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7

“这么绝情啊。”他像抓住了她的七寸,继续嬉皮笑脸,话才说一半,他的手腕便被林清朗握住稍稍用力,他“哎呦”一声,手中的杯子应声落在了地上。

“姓隋的,在我的地盘上你也敢这样嚣张,告诉你,老子早就想收拾你了。”这家伙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想必打起架来一定占不到便宜。

但这时候林清朗的目光根本没有放在他身上,我注意到他似乎一直看着坐在靠墙一侧戴着帽子的少年,这时那个人已经站起身对身边的人挥挥手走了出去。

“呦,您这是想怎么收拾我呢?”端了两杯扎啤的隋念走了过来,一脸笑意地看着刚被林清朗松开了手腕的男生。

他认错了人,却来不及尴尬,转过身就急匆匆地走了。隋念坐下来问林清朗怎么了,“我才不过离开两分钟。”

林清朗只是笑笑,然后从他手里拿过一个扎啤喝了两口。

那天“桃溪”外面呼啦啦地来了百来号人,不说实力如何,单是阵势就吓人一跳,我是见过打群架的,但还没见过霎时间这么多人的,当时脑袋有点儿浆糊,然后我就问林清朗,“怎么回事儿啊,外面怎么这么多人啊?”林清朗和隋念对了个眼色,然后伸出手轻叩了一下我的头,“吃饭。”

程曦垂着眉眼看了看他们两个,没有吱声。但我看得出,她心下是有些紧张的。

 

Part 8

那个还没打架就屁话一堆的鹦鹉率先带了七八个人撞门进来,横着眼对林清朗和隋念说,“你们不是想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的吗?出来见识一下?”

“好啊。”林清朗应道,抄起桌上的扎啤砸在了他的脑袋上,隋念不失时机地补上一脚。那动作连贯的仿佛他们早已训练过无数次。既然是跟着进来的,当然不是吃素的,肯定是会动手的。我一片肉叼在嘴巴里还没咬,就慌忙拽着程曦站起来跑到柜台前,抓着服务生的袖子说,“快打电话报警,快点儿,要出人命的。”说话的时候,我嘴里的肉片就跟着我嘴巴的节奏一颤一颤,程曦则像个木偶一样表情生硬地被我扯着胳膊,站在柜台内侧的一个人这时候忽然笑了,他说,“不用叫警察了,你先把肉片吃掉,这事儿叔叔我给你解决了。”然后他就走出来,抓起两个啤酒瓶,砸在桌子上,发出“砰砰”两声巨响,“都给我住手。”他一直走到那个捂着脑袋流血的鹦鹉面前,“叫你的人给我住手,听到没有?就是刘明远也得卖我这个面子。”

“杰哥。”鹦鹉显得喏喏的,“今儿您这儿砸坏了什么我赔,但兄弟我这口气必须得出了。”

“谁他妈的是你兄弟,我叫你住手听到没有?”他的声音大了一点儿,我看到鹦鹉打了个哆嗦,然后他恨恨地对着混战的那些人说,“走。”

 

Part 9

那天廖杰帮了我们的忙之后,我们便渐渐熟络了起来,那之后的整个夏天,我和林清朗几乎每个周末人多的时候都去桃溪给他帮忙,他偶尔会提起他的女朋友庄桃溪,还教会我调各种味道颜色缤纷的美酒。程曦对这里是避之不及,隋念也就不怎么过来,他们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公立图书馆,最喜欢讨论的话题是诗词歌赋,他们恋爱方式古典得就像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在学校里,我见过程曦几次,她从来都是那副眉眼温顺的和缓样子,而那些自恃美貌,却不及她六分的女生不知有多么嚣张。我想即便是我这样的女生,也会忍不住私下对她心生欢喜。

这大概也是隋念非常愿意将程曦介绍给他妈妈的原因。

星期六的傍晚,在“桃溪”忙了整个下午的我和林清朗告别之后,一个人跑回小区,远远就看到坐在楼下台阶上的隋念,他下垂的嘴角看不到一点儿喜悦的成分。我的心忽然“咯噔”了一下。

“嘿,怎么了?”我踢着小石头站在他面前。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来,又抠啊抠地拿出来一个打火机,将点燃的烟放到嘴巴里,终于抬起头问,“现在几点了?”

我看看表,“六点。”说完这句话,我却没再敢问他怎么了。我像藏了什么秘密,看起来比他更加紧张。

“今天程曦要来我家。”他抽烟抽得很烂,被呛了两口之后咳嗽了起来。

“然后呢?你在这里等她吗?”

“下午两点,我们约的两点。”他咳完擦了一下嘴角,“我们怎么了?”

“或许她有事儿也说不定,她只是没来得及通知你而已。”这句短短的话说得我舌头几次打颤。

“不,不是那样的。最近我们都不好,她仿佛装着心事,却不愿对我说。”这时候隋念站起来在我面前低着头,几乎要碰到我的鼻尖,他声音很大地说道,“我想邀请她来,总归是好的,但你看,她根本不来!”

我的耳朵“嗡”的一声响,用力推开他,“隋念,你不要太紧张了。”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