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恢弘诗章里的星辉晴朗》
文/自由橙 责编/阿盲

《素时纪》【蔷薇岛屿】投稿栏目样文参考;

此文发表于《素时纪》2016年5月刊,谢绝他用。

Part 1

早在两年前的时候,转来一个月的程曦在一中便已经是无人不知了。她明眸皓齿,天庭饱满,身材妖娆,就连长长的发丝里也透着青果成熟的芬芳。

那时候为她打架的人前赴后继源源不绝,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斗殴时间一定要在放学十分钟以后,斗殴地点一定要在学校正门前五十米外。因为这个时候热潮攒动,多么声势浩大啊,并且还不会被学校领导抓到。他们打架的时候大多都喊些类似于“程曦,我爱你。”或者“程曦,我愿意为你流血至死。”这些极其俗烂,没有丝毫美感可言的宣誓。

但是隋念说:“你倒是想,朗诵个诗词歌赋,指定没说一半就被群殴致死了。”所以他采取了最为矜持的告白方法,写情书。

据我不完全统计,截止到现在,他一共寄出了一百二十四封情书。浪费了我三百二十六块人民币,为此我不止一次的埋怨他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因为当时程曦的教室就在我们楼下,如果他亲自送信下去的话不用超过两分钟的时间,但是他非要骑车到两站地以外的邮政局,正儿八经地贴上邮票,非等着邮递员叔叔盖了戳儿送到学校里。

当然,除此之外我更心疼我的那些钱,我之所以会这样心甘情愿地给隋念支付这笔费用,完全是因为他对我的威逼利诱。他是怎么对我说的来着,“彬彬,你帮我买邮票,我才好每天背你上学的嘛。”

“咱们这互帮互助的友爱关系,提什么买邮票啊,太俗太俗。”我当然会拐着弯地拒绝他的无理要求,但是隋念同学是决计咬定青山不放松,只等陆彬彬我放血了,他说,“那多不好,不提点条件显得咱俩关系太暧昧了,你这邮票一买,咱们就是实打实的经济关系了。”末了,他还加了个条件,一般的邮票他是不要的,说着还眨了眨眼睛。

奶奶的,我集了两年的邮票就这么为了他那八竿子打不着的爱情捐躯了。

我为什么非得让隋念送我上学呢,这是当年让我悲愤的第二件事情,上体育课我不过在单杠上耍了两下,就从上面掉下来,非常不幸地摔断了一条腿。

从此以后,住在我家楼上的隋念便负担起每天背我上学的重任。但他绝对没白背,大家都知道了,他是怎么为了爱情勒索走了我价值三百二十六块钱的纪念邮票。

 

Part 2

隋念一直为自己深情的告白方式深感自豪,他甚至在信里自称谦谦公子。他告诉我他在信的尾端是这样落款的时候,我正吃着橘子腮帮一紧,口水就留下来了,然后我捂着自己的右脸“哎呦”叫了半天,因为我感觉我的牙生生地被酸倒了。隋念简直是比酸秀才还酸,比青橘子还让人倒牙。

这我以前不知道,因为他跟我说话的时候从来没有什么修饰词,他就会大刀阔斧毫不留情地在生活中打击我挫伤我掠夺我。

但是他一看到了程曦,整个人就起了化学反应,没事儿就背诗,“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我尽量无视隋念古典的深情,但我发现这世界上的很多问题都是无法回避的,因为他每次诗意一上来,就会跑下楼来,强迫性站在我窗边,不管我乐不乐意。

我叼着一根棒棒糖算着数学题,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月光下隋念那一张惨白的面孔,我的小心脏啊,马上跳到二百五。我说,“隋念啊,你数学作业写完了没有啊?”他立马板了脸,横着眼,表情变得好像京剧换脸,他说,“陆彬彬,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情趣,看这月黑风高的夜是多么适合深情地朗诵一首情诗,你竟然跟我提什么数学作业……”

隋念一直坚信自己那些洋溢着才华情思的信会打动程曦的一颗芳心,他甚至立志要写到九百九十九封,在程曦按捺不住想要知道这位谦谦公子是谁的时候,穿着一身白衣打着写满毛笔字的扇子,站在我们学校的天台上,端着身子对程曦正色道,“您要找的那位意中人,正是在下。”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觉得这小子中毒不浅,于是趁隋念的妈妈来我家和我妈妈闲扯的时候,我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一下他们家里天天放的是什么电视剧,他妈妈想了想说,“记不住名字,但现在古装武侠剧真的很好看啊。”我恍然大悟,频频点头。

虽然写信是一个很古老很俗套的告白方式,但是量变引起质变真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就在隋念写到第一百二十四封的时候,程曦交了一个男朋友,这个男朋友有个和他一样酸倒牙的称号,谦谦公子。

于是,隋念和我都明白了,他被人冒充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