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0

我想隋念情绪失控是正常的,他们之间,的确出了点儿问题。

这天下午,我和杰哥去大酒坊拿酒,相比杰哥的小酒吧而言,那里是成人的聚乐地,装修相当豪华,纸醉金迷大概就是形容这样的地方。这里的老板很厉害,杰哥说他能搞到很多陈年的好酒,价位虽然高一些,但对于廖杰这个嗜酒如命的人来说当然是值得的。

穿过吧台的时候,我忽然被一个背影拖住了目光。

“怎么了?”廖杰注意到我的失神,停下脚步来。

“是……”我猛地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去后面拿酒吧。再不快点儿林清朗在‘桃溪’要忙不开了。”

走在路上我忽然想起那天在桃溪看到的那个戴着帽子的少年,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正是刘明远。

“我忽然想起点儿事儿。”坐到杰哥的车上时,我打了个冷战,然后拉开门跳下车去,站在车窗旁对他挥手道,“一会儿我自己会回桃溪的。”

“好吧。”他耸耸肩发动了车子,目送着他消失在路的转角,我松下一口气来,重新向大酒坊走去。

为什么回到那里,我到底想要确定些什么?这些在我脑海里通通一片空白。

那张桌子上已经没了程曦的身影,也没了我扫过一眼的那个男生。

我转了两圈准备离开,裙角却被旋转门夹住了,被别住的腿几乎要断掉,它可是才好了半年而已。站在门边的服务生急忙来给我帮忙,用力一扯裙角发出“嘶”的断裂声。

“啊,”有人在旁边轻呼一声,又慌张捂住自己的嘴。我抬起头,便见程曦那张粉白面庞。“我的书包落在这里了。”她神色慌张地说道,“啊,陆彬彬。”终于她还是怯怯地叫了我的名字。

在花阶上,我伸手扯着自己缺角的裙子。

“喏。”程曦递过来一杯果汁。

“谢谢。”我接过杯子索性坐在地上。

“请不要对隋念说。”

“是刘明远吗?”我低声说出这个名字,看到程曦直了直自己的后背,她一直没喝杯里的饮料,双唇苍白的发干,“以后你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我并没有问,只是在这句话回旋在心中的时候想起了隋念一直的惆怅,于是我说,“你爱他吗?”

她似乎是迟疑了一下, 但仍然点了点头。

“为什么?”

“因为觉得安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忽然变得笃定了起来。

 

Part 11

在大酒坊碰到程曦的事情我自然没有告诉隋念,但是我同林清朗说了。

对于刘明远这个名字,想必一中乃至整个小城的人都不会陌生,他十四岁那年还只是初中部的一个学生,正月十五和同学在海安广场看花灯,遇到了挑衅滋事的小混混,他以一敌六,重伤五个捅死了一个,勉强算是正当防卫,还是被劳教了三年,出来后一直混社会,又打了几场标志性的架之后,也算是基本确立地位了,一般的小混混都不敢跟他放个屁,大混混也要对他避让三分。后来我们学校和城南技校不爱学习的小混混们最喜欢的活动场所就是海安广场,他们都盼着像刘明远那样一战成名,风光无限,但刘明远的“传说”却再没人重写过。

他行动一向低调,阵营主要还是在城南技校那边,因为他爸在那儿做假烟草生意,全靠他罩着。他有很多女朋友,扒着手指头是数不过来的,但我没想到,程曦也会是这其中之一。

据林清朗所知,程曦无法忍受刘明远和那么多女生暧昧不清,大小老婆的招呼着,在一次争吵过后他打了程曦一巴掌,两个人也就分了手,基本上也就断了联系。那天在桃溪看到程曦之后,他是想重修旧好的,于是叫了鹦鹉过去,但程曦不买他的账,他便走了,当然不能这样轻松地走掉,于是他叫身边的人吩咐鹦鹉给他们一些教训。

程曦是很珍惜隋念对她的这份感情。在那几年里,喜欢她的人趋之若鹜,却没有一个那样掏心掏肺地对她一往情深,所以她认定了隋念。

“那么你呢?”我忽然打断林清朗,在我看来,林清朗不是也很喜欢她吗?尤其是还这样默默无闻,瞻前顾后,肝胆相照。

林清朗忽然轻笑两声,“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也很喜欢她。”在说这几个字的时候,我的心里忽然动了一下,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样的心动。我多希望,那个“她”可以换成“我”,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可以只是喜欢他,不管他是否有自己喜欢的人,我不需要回报,甚至可以不被知道,只要他还站在那儿,我的喜欢就不会停。但我发现,即便是这样的喜欢,我还是会觉得微微的疼。

“傻瓜。”林清朗对着听筒低声说。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