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

这个谦谦公子用隋念的话来说,还没有他的一半帅,但是他个子很高,还很白净,细胳膊细腿,戴个银框眼镜,便真的有些谦谦公子的儒雅。

在楼梯间,我和隋念看到他们牵着手从一侧经过,他于是停下了脚步,挽着我的一只手忽然用了力气,那时候我的腿伤好了一些,至少不总用他背着了。他们的身影便一直沿着回转的楼梯向下,最后隐退在我们的视线之中。

隋念一个拳头砸在铁栏杆上,发出“咣”的一声巨响,然后我就看到他胳膊上的青筋一根一根非常有节奏地爆出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下了第二堂课,隋念便径自去找了那个叫林清朗的男生,他一直走到教室最里面,把他从座位上拖出去,甚至还没走到教室门口便动起手来,这场架我没看到,但据说所有目击者提及此事都声色俱变。

我说过在那一年,为程曦打架的人有很多很多,但他们都是无名小卒,都只会在最便于逃跑的位置花拳绣腿一番,然后忙着发表自己爱的宣言,但隋念和林清朗不是,他们动起手来,吭都不吭一声,就听到肢体碰撞的剧烈声响,还有周围女生伴奏似的尖叫。然后班主任来了,教务主任也来了,校长来了,但不管他们怎么恐吓制止,两个人就是有条不紊地动着手,后来大家都说,他们打起架来特别拼命。但林清朗更加“黑手”一些,因为隋念先停了手,后来我知道隋念停手的原因是他感觉林清朗的一只胳膊骨折了。

最后林清朗被送到了医院,胳膊上打了石膏,但他的表情始终淡淡的。

 

Part 4

就在林清朗因为打了石膏住院的第三天,程曦成了隋念的女朋友,得到爱情滋润的隋念变得宽厚仁慈,他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儿对不起林清朗,怎么能上去就把人家打骨折了呢?于是他决定前去医院探望林清朗,以示友好。这其中当然也包含了一点儿惺惺相惜的味道。因为隋念虽然觉得林清朗冒充他有点儿可耻,但是还是很有骨气,被打的时候一点儿也没服软。

隋念到医院的时候,林清朗正拖着自己打了石膏的一只胳膊坐在病房楼下的公园里晒太阳。他斜着眼睛淡淡地看了隋念一眼,转过头去继续仰着脸眯着眼一脸享受地晒太阳。他貌似永远气定神闲不急不缓。

隋念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拽拽自己衣服的下摆走了过去,站在他的面前,我拄着拐杖停在他的身后,那拐杖很别扭,硌得我咯吱窝疼,我很想把它丢出去,但是隋念接下来说了一句话,让我觉得自己带着这根拐杖还是很有用处的。

他对林清朗说:“呐,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好了。不然我把彬彬送给你。”说着他还伸出手来扯了一下我的胳膊,我恨不得一拐杖砸他后脑勺上,然后我看到林清朗投过来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他似乎是牵了牵嘴角,我的脸忽然有些烫,便听林清朗低声道,“嗯,这个倒可以商量。”

隋念笑了,弯着眼睛对他说:“陆彬彬除了懒和馋实在算个好少年。”话音未落,我手里的拐杖就抢了过去,准确无误地砸在他的小腿上,他“哎呦”一声险些跌在地上,我假装恼怒,“再敢胡说。”

林清朗的笑意更真切了,“好姑娘,这下替我报了仇。”

隋念于是站定了身子,伸出一只手递到他的眼前,林清朗站起身来同他握住,然后转过头来问我,“陆彬彬,你要不要握一握。”他把我的名字叫得那样熟络,又那样婉转动听,让我的心忍不住为之一动。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