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试过各种各样的旅行方式,自驾、跟团、骑行甚至徒步,却再也找不到当初的你和我自己。原来并不是所有的一生一遇都会一遇一生。

 

《路灯,星星和灿烂的你》

文 / 肯小丸子

《素时纪》【深深深蓝】投稿栏目样文参考;
此文发表于《素时纪》杂志,谢绝他用。

(1)分开旅行

“你看,灯塔多美。”

我没有顺着你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因为你所说的灯塔,此刻我却不想看到。两天之后,也就是这次旅行之后,我和你之间,真的要从曾经的“我们”变成“我”、“你”。残忍的连我和你都不是了。

那晚你喋喋不休,我沉默不语。回到酒店之后,我和你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你的声音才在耳边戛然而止。我看了看手表,多想今天是四月三号,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告诉自己,前天你对我说的所有话都是愚人节的玩笑,这次旅行是你给我的惊喜。

可四月却明明早已把我狠狠丢在七月末,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般田地,也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狼狈这么懦弱连句为什么都问不出口。

分手的是你,说来一场分开旅行当作彼此最美好记忆的也是你,喋喋不休的也是你,可是我最亲爱的刘旭先生,你难道真的不会难过吗?和我分开原来是这么值得庆祝的一件事情吗?

好多问题,我都好想亲口问问你,可你也是知道的,生性倔强的我,你只字不提我便会只字不问,可你却真的只字未提。

“悠然,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我摇头,假装心不在焉地踩着地砖,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我最向往的地方,哦不,是我曾经最向往的地方,却即将要成为我最不愿让它成为的地方。

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怎么可能会忘记,横店的冬那么刺骨,你的笑那么灿烂。

“ 不过我们总算是有机会一起来你很久之前就心心念念的千岛湖了,的确如你所说的,很美。”

你依旧像以往一样喋喋不休,就好像我和你之间从来都没有提过分手两个字,也从来没有尴尬过这么多天。有时候真羡慕那些只有七秒钟记忆的鱼。

一直游,一直遇见,就可以一直喜欢。

指尖突如其来的温度,让我一下晃了神,你那么自然地牵着我的手,一步一步踩脚边跌落的枯黄落叶。我记得我很久之前说过,多希望我的生活可以像电视剧里一样,可是现在应该是悲伤的分手桥段,你却依旧演着不合时宜的温柔。

千岛湖和我想象中的一样美,只是,我想要来千岛湖的状态绝对不是现在这样的。

我不经意间把手从你手里抽出来,你微妙的表情变化,我其实尽收眼底,我第一次发现,我好像从来都不懂你,也不敢相信我读到的是不是你真实的想法。

如果你像我一样会失落,如果你像我一样会难过,你就不会说分手了,我想你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好演员的。

分开旅行很快就结束了,原谅我只能留给你背影了,也许这一次我们就真的再无瓜葛。临行前的我大步流星地往前走,我不敢回头,甚至连说一句再见的勇气都没有,我怕这么多天忍住的眼泪会在你面前决堤。

再见了,我的小乞丐。

(2)七月横店大雨

2016年夏天,我一个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背着不多的行李,踏上开往横店的火车,因为大雨的缘故,原本十七个小时的车程,整整晚点了三个小时。我趴在刚好能看到窗外的中铺,看着眼前的树一棵一棵地疯狂后退,有种对未知的开心和恐惧。

大学毕业之后,家里找了相对稳定的工作,师范毕业的我,在一家幼儿园工作。从家到学校仅仅一条红路灯的距离。安遇现状,其实也还不错,像身边所有人一样,过几年找一个稳定靠谱的人,结婚生子,过着和周围人一样的生活。

“你以后准备干什么?”

这个问题是我一个表妹,偶然间问我的一个问题,可能她当时问我这个问题纯粹只是不知道我已经毕业开始工作。可我却被这个问题问得晃了神。

可以说是在那个问题之后,我就开始瞒着所有人,写辞职信,一遍又一遍,因为是第一次写,在网上找了好久的范文才终于凑成了一封还不算短的辞职信。

义乌火车站,终于离我越来越近,一只脚踏出火车,不知什么时候,导致晚点的罪魁祸首已经不再嘀嗒。下午五点,太阳依旧毒辣,空气中弥漫着潮潮的热气,一下没适应过来的我,拉着行李箱站在出站口猛地喘着粗气。

横店的街头,形形色色的人,好像所有人都很悠闲,散步的情侣,逛街的姐妹淘,只有我一个人,穿着墨绿色的背带裤,在万盛街头游荡,像个没有目的地的孤魂野鬼,游荡到深夜。

回去的时候,街上已是人烟稀少,除了路口那家隔音效果不怎么好的KTV偶尔听到几声嘶吼之外,再无其他嘈杂。

租的出租屋里,一股浓重的潮湿气味,南方虽阳光毒辣,但空气中永远弥漫着散不去的湿气,墙上不知何时粉刷的白色涂料早已被这遍布的湿气,侵蚀的斑驳不堪。

接到父母打给我的第一通电话,是到横店整整一周之后,我接通电话,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句话都不说,毕竟这次是我自己太过任性了。

出乎意料的是,电话那头老爸的语气异常的平静,只是说了一些一个人在外注意安全之类的叮嘱的话,第二天银行卡上就多出了几千块钱。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在按着他们给我制定好的路线一步步的往前走,我喜欢画画,喜欢唱歌,喜欢表演,都被他们归类到了不务正业,所以从小到大,我没有特长没有爱好,只有家到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

要不是到了横店,我真的不知道做群演,还需要注册培训然后才可以报戏。

正值暑期,横店的游客异常多,那一刻我发现,警戒线里的我,虽然穿着一层一层的古装,但依旧显得那么单薄,站在线里默默接受着来自不同人群的目光,景区讲解员柔和的声线,介绍着走过的每一处景观,包括我所在剧组戏的名字。

横店的天气,时晴时雨,雨来得急去得却不是那么急。剧组所有的人,都蹲在角落的台阶上避雨,主演也都上了房车,一个个面面相觑的,等雨停。我看着被雨浇湿的游客,虽已是狼狈不堪,却依旧在雨中笑得花枝乱颤,无比吸引我们这些等雨停人的目光。

(3)钟声和祈福树

除夕夜,我依旧一个人,裹着厚厚的棉衣在万盛街游荡,这一年冬,横店无雪。南方的夜比北方更加难熬,刺骨的风夹杂着无尽的潮湿,像一根根冰针毫无规律地刺破你的每一寸皮肤,深入骨髓。

想来这还是我第一次,除夕夜,一个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安静地寻找一个走进人群没有人可以发现我自己的地方,静静等待新一年的到来。

夜晚11点30分,大智禅寺的入口排满了进寺的人,这几个月来,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象。我不知道这些人来自哪里,也不知道他们是一个人出来玩儿,还是全家一起。但他们每一个人都洋溢着同样的笑脸。

除了团队,就是和我一样横漂的年轻的面孔,寺内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祈福牌子和祈福丝带。我被人群带到了一课祈福树的跟前,树根周围围着木质的矮栅栏,整棵树在灯光的照耀下,竟闪着让我觉得无比高级的金色光芒,心头莫名升腾出一股更浓的暖意和虔诚。

11点50分,我看到一个男生,穿着黑色的羽绒服,衣服长度直到脚腕,细碎的刘海胡乱散在额前,在香的雾气中,让我晃了神。他虔诚地握着手中的香,向四个方向分别拜了拜,期间没有睁眼。

转过身,发现敲钟的门口,排满了长长的队伍,我绕道排队人的对面,从后门悄悄地溜进去,没有敲钟票,也没有排队,猫着身子,悄悄地溜到二楼,管理人员都在下面维持秩序,我按亮手机屏幕,11点59分,就在我起身准备锤子的时候。

“咚……”

这么近距离的钟声,还是让正在做贼的自己浑身一抖,可我还没敲呢。愣神儿的时候,被一双手拽着就走,楼下管理员听到的时候已经完了,那双手已经拉着我跑到了寺门口不远处的银杏树下。

“抱歉啊,怕你被我连累,就把你也拉出来了。”

有些生气,这个家伙抢在我前面,敲响了我期待依旧的零点祈福钟。

“没关系。”

就在我转身要离开的时候,路灯下他大步跟在我身侧:“为了表示歉意,我请你吃东西,走吧。”

不知道是因为太孤单,还是因为太久没有和人交流,我竟真的和他一起走到了他所说的名叫‘一家人’的蛋糕房,给我点了一块彩虹蛋糕。

没有了烟雾,坐在了灯光不再昏黄的蛋糕店里,我看清楚了面前被黑色羽绒服包裹着的男生。我找不到确切的词来形容他,但是恍惚间他让我在寒冬里嗅到了久违了的阳光的味道。

“我叫刘旭,别说,还真是缘分。”对面的男生满脸笑意。

我咬着吸管有些紧张,很小声地说:“悠然。”

那天印象中,刘旭吧啦吧啦地说了很久,久到彩虹蛋糕的奶油干到盘子上,久到店员礼貌地说要打烊。

 

刘旭和我一样,也是漫无目的地从家里来到横店,也是一直一个人在横店。那之后,刘旭总是和我一起报戏,一起拍,一起休息。

我,终于有了一个朋友。

(4)闪闪发光的小哥哥

也许是性格使然,也许是爸妈从小灌输的一些理念,从小我没什么朋友,就算有也都是女生,就导致了我到大学,跟男生说句话都会脸红。

所以,在和刘旭相处的每一刻,我都是处于紧张状态,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听刘旭说,不得不承认,他很爱笑很会逗人开心,让我不敢相信他在遇见我之前竟然会没有朋友。

我第一次和刘旭一起搭戏,我的角色是街边卖面具的阿姨,而他是蹲在我摊位边的小乞丐。

虽然明知道我们是背景墙,但我看得到刘旭眼中的认真,他是我从开始到现在,见过的最认真,最可爱的小乞丐,我觉得他以后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好演员。至于我自己,我想这大半年的经历让我渐渐地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这份职业。

“悠然,我带你转转景区吧,虽然天天拍戏,但那是工作,我已经把各个景区的演出表的时间都拍在我手机上了,跟着哥一起,包你玩得开心。”脸上依旧带着妆的刘旭和我一起走在万盛街的街头。

我手里抱着刘旭买给我的芒果黄桃口味的一鸣酸奶,故作淡定地说:“我只想去春秋战国城。”

虽然在横店的时间不算短,但春秋战国城还没有对游客开放,除了剧组和工作人员,没有过多的人,也正因为如此如果没有戏,不怎么好进去。

我说过这句话之后,就只看到他不停捣鼓手机。第二天一大早,他打电话把我叫醒,他穿着蓝色的士兵衣服,让我一起和他坐上了剧组的车,坐在最后一排的我,通过观察发现周围可全是男生,这还是有点少见的。

一路上,我都没敢大喘气,毕竟是刘旭把我偷偷拉上车的,再连累他被骂就不好了。直到刘旭扯着我下车,我才发现我们已经进了春秋战国城,这我才知道,这家伙昨天临时报戏,才有机会把我悄摸摸带进来。

因为刘旭要拍戏的缘故,我一个人晃荡,这看看那瞅瞅。三月中旬正值初春,但冷空气依旧毫不客气,一大早便下起了淅沥沥的雨,一会儿停一会儿紧。

那天,战国城的剧组不算多,穿着一次性雨衣的我,转了一会儿就去找刘旭想围观他拍戏,可我走到剧组那边的时候,却看到有很多小姑娘,拿着单反和各种花以及易拉宝,我看了一下刘旭所在剧组的剧名,原来已经是第二季了。

“小姐姐,你是来探谁的班呀?”

就在我准备去找刘旭的时候,我身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小姑娘,有些腼腆地问我,看到她的时候,就仿佛看到了曾经在人群里手足无措的自己。

因为离主演接受采访还有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我和小姑娘找了一个没有剧组拍摄的空房间,她说她是来看包子的,那语气就好像见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无聊的我们在等待的期间小姑娘开始给我安利这部叫《刺客列传》的网络剧,当她微笑着说这部剧是一部权谋剧没有一个女演员的时候,我才明白了今天车上为什么都是男演员了。

刘旭休息的间隙溜到我身侧,我正准备和他打招呼,眼前一排便装的小哥哥们快步走过,我的眼睛就被一个闪闪发光的少年带跑偏了。

“包子。”耳边小姑娘如蚊蝇般的叫声,和其他尖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她所说,这个叫包子的少年真的会发光。

那次探班,我和小姑娘一样,一脸痴汉地盯着人群中的少年,刘旭默默地站在我身后,我能想象到他无奈的表情,又怎样呢,我是探班结束了才和他一起离开战国城。

(5)路灯、星星和灿烂的你

时间不紧不慢地流逝着,除了日常和刘旭压马路之外,我手里总是抱着手机,在刘旭面前我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拘谨,话也开始变得很密。

桂花树下,复古的路灯,没有月亮的夜,星星却挂满了天空。

“你能不能把眼睛从手机上离开呀!”刘旭猛地停下来,我砰的撞在他胸口,一个没拿稳,手机掉地上,我听到心碎的声音,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的小哥哥摔了,然后才是手机不能有事儿,毕竟分期还没还完呢!

好在只是钢化膜粉碎了而已,我没理他继续悠哉地往前走。

“喂,悠然我答应你,如果有一天包子开演唱会,我带你去现场!”

我依旧没理他,继续大步往前走,路口最后一个路灯,我嗅到了浓浓桂花的香味,一阵小暖风吹过,片片桂花瓣落在我刚卷好的空气刘海上。

“悠然同学,我有话跟你讲。”刘旭一把夺走我的手机,路灯下和初见时一样的细碎的发在额前,笑容暖心依旧。

他突如其来的认真,让我有些紧张。愣了几秒之后,我恢复镇定淡淡地说了句:“怎么了?”

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块彩虹蛋糕和芒果黄桃口味的酸奶。

当了这么长时间的背景墙,我仿佛就要猜到他接下来的台词了。

可半天他屁都没憋出来一个,我无奈只能一把夺过他手中我爱吃的彩虹蛋糕和酸奶,含糊不清地说:“大哥,你倒是快说呀,要么就把手机先给我呀!”

之后的事情,具体他说了些什么我记不太清楚了,只是他前言不搭后语的模样,我嘲笑了他好久好久。

那晚,我们在一起了,如果我不仔细梳理他的话,就根本不会读到他的信息。

那晚,有路灯,有星星,还有灿烂的你。

“悠然,你到家了吗?”一下飞机,就接到刘旭的电话,这通电话把我从桂花香味的记忆中拉回来。他的关心让我觉得莫名其妙,这会让我一直觉得他还是爱我,分开只是不得已。

“以后还是不要联系了吧。”我冷静地挂断电话。

我们认识一年多,在一起大半年,可能有些人真的只适合做朋友吧。只不过他对我的所有好我都会记得,也不会忘,即使连分手都不明不白。

(6)7.22一个人的演唱会

“喂,小姐姐你旁边有人吗?”

我摇摇头,旁边的小姑娘有些不安地坐下,为了让她安心地坐在我边上的位置,我拿出之前帮刘旭拍的票给她看,她才连忙说谢谢。

因为拍票拍晚了只有最外场的票,所以看到我身边没人,就坐了过来。

姑娘小心翼翼地问我是谁的粉丝。毕竟这场演唱会,是属于几个人的。

刘旭,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对我说过的话,只是我都记得,你说如果有一天,包子开演唱会就带我看,所以我瞒着你拍了两张票,我以为到了这天我手里拿着的会是你买给我的票。

你知道吗?我提前了两小时到工体门口,却发现已经有很多人,很多易拉宝。好像所有人都有人一起,只有我,单薄地站在门口,静静地等。

白月光前奏响起的时候,我看到包子一袭白衣,却突然想起了被黑色羽绒服包裹着的你。

不过,你放心,你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个路灯下,星光下最灿烂的少年。

就算,演唱会结束之后,我看到了你朋友圈里你和新女友的合照。

就算,你灿烂的笑容又给了另一个人。

嗨,小乞丐,这次真的再见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