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发表于《素时纪》2016年04月刊;【深深深蓝】投稿栏目样文参考,谢绝他用

想要阅读更多优秀作者文章,可订阅购买每月一刊的《素时纪》杂志。

《他渴望七彩的天衣》

文/曾从安  责编/阿盲

配图

男生渴望七彩的天衣,她含泪去做踏云的仙女。

 

【一】

 

深呼吸一口气——

镜子里的人似是刚吃完菠菜的大力水手一般,魁梧得要命。

原本在母校的周年欢庆会上早已定下五个礼仪小姐,没想好朋友临时发烧,禁不住她的声声哀求,身高刚过一米六,体重过百的王桑榆便来“滥竽充数”。

“天哪,听说陈天戈也来了哎。”

听着门外女生的兴奋声调,王桑榆呆愣愣地与镜子里的自己对视,扑了夸张腮红的脸上一片茫然,闪着光亮的眸子不巧说明——这人不动声色的外表下,是怎样一个心旌摇摇。

在一个个肤白如玉脖颈修长的礼仪小姐的诧异笑容里,王桑榆绷着脸坐到了她们中间。

纵使环境昏暗人群驾肩接迹,王桑榆还是一眼看见了他。

日落余晖悉数被这一米八五的高个给挡在身后,衬出一个线条流畅的侧面剪影,尖得近乎刻薄的下巴,一双紧抿的唇。

主持人操着标准的普通话宣布晚会开始,刹那间灯光消失幕布垂落,每个人都好奇地伸长了脑袋。

隐约可见到一个修长的身影慢慢走到了台前,一个眨眼间几束聚光灯悉数打至男生身上,王桑榆顿觉感官失调,世界盛满了这个人的影子。

男生穿透力十足的慵懒嗓音被音响放大,缭绕于空,伴随着歌曲悠扬的旋律,王桑榆的身子也跟着轻盈起来,骨头酥得似要融化在这份缱绻中。

荧幕里的陈天戈扯着嘴角拉出一丝坏笑,台下女生泛起高昂的尖叫。

丝毫没有理会台下关于“再来一首”的呼喊,陈天戈走出大门之前,目光却突兀地朝着王桑榆的这一排扫了过来,女生一顿,急忙低下了脑袋。

——快走啊,不想再被你看见我丢脸的样子了。

一步一疼,高了十公分的世界原来是这样危险。

“你们看中间那个人,是乱入的吧。”

不止是谁这样说了一句,窸窣笑声便此起彼伏,随即有人吹出尖锐的口哨。

“啊!”

好像就是突然间的事,脚踝一个不稳,眼前的世界伴随着脚上钻心的疼痛来了个九十度翻转,“砰”地一声,整个人就倒在了台上。

底下一片愕然,随即有无法克制的嘲笑声徐徐传进耳膜。

脚踝瞬间肿成一个桃子核,女生无法使力。余光瞥见身旁的四个女生漠然地盯着自己,只顾着摆出她们自己最美好的造型。

快起来啊,王桑榆你快起来……

在距离崩溃边缘还有零点几公分时候,身体突然腾空,整个人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托起。

透过迷离水汽瞧见男生那张略带焦急的眉眼,王桑榆再也无法忍住。

“哇”地一声,哭了。

 

【二】

 

陈天戈总在王桑榆不争气的时候露面。

对于从小体育成绩都是吊车尾的王桑榆来说,每年一度的体能测试成了她最心焦的噩梦。有一次甚至晕倒在跑道上不说,基础项目也通通无法及格,所以更别提什么肺活量了。

在挤满人的体测室里第一次见到陈天戈,当时他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摇摇椅上,钢笔在修长的双指间熟稔地打着转,圆润的指甲在白炽灯下反射出剔透光泽。

“下一个。”男生不耐烦地又重复了一遍。

终于,一个懦懦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能不能不测这个——”

男生抬起脑袋正没好气地想说他的时间宝贵着呢,却在看见面前这张脸后身体猛地一颤,嘴唇微张,笔尖就保持在了45°的位置。

陈天戈不动声色地沉下眼眸,腔调不温不火:“不能。”

略带委屈地拿起小漏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男生气场太强的缘故,整个过程中王桑榆的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第一次,600。

离合格还差2500,陈天戈蹙起了眉头,这人身体素质是有多差,身上的那些肉都是白长的么。

破格地让女生多试了两次,后面排队的人早已有了怨言却碍于陈天戈的黑脸不敢发作。眼看着女生的脸颊已经因为不断的送气而变得通红,圆圆的眼里也染上了几分氤氲,陈天戈拿过体侧表,随意一挥,打了个勾。

“谢谢。”

纵使成绩位于中上,因为体测成绩直接与学分挂钩,所以综合排名下来的王桑榆永远是在后面,这样想着,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打开手上的表单。

怔怔地看着位于“优秀”后面的那个小勾,王桑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正想再看一眼那个凶巴巴的男生的时候,一声拉长的叫唤打断了她正欲转身的动作。

江航在大老远处就挥起了手,小跑过来后第一件事便是拿过女生肩上的书包,歉意地说:“今天补习班的学生要求临时加课,真是对不起。”

看着江航脸上细密的汗珠,王桑榆想说 他可以不用这么匆忙,可当对上这张写满甘之如饴的面孔,话就被咽了下去。乖巧地任凭江航拉上自己的手,头顶月亮初上,洒下一片银色光芒。

隔着十几块泥石板的距离,眼见女生已经走远,陈天戈急忙叫身边的人来顶替自己的工作,桌上的手机都没拿,就这样跑了出来。

“今天去吃你最爱的片片鱼好不好。”

“嗯。”

江航像个孩子般摇晃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眉角堆满笑意。两人都没注意到就在他们的身后,在一棵巨大的槐树旁,在密集的枝叶下,有个男生停驻在黑暗里,冷风习习从他身体里穿过,浸透到骨骼。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