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后,那个懵懵懂懂地在初中活蹦乱跳的女孩已经实现梦想。像中学时代无数次看着黑板趴在桌子上想的那样,有足够的闲暇去欣赏蓝天白云,去回忆年少时从未回忆过的美好,有着参天的老树,阳光洋洋洒洒地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在鲜绿的草坪上……梦想实现,比想象中的还要甜,“电台主持人”。时光易散,人也一样,但有个地方却会有连绵不绝的故事被续写。

《橙子味的风》

文/会飞的木鱼 责编/蓝浅

此文发表于《素时纪》2019年6月刊;

《素时纪》【深深深蓝】投稿栏目样文参考谢绝他用

 

一.长大后的我们,学会了惜缘。

 

多年后,那个懵懵懂懂地在初中活蹦乱跳的女孩已经实现梦想。像中学时代无数次看着黑板趴在桌子上想的那样,有足够的闲暇去欣赏蓝天白云,去回忆年少时从未回忆过的美好,有着参天的老树,阳光洋洋洒洒地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在鲜绿的草坪上……梦想实现,比想象中的还要甜,“电台主持人”。时光易散,人也一样,但有个地方却会有连绵不绝的故事被续写。而陈橙瑜,她要续写下的是她的故事。她要将故事中已老的主角换成自己。

有时候,在参天老树的庇荫下,陈橙瑜时常想念,想念已故的母亲。

第一次来到这里,陈橙瑜七岁。记忆朦胧,再到这里,记忆上的灰尘被渐渐扫落。这可是她嚷了挂念了十五年的地方,十五年,陈橙瑜对这里的热忱却有增无减。只靠嚷嚷,当然是不够。又有谁会知道,高中的她点灯夜读,将喜怒哀乐全都忘了个干净。她成了老师口中由学渣到学霸的典范,成了同学口中只会学习的机器。

终于,她来到她梦寐以求的地方。只是,伴随着几分落寞,儿时陪她来的人已成了故人。

优胜劣汰,在一百个面试者中陈橙瑜脱颖而出。

十五平方米的播音室里的胜者,却未觉着丝毫的骄傲,更多的是欣慰。

经过一年多的磨炼,她也成为真正的主持人了,不再只是为前辈打打下手了。

她适应的很快,她不需要太多的与听众交流,因为她的听众是少之又少,又会有几个人打听众电话给她。

她的生活渐渐安稳,听众量勉强达标,除了来之甚少的听众电话中时不时会有那么几个恶意电话。

是与她想的不太一样,毕竟这也不再是只有按键手机与大块头的收音机的时代了。她快要觉着以后的自己就会这样安稳的生活。

白日里,陈橙瑜窝在家中准备着晚上的演播稿。多了几分闲暇。她也可以重拾少时被抛下的兴趣了。

她重新拿起相机,像素比那时的好多了。她很开心地四处走,带着她的相机,只是她的镜头里却只有景,而没有主角。

无论是春意盎然,还是寒秋落叶,相似却又不同,都以不同的形态出现。

唯独,她不敢再将相机的焦点聚集在某个人身上。她怕,她怕在她镜前的人会像她母亲一样被突如其来的意外带走生命。

 

二.在一个冷漠的城市中有人相伴,何其幸运。

 

每每夜间十点,井思准时打开收音机,停下手中的一切忙碌,思绪被收音机中的声音引入窗外的点点星光。

井思只知道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叫橙子的女孩,其它的都一无所知。

他在一个被房东赶出来的那个夜晚,与这声音相遇,大城市的夜总是不眠不休。

在网吧里的井思只是听到了寥寥几语,便记住“现在无家可归的你,可以纵情于星空之下了。趁着这四处流浪之际,好好欣赏周边的风景也不错。”

是啊,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夜里的几处星光逃过了城市里灯光的淹没,何尝不是在告诉自己要脱颖而出。

这句子倒也平凡无奇,但,出现在了合适的时间。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的落寞处出现,这便是对井思最大的安慰吧。

我一定要熬过实习期!

自那以后,井思更加地奋进。与狐朋狗友断了联系,井思只剩下工作与夜晚十点钟的准时陪伴。

冬日成了消逝的光芒,像褪了色的油画。秋经冬的洗练,那满地的落叶早已退却,化为泥尘,化为这人间的四月天的养料。一年中的凋零之际都是在为春日的万物复苏做铺垫吧。

“橙子?一定是一个很安静的女孩吧”。只是,她一定比我还寂寥吧。

雨渐渐多了起来。和陈橙瑜一样,井思也恨着这雨的凄神寒骨,同时却又极为热爱,毕竟谁会讨厌能将这世界的污秽洗得半净的雨呢。洗涤建筑整日抛头露面染上的灰尘,洗涤人心。

在同一个城市里的她,此刻还会为这雨而多愁善感吗?

“啊……救我……”在窗中多愁善感的井思被这个声音打断。

井思看着半只脚陷进泥潭中的陈橙瑜,翻了个白眼。“不就陷了半只脚吗,叫的那么吓人干嘛!”

嗯?我没叫什么啊。

井思弯腰欲将她陷入泥坑中的脚拔出来。

“你等等,先把我的相机救回来。那!”陈橙瑜指了指远在离她一米外的相机。“可不能被雨淋坏。”

井思无语至极,刚捡起相机,那女人便又开始聒噪起来。

“喂,你先,你先帮我把它擦干,然后再……”

早知道就不下来了,女人真麻烦。

擦完后,在陈橙瑜检查完相机安好后,井思正要离开,却被叫住。

陈橙瑜指了指自己还陷在泥坑里的脚。

……井思只感觉头大。

 

三.冥冥之中的注定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无以为报……”陈橙瑜还未将话说完,变被打断。

“不用了,担不起。”

“额,我是说,进屋喝杯茶吧,好歹也是邻居。”

井思一头黑线。

陈橙瑜喜欢复古与西欧风混搭。屋子中的灯光若隐若现。红木桌上还留着几张散落牛皮纸与一支看起来年代久远的钢笔。墙上挂满了照片,色彩斑斓与黑白黯淡。又增添了几分中国风的元素,毫不唐突。

陈橙瑜端来茶,青花瓷被子与这红木色的桌子格外相称。

“我叫陈橙瑜,咱们也是邻居了,多多关照,刚才的事真是万分感谢!”

井思只记得她滔滔不绝了许久,井思只觉着她的声音很耳熟。

经这次的相识,两人的来往多了起来。每每下午六点半,陈橙瑜准时敲响井思家的门。陈橙瑜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嘴上嚷着说说着要帮忙,却总是毫无行动。“你这样天天来蹭饭,真的好吗?”

“挺好的啊,我吃的又不多。”井思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盘子,翻了个白眼。

时间虽然一直的马不停蹄,人们随着它的齿轮而转动。但有些记忆却很难消散,很难被时间带入远方的深海。只是它会轻改人的容颜。陈橙瑜记得井思,而井思兴许早已经忘了自己吧。

年少时的我们,总是会被细节打动,陈橙瑜也不例外,只是那时的她相较于同龄女孩来说更为敏感。她喜欢阅读,热爱文学,书中所描写的现实颇为细腻,她对眼中的一切事物都像是慢动作,她能够看到好多。

她记得从远处走来了一个男孩,他走向陈橙瑜,递给她了一颗糖,橙子味的。在眼泪朦胧地看着他转过身的那刻,她看到了阳光。那颗糖她留了现在,没有缘由的留了许多年。

或许,这是冥冥中的缘分。偌大的城市,偏偏他是她的邻居。

“明天你有空吗?陪我一起去采风吧。”未了陈橙瑜又加了句,“关键是东西有点多,需要人帮忙。”

“你真的很讨厌我每日去烦你吗?如果是的话,那我就不再找你了。”陈橙瑜不敢看他,她将头压得很低。但心中又抱着时来运转的期盼。

井思没有推开她,“你烦人的样子真的挺让人讨厌。”

“但,我已经习惯了,甚至发现我改不掉这个习惯了。”

他是在说他喜欢我吗?我真的是时来运转?陈橙瑜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满脸狰狞,接着就是一个劲儿地傻笑。不需要多问,已经有了答案。

“我以后,终于不用再……死皮赖脸地去蹭饭了。”想想都觉得开心。

尽管陈橙瑜嘀咕的声音很小,但当井思听到的时候,满脸黑线,这女人,都不能正经点吗。

 

四.一切都被打会原点

 

不得不说,井思很会照顾人,无微不至,陈橙瑜又何尝不是喜欢他的这份认真。

近期的井思越来越忙碌,不过他依然对陈橙瑜一如既往的关心。陈橙瑜到井思楼下,使劲地拍门,“喂,陪我出去嘛,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出去走走,说不定你的设计稿就有了灵感,走啊,走啊。”在陈橙瑜的死缠烂打下,井思只好顺从了。

“好。”井思宠溺地用手指轻弹陈橙瑜额头,“你还真的是个磨人鬼哪。”

“要是鬼,也是你的鬼啊。”陈橙瑜调皮吐着舌头冲他笑。陈橙瑜直奔井思卧室,为他挑衣服。她特地选了一件和自己色系一样的衣服,她从衣架上把衣服取下来。看到在柜子底部有张倒扣的照片。

“要我瞧瞧这是哪个美女啊。”在她将照片翻过来的那一刻,她愣住了。照片上的女孩很是令人熟悉,是她……沈晨悸。

“嗯,我有些不舒服,我就先回去了,下次再去吧。”陈橙瑜瞥向井思,井思连头都没抬,只是说了一个字,“嗯”。陈橙瑜无意中看到了井思电脑中的微博界面。“我回去了啊,别忘了吃饭。”陈橙瑜故作轻松,却将脑中的那个画面定格在井思所看的微博界面上。

陈橙瑜打开电脑,犹豫着,她记得井思在微博中所浏览的用户名,她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输入,鼓起勇气点击鼠标的左键“搜索。”在她点击进入那个界面后,一张张照片映入眼睑,他还是没忘记她吗?

无论如何,她都决定再试一次。

“我们出去走走吧。”在陈橙瑜发出微信后的不久。“好”,收到了井思的回复。

“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她?”陈橙瑜不敢看井思的眼睛,她将头低得很低。井思搅动咖啡手顿住,勺子从他的手中脱落,撞击杯底,清脆的声响,时间似乎被定这声脆响定格在此刻。“她?”

“沈晨悸。”“你还喜欢着她?”

陈橙瑜把目光定格在他的脸上,“没有。”陈橙瑜松了口气。

“那你爱我吗?”这是陈橙瑜一生中第一次提到爱这个字,因为爱要比喜欢神圣得多。

陈橙瑜井思犹豫的样子便让陈橙瑜了然于心。她欲起身离开,“爱。”又仅仅只是一个字,回荡在她的耳边却激起内心深处的阵阵涟漪。但,如果他说不爱,自己反倒会更相信吧。井思带陈橙瑜来这家咖啡馆,陈橙瑜便做好了思想准备。这家咖啡馆,与几天前她看到的那张照片上的背景一模一样,只是没有照片中的人吧。

终究,自己只是个配角。井思给陈橙瑜的那颗糖,只因为我是她的朋友吧。

“如果你告诉我你还爱她,我会更相信。你带我到的这家咖啡馆,是她前些天来过吧,这个位置也是与她之前坐的是同一个地方吧。”陈橙瑜的语气冰冷,微博上的照片,同样的背景……

井思沉默着,陈橙瑜看着他,她在等他解释,哪怕是他给她的是一个漏洞百出的借口,也许她会心软选择相信,可是他没有。她自嘲地笑了笑。

 

六.原来自己也可以这么决绝

 

陈橙瑜只觉着天突然昏暗,是那种将要下雨时的压迫感,比那种压迫又强烈得太多太多了。她要逃离,她怕井思看到她的狼狈。

在当天,陈橙瑜搬走了,不久后,又有人搬了进来。井思找过她,可是他除了敲她的家门,又能去哪里找呢。“原来,我连她在哪里工作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陈橙瑜还在等,更何况,即使一无所知,要是真的想找,又怎会找不到。

连着的几个夜里,井思耳中的橙子的声音都十分疲惫,他听得出来橙子的那种疲惫与自己很相像。

他突然想到,陈橙瑜走了,从自己的世界逃走了。井思知道,她一旦逃走了,那自己便再也抓不住了。

可时间依然还在嘀嗒嘀嗒地走着,陈橙瑜与井思过着各自的生活。时间才不会为谁而停止它的呼吸。

在再次遇到井思前,她被公司要求带一个实习生,明升实降,在这十八个月里,陈橙瑜没有再在播音室的话筒前开过口,再次与井思说再见后,实习生走了,她又回到了那个位置。实在好笑,没有井思的日子里她在事业上得意,在事业中失意,她反倒又在情场上得意。得与失,还真的是相辅相成啊。

是啊,井思已经陪我了十八个月了。要我如何在短时间将他从我心中抽离,即使我搬家离他再远又有什么用呢。果然,在感情上,谁先认真谁就输了。陈橙瑜,你彻彻底底地输了。

可城市再大又能怎么样,有些人总会遇到,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最近过得怎么样?”这是陈橙瑜一年后听到井思说的第一句话。

“挺好的。”

“可是我很不好,我很想你。”

陈橙瑜发呆地看着井思,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但井思的那双眼睛中,陈橙瑜看到了自己从未见到过的,她知道那不是幻觉。她多想说,我也想你。但她深刻地明白,不能再维持这种假象。

“你有没有想过,你想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

这次,陈橙瑜不再犹豫,转身离开,她的背影是那么地洒脱。似乎将往事丢得一干二净,走路带风。这个场景在她心中上演了无数次,终于成了事实。她居然没有想象中的伤心,反倒很轻松,毕竟,他喜欢的不是真正的陈橙瑜。

 

七.重返旧时光

 

她一个人的播音室。

在青春时光中的我再寻常不过来,是那种最普通的女生,会羞涩地喜欢一个人,或许说是暗恋一个人。我没有显赫的背景,没有能被称为校花的高颜值,更没有令人羡慕的身材,扎进人堆里连父母都找不到,就是这种平庸,唯一不平凡的就是,我是学渣逆袭成为学霸的典范吧。我真的不是只会学习的机器,我的心中也会住着某个刻骨铭心的人,会喜欢他到忘记自己,心系他的一颦一笑。像所有人一样,会在心中萌发出陪他从乍暖还寒到暮雪白头那样忠贞不渝。

2002年9月16日,母亲离世,。同样,2002年9月16日,我与他的第一次相遇。

“吃颗糖吧。”

我抬头泪眼婆娑地看着逆着光的他。我当时多想挤出一个笑容给他,但我的面部好像已经僵硬,动弹不得。我接过了糖,连声谢谢都勉强能从喉咙间挤出来。一颗橙子味的糖,是啊,我最喜欢的橙子味,只是这颗似乎看起来要比我吃过的都好吃。

在我从失去母亲的悲伤种走出来的同时,我开始关注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举手投足都给我了另外一种感觉。直到……

“这是我的男朋友,之前追我的那个男孩。”与我说话的,是我的好朋友――沈晨悸,一个仅有的好朋友。她不像我这么地平庸,她无论家世还是长相都远远优于我。我看向她旁边的那个男孩,一股电流把我惊醒,是他啊。他叫井思,是我关注了两个月的男孩。他对我笑了笑,在那时候,那个笑容失去了平日里的温暖,变得那么寒冷,让我觉得扎眼。我悠悠地说来句“看起来人还不错。”

所以,那给他的糖仅仅是因为我是她喜欢的那个女孩的好朋友?我似乎又变得悲伤起来,即使天上的太阳能将土地烤得火热,可我觉着有一种大雪将至的凄寒。

我不会背叛友谊,但我喜欢好朋友的男朋友却是事实,我从未想过要背叛她。纸包不住火,还是被她发现了,不得不说我的好朋友很了解我。

“你喜欢井思。”她的语气中没有半分的疑问,充满坚定,我知道,我若撒谎,那么这收场会更滑稽吧。

“是。”我死咬着这个字,说这个字时的我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那你好好照顾他。”她的这句话让我措手不及,我以为她会告诉我要我离开她,骂我等等一系列的狠话,偏偏没想到会是这样。如果她狠狠地骂我一顿,我会更轻松吧。

为什么?我还未问出口,她已经走远了,她走得很干练,她这一气呵成的告别使我更加惭愧。她了解我,而我又何尝不了解她呢?

她走了,听说她离开了这个城市,一个人。

井思四处打听她的消息,却唯独没有问我。“你走了,要我以什么身份去照顾他?”又是一个不会有回声的答案。

最后?没有最后。我也离开了那所学校,什么都没留下。可我想念那里,想念那墙壁颓圮的学校,想念那参天的老树。但没有珍惜的东西,一旦成了过去,就再也不会往复了还是错过了。

要是说,命运弄人,倒也是真的。我遇到他了,他住在我的隔壁。想想到觉着好笑,都说人生如剧,这样的狗血居然落在了我的头上,倒也真的是戏如人生啊。我与井思再次相遇了,他比我记忆中的样子多了几分成熟,只是他不记得我,一点也不。我刻意接近他,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我开始学沈晨悸的一举一动,哪怕是穿衣风格。终于,一向沉稳的我不见了,我变得像沈晨悸那样乍乍忽忽,像她那样笑得没心没肺。但我想,值得了,以失去真实的我为代价去博他一笑。

我真的成功了,也许是因为我模仿他喜欢着的女孩很成功。

本以为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但直到我看到他柜子里的照片,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反正法,以一副信誓旦旦的姿态假设,结果呢?假设与题设相矛盾,不成立。我告诉自己,算了吧,强扭的瓜不甜。

时隔两年,我终于坦然接受,不再刻意地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

对别人的感情,自己以旁观者的角度总是看得更为透彻,无论将自己以何种方式置身其中,却依然只是个旁观者。直到自己成了当局者,才知道迷茫,又能听得进谁的劝告。自己劝得了别人,却唯独劝不了自己。

我选择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走远,然后以陌生人的身份与他擦肩而过,放弃这段早已注定无疾而终的感情。一直扮演着跳粱的小丑,也该下台了。这场独角戏,终将,落幕。

 

八.找自己。

 

陈橙瑜在播音室里轻松地笑着。

原来这就是与过去说再见的感觉。只有当真的放下的时候,才可以轻松地把那段心事讲给别人听吧。

可这一夜,注定会有一个人无眠。

听过这段故事后的井思,有些往事被渐渐唤醒。他仿佛看到年少时的陈橙瑜轻轻地摇曳于灯光之下。你真的是那个橙子姑娘,陈橙瑜。井思笑了笑,似乎看到了漫星遍野,似乎比任何时候的都要灿烂。

只是,她真的会放弃吗?

陈橙瑜将辞呈递入公司,最后一次进入播音室,环顾四周熟悉的一切,该说再见了。在来到播音室以前,她以为这是自己想要但生活,后来她想明白了,这是她为了母亲而想要的生活。无论是事业还是感情,总在扮演着别人。不再为母亲而活,不再为井思而忘记自己。

是时候找回真正的自己了。

这才是人生中春暖花开的声音。

陈橙瑜要做一个背包客,没有多少行李,仅有的一个鼓鼓的包,背在她的肩上,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只是没有人比陈橙瑜更清楚,她现在有着用不完的力气。

她出发了,她带着她早年写下的计划书出发了。

井思没有找到她。“看来她是真的放弃了。”井思无可奈何,寥寥几语随风消逝。

 

九.还能说给谁听呢

 

陈橙瑜一直以为井思喜欢的人并不是自己。但喜不喜欢只有井思明白。他是喜欢陈橙瑜的,井思自己知道。

尽管在年少时光,陈橙瑜并未引起自己的丝毫注意。但,有时一个人要的便是在失意之时出现的人吧。

在知道陈橙瑜就是橙子之前,井思是喜欢她的,在那之后,他的喜欢便更加坚定。

陈橙瑜以为井思喜欢着的是自己的活泼可爱,井思并不否认,但他更喜欢陈橙瑜的那份宁静,喜欢她的理智,喜欢她的细腻。

井思把一切都想明白了的时候,还是晚了。

井思在沈晨悸找自己的时候,确实犹豫过,他找到沈晨悸的微博,翻看她的过往与如今。当听到沈晨悸抛下他离开的时候,他心软了,他的确在回忆那些点点滴滴。

“好久不见,井思。”沈晨悸约井思出来,“你和她在一起了?”

“嗯,在一起了。”沈晨悸还是那个沈晨悸,心直口快,落落大方,只是更成熟了。

“那,你说我们还有可能吗?”井思在与她的目光交汇的那刻,井思心软了,他原谅了她的不告而别。沈晨悸又何尝不了解井思,何尝不了解他的不将就。她明白,既然井思选择和陈橙瑜在一起,那便是真的喜欢她。她知道,只是还是抱着希望。

“就让那些留在过去吧。”

井思的一句话便将沈晨悸多年的期盼打破。是啊,这就是他啊,他还是那个井思。还好他还没有被这坐城市所吞噬。

沈晨悸从包里拿出合同,井思盯着那一沓薄纸。“这是什么?”

“拆迁的赔偿款。你在老家的那栋房子,需要拆迁。”

“沈晨悸!”井思脸上的青筋暴起。

“你知道那栋房子对我意味着的是什么!”沈晨悸知道那栋房子对他有多重要,但他若是搞定了那片地上户主,他便可以升职了。

井思不再看她,转身离开。她还是那个她,一点都没变,落落大方的背后还总是那么心狠。

但他折身回来,在合同书上落笔。“一切都过去吧。”

 

十.最后的最后

 

“喂,井思,你看,最近有一个超级火的背包客。”

井思心不在焉地瞥向同事递来的手机。

“橙子姑娘”,井思猛地站了起来。“是她!”

她在……南极……探险!

井思本想立刻冲出去,看到“南极”二字后,他愣住了。她告诉过我她想去南极。

“什么时候回家乡?”井思微博私信给陈橙瑜。

陈橙瑜向来都会给私信给自己的粉丝回信,“下一站会经过我住的那个城市,会回去看看,也许。”她又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那你回家时可以给我发张你家乡的照片吗?”

井思他想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不能再错过了。

他在以前还不明白,沈晨悸什么的,早已是过去式了。井思在那时认为自己还喜欢这沈晨悸,等他明白,自己现在喜欢的是陈橙瑜时,他们已经快要错过了。

其实,在沈晨悸回来找他的那一刻,他犹豫了,但当看到陈橙瑜时,那份犹豫彻底消散了。

“行程有变,不回去了。”

井思看到陈橙瑜发来的私信,热乎了几天的心倏地凉了。

“下一站,会去哪里?”

“贝加尔湖。”

不能让这份感情就此被搁浅。

签证,机票,启程,抵达。这些平日里的麻烦的事在这个时候仿佛是一气呵成。

她的微博还没有更新,说明她还没有到达。这一次,就让我等你吧。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