,一下子,鲜血直流,方言昏死过去,恍惚中看见其他人惊慌跑走的身影。

爸爸,我想要钱。

男人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只是看了看手上戴着的表,然后起身和旁边的人说了些什么,便匆匆离开了病房。

只留下几个照顾的人,和一张没有温度的银行卡。

方言用卡上的钱,买了大量的减肥药,不管是否有副作用,他都大口大口地吞下。

接着,是没日没夜的流汗和腹泻。

他不停地做着噩梦,梦里是一次次挥下的棍棒,醒来是偌大无人的房间。

没有人知道,方言的爸爸是地产商。

他就这一个儿子,本该百般疼爱,却是在方言母亲意外去世后,脾气越发火爆。

而方言,也沉浸在自责中,终日消沉,变成现在的模样。

可他第一次想要为了除母亲以外的女人而努力。

那个人,自然是秦淑。

当高三开学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不出方言了。

因为受伤住院,加上不停地服食减肥药物,方言很快便瘦了下来。宽松的校服穿在他身上,不再是紧身的效果,而本就高挑的个子,在瘦下来以后,也越发明显。

只是,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比起肥胖时,越发虚弱了。

但是这些都没有关系,至少他走到秦淑面前时,对方眼中的,再也不是那个胖得可笑的自己。

有人说,秦淑因为再一次目睹刘柯浩和别的女生一起而提出了分手,对方死缠烂打,还跑去她家闹事。

秦淑的妈妈知道女儿早恋后,动了怒,又因为繁重的工厂作业而伤了身体,病倒在床上。家里本就贫困,现下更是雪上加霜。

方言,你的脸都不圆了,一点也不可爱。

女生和男生并肩坐在操场,她看着越发消瘦的男生,却是笑不出来。

你喜欢的话,我还可以胖回来。

说是这样说,但是好不容易爬上山顶,又怎么会愿意就这样摔下来。

方言瘦下来以后,大家才惊觉,班里面什么时候,隐藏着除刘柯浩以外的另外一位高富帅。女生们纷纷涌到班门口,那眼里的光像极了初中时那些人。

男生也开始和方言称兄道弟,他们好似忘记,自己搭着的肩膀上有多少是被他们殴打留下的淤青。

方言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校草,他帅气高挑,他脾气温柔。没有所谓盛气凌人的傲慢,更多的时候,他总是低着头,安静看书。

帅气的人安静,他便是忧郁的王子,可丑陋的人安静,那他就是不合群的异类。

人们只接受比自己优秀的,羡慕也好嫉妒也罢。

她用手拂过他眉眼,轻轻地说,别勉强自己。

秦淑,你还喜欢刘柯浩吗?

她摇了摇头,苦涩地笑。

那方言,你还喜欢我吗?

他愣住,这个男生第一次从女生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

我们在一起吧。

好,他说好,若是趁虚而入能够得到想要的,那么他来做那个坏人吧。

所谓爱情,原来如此轻而易举。

7.

你她妈就是捡破鞋知道吗?她可不是什么纯情少女,她老是说自己有工作,实际上就是给那些年纪大的做二奶!

昔日的恋人重逢,说出的话,却是让人寒心不已。

她妈病了你知道吗?她就是因为你瘦下来了还能看,而且家里还刚好有钱才和你在一起的!

不,不是!

方言坐在车里,女生无力地靠在他的肩头,她说真好,有你陪着真好。

心里有什么在转变,那大抵是爱意吧,想到这,她安心地睡去。

男生在街角朝着女生挥手,看着她走入居民楼,然后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那年的高考,方言没能走进考场。

体重反弹以后,他的身体比起以前越发浮肿,脾气也越来越大。

他感觉周围的人都在嘲笑自己,短暂的优越感让他承受不了再次肥胖的打击,和秦淑之间,也越发矛盾重重。

方言的父亲花了一大笔钱,才让方言能够进入A大,当然,学习成绩差的刘柯浩也在这里。

你知道他也去了A大吗?你的分数明明可以去更好的学校!

你其实还是喜欢他对不对,而且我现在胖回来了,你觉得和我在一起丢脸了对不对!

你为什么不能信任我?

方言无话,他用力一掀,摆在面前的餐盘瞬间打翻在地,女生没有动,可乐洒了她一身,她却只是平静地看着面前那个男生,看着他惊讶的模样,看着他大口喘气,看着他捂着脸不说话。

我只是想要和你一所大学。

她还未说出口,男生便一把抓起身旁的包匆匆离开,动作太大引得大家纷纷侧目。

他越来越敏感了。

来到A大以后,本就底子好的秦淑出落得越发漂亮,头发早就留长然后烫了卷,加上姣好的模样和高挑的身材,很快便得到了不少男生的青睐。她母亲的病也逐渐好转,家里的条件也好了起来。

当然,这一切少不了方言的帮助。

这些都是我借你的,我一定会还的。

高中校园里,方言拉着秦淑的手,在昏暗的路灯下,他抱住她,而她却说出煞风景的话来。

他走回家,却是听见有孩子的惊呼。

咦,萤火虫!

却只见那微弱光亮闪得脆弱,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8.

我们分手吧。

女生一脸的惊讶,她拉住方言的手臂,那白皙而纤长的手啊,怎么看,都不该挽着自己。

对不起,我应该和你说的,我……

他甩开了她的手,力气之大,让秦淑摔倒在地。

方言,从我们交往以来,我从未想过要离开你,即使是现在。

他却只想起无数次,他们走在一起,秦淑挽着他,他们背后是无数的议论。

那女生怎么了,那么好看偏偏看上那样一个胖子,肯定是胖子家里有钱。

天啊,还给不给我们这些单身狗活路了。

在爱里,我们都一样,我不在意这些,而且,我还怕自己配不上你呢。女生靠在方言的肩上,她笑意盈盈,却是换不来男生的释怀。

她将亲手织好的围巾围在他的脖子上,他推开她说,为什么不去买?为什么织得那么短?是要别人都知道,他胖吗?

她以为是玩笑,于是抓过他的手说,因为你最近胖得太快了嘛。

不想男生一把扯下脖子上的围巾,转头离去。

于是当他看见,她从陌生男士的车上下来,对方绅士地替她拉开车门,那一刻,冲动战胜了理智。

原来是真的,为了钱,她什么都可以做。

他不知道的是,他们的爱情,其实在一开始便走错了方向。

从那次不欢而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见面。

9.

方言回国了。

大二时,他在父亲的要求下努力健身,大三便出了国,和秦淑,彻底地失去了联系。

回到曾经居住过的房子,阿姨定时来打扫,所以依旧是一尘不染的模样,可他的目光却是放在了那堆积的信封上。

方言,其实在第一次和你吃饭的那个晚上,我看到你被他们欺负了,但是我没有站出来。

其实我知道你喜欢我,因为你有次去洗手间,他们乱翻你东西,我看见了你的笔记本。

对不起,方言,我那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叫人打你。

我和他分手,是因为我不喜欢他了,失望攒够了,所以我离开了。

他们说,以你的成绩,花钱也只能去A大,我想要和你在一起,我才选的A大,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也在那里。

我想要努力赚钱,这样我和你在一起,就不是所谓的贪图你的钱了,所以我去做了家教,那家人很好,男女主人总是亲自开车送我回来。

方言,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变得那么不可理喻。

……

方言,其实你才是我的白月光。

男人拆开面前一个大大的包裹。里面是许多他曾经送给对方的东西,却多了一张银行卡和一封请柬。

照片里,一对男女相拥而笑,女人越发成熟优雅,而她依偎着的陌生男人却是有些臃肿,他们笑得幸福,对彼此,不带一丝猜忌。

方言掩面,却是再也流不出泪来。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