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火热的太阳炽烤着大地,像是随时准备将人晒得皮开肉绽。沈清清刚探出一颗脑袋就被灼热的温度挡了回去。关起窗户,她对着试衣镜前后左右摆着各种姿势,雪白的婚纱穿在她身上,说不出的美艳。

酒店走廊里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地寻找着什么,楼下宴会厅的宾客一个个交头接耳,七嘴八舌地争论着。沈清清脚踩七公分的高跟鞋,穿着定制的婚纱站在二楼楼梯口朝下望了一眼,顿时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她身上。

无数双不怀好意的目光射过来,她仍是眉眼含笑淡定自若“感谢你们今天来参加我的婚礼,大家吃好喝好吖……”

饶是楼下再嘈杂,她还是听到了别人的丝丝窃语“真是厚脸皮……”、“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其母必有其女”,她一路笑脸明媚的穿过人群,表现得就像大家众说纷纭的女主角并不是她一样。

从司仪手里拿过戒指,她直接戴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璀璨的钻石发出清冷的光芒,那一刻她确实眼角湿润,有点想哭的冲动。

嗯,今天是沈清清和顾长安的婚礼。但事实如你所见,新郎跑了。

周遭所有的喧哗,鄙夷,不屑都不足以击垮铁石般的沈清清,在这世上唯独能让她想念落泪的除了母亲,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贵重的钻戒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她对着空气语气哀伤“妈妈,我结婚了,你看到了吗?”

母亲死的那一年沈清清才八岁,她死在一间阴暗破旧的旅店里,警察找到她的时候衣不蔽体头发凌乱,当时警察隐晦地告诉她“你妈这是在犯罪”……

当时的沈清清还不是很明白自己的母亲做错了什么要被所有人指着鼻子骂“贱货”,直到后来她才知道还有一种罪责叫“卖淫”。

顾长安是在满座宾客皆散场时才回到酒店的,沈清清将一生只一次的婚纱整整齐齐地叠放在自己的小箱子里,“吧嗒”一声上了暗扣。

顾长安一张扑克脸万年就一个表情,他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着沈清清出出进进地移动着。在接近半个小时的沉默后他终于按耐不住先开口“你怎么不问?”

沉稳有力的嗓音传过来,哼着小曲翻相册的沈清清胸口莫名一窒,仅一秒便恢复如常“没什么好问的。当初我骗你一次,今天你也让我栽个跟头,很公平!”

顾长安眉头一皱,语气凛然“你就这么不在乎这场婚礼?”

沈清清轻哼一气“婚礼?顾长安,你确定自己真的想娶我为妻?”

顾长安一双黑眸深不可测,目光紧紧盯着三米开外的沈清清。

也许,有些事情从一开始他就错了,会错了意,表错了态,时至今日太多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

02

一个月前,沈清清从医院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顾长安。她伸手抚上他的脸颊,“我又梦到你了,顾长安……”

她紧紧握着他的手,嘴角扬起又睡了过去。

很久之后,久到沈清清做了好几场梦后再次醒来,紧握的双手告诉她,这不是做梦,她是真的活着见到了顾长安。

五年前她毁了顾长安,也糟蹋了他一腔深情。她永远也忘不了顾长安曾跪在大雨里乞求她的悲悯神色,后来无数个漫漫长夜她都会做同一个梦,一个顾长安对她恨之入骨的梦。

沈清清原本想顾长安的再次出现一定是来寻仇的,因为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女主角伤害了男主角,然后多年后男主角回来报复。她想了很多很多顾长安报复她的手法,却独独没有想到他会向她求婚。

那天在医院顶楼她望着对面广告牌上的一枚五角钻戒怔怔出神,顾长安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嘴角轻扬,语气清冷“很喜欢?”

沈清清毫不造作地反问“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这种爱的承诺吧?”

顾长安上前一步将她带入怀里“沈清清,我们结婚吧!”

她像是触电一样逃离他的怀抱“顾长安,你没疯吧?”

他再次将她死死地困在怀里“我很清醒,沈清清,我们没有下一个五年了,所以别拒绝我”。

鼻翼间充斥着属于他的味道,短暂的犹豫挣扎后她双手环抱住他“但愿你不后悔。”

医院四周苍白的墙壁透露出死亡的阴冷气息,冷寂的空气里只有一台机器时不时发出一点声响证明躺在这张床上的人还有一点生存的气息。

将一束粉色的玫瑰放置在床头,沈清清深深给她鞠了一躬“阿姨,您一定很不欢迎我来吧!其实我也不想再来打扰你们的,可很不幸我真的成为了您的儿媳妇,您此刻一定很生气吧……”

很不巧结婚那天顾长安偏偏收到医院的病危通知,他确实不是故意让她被所有人耻笑,这对她来说应该是件宽慰的事,但沈清清却更愿意他是真的因为恨才让她难堪。

她在病房里絮絮叨叨地和顾母说着话,顾长安在一门之隔的距离外看着病房内的沈清清,淡蓝色的裙子很衬她的皮肤,头发扎起来还像十八岁一样青春有朝气,太阳透过玻璃窗落在她身上安静随和。但这样的沈清清他也只有在背光的地方才看得到,十五年来他从不曾真正的认识过她。

沈清清再睁开眼时已经在自己的卧室了,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顾长安已经端着白粥进来了,一时之间她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他们恋爱那会顾长安也是这样,每天为她端茶送水,虽然从来都不善言辞,可他对她的好是真真切切看得见的。

她每次来例假都疼到死去活来的,顾长安总会煮好姜糖水给她暖胃,将她冰凉的脚握在手心里取暖。

和顾长安恋爱那几年是她生平最娇气的时候,她非要在下雨天拉着顾长安去逛街,然后傲娇地告诉顾长安她不想走路,他便抱着她走遍每条她想去的街道……

“在想什么?”顾长安略带沙哑的声音打断了她冗长的回忆。

看着面前这个人,不管她做错过什么都始终宽恕她的人,沈清清心头酸涩。她下意识就搂上了他的脖子“长安,谢谢你爱我!”

顾长安侧着身子一动不动地任她抱着,热气腾腾的粥冒着鲜活的热气,他的脖颈清晰的感受到了冰凉的液体。

不知什么时候手里的粥早被打翻在地,空气里只剩两个哀戚的人紧紧相拥。

成长总是这么残忍,那时年少懵懂,他们爱了一整个青春还是没有学会如何去爱对方,如今就快要没有时间了,偏偏他们比谁都更懂得爱了。

沈清清牙齿狠狠地咬在顾长安的肩膀处,他眉头都不皱一下任她撕咬,她颤动的肩膀瘦弱得只剩皮包骨头,他一颗心犹如针扎般,看不见伤口却真真实实的痛着。

03

十五岁的顾长安人帅话不多,在学校低调做人高调做事,那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顾市长的公子是个十足的可塑之才。

沈清清进校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顾长安,她的同桌。所有人都觉得像她这样没家庭,没背景的人不配和顾长安坐在一起,可能她上辈子积攒了很多好运气,所以今生偏偏遇见他。

初中两年她和顾长安从来都没有说过话,不是夸张而是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共同语言。都说一山难容二虎,那么优秀的顾市长之子竟然每次考试都排在她这个三无人员之后,可想而知他们之间还能有什么话题聊。

加之沈清清一向高调做人高调做事的处事风格,更是不可能和他有什么关联。

在所有人都为顾长安趋之若鹜的年代,沈清清从不拿他当回事,因为她知道那样不可一世的顾长安也不会拿她当回事。世间感情大都不过如此,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这是爱情;你讨厌我,我也讨厌你,这是道理;你讨厌我,我还喜欢你,这是作践。

时间一晃好几年,沈清清在孤儿院的资助下一路奋力读书考入了最好的高中。一直以来她都授人以鱼,终究有一天她再也没有资格接受别人的馈赠了。

高二那年因交不起学费被勒令退学,她二话不说果断地背起书包离开了校园。读书对她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她是一个没有未来只有明天的人。

离开学校的沈清清在一家酒吧做了服务员,如果那天她没有被欺负,她就不会遇见顾长安,如果没有顾长安,就没有后来的沈清清。

那晚星星很明亮,顾长安背着衣衫褴褛的沈清清走在璀璨的星河下,她趴在他宽阔的肩膀声音清脆“顾长安,你该不会以为我真被欺负了吧!他也就撕破了我衣服,我用酒瓶狠狠地敲了他的头,他应该不会死吧……”

顾长安一声不吭地背着瘦骨嶙峋的沈清清,被欺负了还担心对方有没有事的笨蛋他还是头一回见,曾经两年的同桌,她竟然从不主动跟他说一句话,这样的女生他也是头一回见。

在她清脆的嗓音里顾长安的嘴角微微上扬,“沈清清,你好像没搞清状况,你现在应该做的是感谢救了你的我,而不是去担心别人,懂吗?”

有些故事就因为一点点机缘巧合,他一眼就从人群里看到那个熟悉的少女,从不爱管闲事的他就是忍不住替她出了头。

后来顾长安说服自己的父亲资助沈清清读完高中、大学,一切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如果没有后来顾长安父亲那件事。

04

呕吐到晕头转向的沈清清一头栽倒在了沙发上,眼前一片模糊。死亡本身其实是没什么可怕的,怕的是到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有很多遗憾来不及去弥补。

她拿出手机看着屏保上一身帅气西装的顾长安,刀眉剑目,神情凛冽。谁能将这样的他与温暖这个词联系到一起呢?

偏偏他对她就是温暖,除了这个词没有别的词更适合形容他对她的好。

如果二十岁那年她用心去喜欢顾长安的话,也许现在就不会这般后悔了。

二十岁的沈清清拿着从路边随意摘的一株不知名的花学着偶像剧里的情节跟顾长安告白,令她吃惊的是顾长安根本不按套路出牌,他死死地盯着沈清清好久才闷声开口“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女孩子先开口?”

他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红心吊坠,不由分说就戴在了她脖子上,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了她。

沈清清就在这样蒙圈的状况下成了顾长安的女朋友,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攀高枝,也从没有想过高高在上的顾长安会看上如蝼蚁一样的她。

在此之前她从没有爱过谁,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他,只知道跟了他从此不必再颠沛流离。

爱情这种神圣的东西在她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她就像《倾城之恋》里的白流苏抓住范柳原一样,抓紧了顾长安这救命的稻草,仅此而已。

顾长安下班后看到的又是昏睡过去的沈清清,她眉心紧皱,她不快乐,他却从来都不知道。他恨自己当初被愤怒冲昏头脑草率地放弃了她,恨自己把她推向死亡的深渊。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一定会更理智的对待世间万事万物,可惜上帝从不会给谁一个如果。

顾长安眼窝深陷,目光紧紧盯着病床上的沈清清,昨天晚上她发高烧一夜昏迷,医生说要是再来晚一点……他不敢想象那可怕的后果。

紧紧握着她的手,他明显感觉到她又瘦了,心里似有千万只蝼蚁在噬咬着他,如果可以他多希望代她受罪……

“长安,你该刮胡子了……”,悠悠转醒的沈清清调皮地摸着他下巴的胡茬,一脸笑意,她总是这么坚强,坚强到让人心疼。

顾长安眼里盛满血丝,胡子拉碴的一点也没有都市精英的样子,她伸手遮住他的眼睛“别这么看着我,这样的深情很容易让我沦陷的……”

被顾长安紧紧地拥在怀里她哑着嗓子问“长安,你后悔吗?”

顾长安声音哽咽,“我后悔!”

沈清清紧紧闭着双眸,任一行清泪划过眼角眉梢,“我就知道。”

“我后悔当初抛下了你,后悔没有早一点找到你……”

头顶哽咽的嗓音声声撕扯着她的心脏,她看着顾长安,从面部直到灵魂,他一张脸是那么认真,她甚至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个缩小版的自己。

忽然之间她就不敢说话了,她怕,她竟然也开始害怕,害怕顾长安真的还爱她。好在接下来他什么也没再说。

透过落地窗的那轮明月还是那么亮,窗外星星很多,就像他救了她的那个晚上一样,星河璀璨,这一刻世界只由他们两个组成,她在离他心跳最近的地方依靠着。

05

顾长安穿着校服的样子真是别有一番风味,沈清清笑到眼睛都成了月牙状。

“顾长安,这几年你长个子这么厉害吖,校裤都快变成短裤了……”她双手叉腰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穿在她身上的校服竟比以前更宽大了,他们牵手走过校园的每个角落,走累了就躺在草坪上休息,她靠在他怀里听着沉稳有力的心跳,眉眼含笑。

沈清清心满意足地望着蓝天白云,在生命最后的一段日子能和顾长安一起,是她不敢想象的奢侈。

原谅她一直都这么自私,明明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他。明明知道自己深深伤害过他,还是若无其事地接受他所有的深情。这一生,她欠顾长安太多太多,如果真的有来生,她一定披荆斩棘只为顾长安而来。

他背着她一层层上楼,沈清清看着他好看的侧颜心里五味杂陈,以前她老说上楼太累了,她负责下楼,他负责背她上楼,这个约定从成为他女朋友那天后她屡试不爽。

坐在顶楼天台上,学校各个角落尽收眼底,那些回不去的纯白时光啊,日后想来总是让人徒增悲伤。

她指着操场上一块绿茵小地“记得吗?那时候那里还有几颗好大的梧桐树,我们两个总在那里复习功课,累了就躺下来靠着树看会天……”

“还有那,以前那个小卖部的阿姨你记得吧?老开玩笑说我是你的童养媳……”

“还有那个足球场,以前是琴房,我那时总是偷偷在门外面听你练琴,顺便看看你有没有给我戴绿帽子,哈哈……”

说得起劲的沈清清回头迎着顾长安深邃的目光,她尴尬一笑“人的记忆真奇怪,总喜欢自动屏蔽那些不好的回忆……”

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没有办法逃避。当年的沈清清满脑子都是刚正不阿的思想,她从小在没爱的环境里长大,在法律面前她是一个坚定的维护者。

所以在收到匿名的检举信时,她丝毫不犹豫地将它交到警局,但她真的从来都没有想过那封不能拆开的信件里藏着让顾长安家破人亡的证据。顾市长被检举判刑,顾妈妈受不了这个打击跳楼自杀,一时之间天之骄子的顾长安一无所有。

而年少的她在顾长安的声声责问里竟无丝毫悔过之心“顾长安,你真的要分手?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你父亲知法犯法被抓是迟早的事,你妈妈的意外也是她不够强大怨不了别人……”

后来,她真的后悔了。

其实,她是真的不知道那封信是会伤害到顾长安的,如果她能早一点知道,她可能真的会背弃人人都尊奉的法律,毕竟神圣的法律不曾带给她什么,而顾长安却温暖了她寒冷的一生。

可惜,这些都不能让他知道了。她想只要他不知道就还会对她存有怨念,这样她死了他也不会很难过。

与之前无数个夜晚一样,睡过去的沈清清再醒过来必定是在医院,而这一次显然她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沉闷的氧气罩压在她的脸上,每说一句话心脏都会骤疼,顾长安的胡子好像又长了。她使出浑身力气摘下手上的戒指,摘掉氧气罩吃力地开口“这个……找个更适合你的人……”

“顾长安…… 很不幸这辈子你真的爱上我了,如果有来生,不要再爱我……一定不要。”

顾长安疲惫的双眼里都是疼痛和不舍,他重新将戒指戴到她手上亲吻她的额头“傻瓜,这个戒指除了你再也没有第二个人选……”

因为这句话,她微笑着闭上了疲倦的双眼,从此再也没能听见枕边这个男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和情深义重的呢喃。

06

沈清清死后第三个月,顾长安将她十岁前住的地方买了下来。他在那个地方安了家,过着简单又普通的生活。

沈清清消失的五年里,他世界各地地找她,也是这分散的五年让他知道她原来过得那么辛苦。

她的童年到处都是谩骂,嘲笑,殴打和哭泣。沈清清的父亲是个赌鬼,输到倾家荡产就让她的母亲出去卖,为了抚养沈清清她的母亲忍受了人世间所有不能忍受的屈辱。八岁那年母亲去世后她便过着每天挨打讨饭的生活。

十岁那年她的父亲意外身亡,此后她在孤儿院排挤,欺负的环境里顽强的生存了六年。

这些都是他离开她很多年后才知道的,他爱了那么久的人,每天和他朝夕相处笑容满面的人,原来过着如此沉重的生活。

难怪她在他面前只字不提她的过往,如果十几岁的她能够多信任他一点,或者十几岁的他能够真正多关心她一点,可能一切会有所不一样。

他曾以为她是真的不爱他,她冷漠贪财才出卖了父亲,后来才醒悟她也不过恰好是被有心人利用了而已。

他曾以为她会像所有深情之人一样等着他回来,殊不知她生平没有得到过什么爱,也不会奢求谁爱她如生命。

他们互相爱了十几年却从未用对过方式,等真正学会爱了最爱的人却不在了。

于是,余生漫漫,他也只能在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守护着她,继续陪伴着她。

沈清清,你的过去我不曾参与,但我愿用有生之年去补偿你。

后来的每个夜晚,他都会听一段她留给他的录音,他喜欢听她说“再见,长安!”

他想,总有一天,他们会再见的,不在此生就在下一世,他们总会再见的。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